792 铁与火的磨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心虚的问她:你打算借多少人?我这儿的情况你也知道,如果需要借的人多的话,我再往崇州市那边打个电话。

“桐桐,你能不能先回避一下,这件事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安佳蓓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望了一眼旁边的梧桐。

梧桐点点头,轻声说:坏人一定还没吃饭吧?我去帮你买点吃的。

说罢话,她心事重重的走出了洗浴。

安佳蓓看来是早就打算好了,冲着我伸出一根手指头说:不需要多少。

“一个啊?那没问题,说,你想借谁?伦哥还是金哥?”看她的手势我顿时松了口大气,心说就当是请我那俩哥哥公费旅游了,安佳蓓既然提出要带他们走,肯定会想方设法照顾好他们的。

安佳蓓摇摇头说:我只需要王瓅和你的恶虎堂。

“我去,你啥时候学的跟朱厌一样,一根指头当五十使唤了?你想把恶虎堂的兄弟都带走?”我吐了口唾沫问,当时真想甩自己俩嘴巴子,嘴那么快干什么,为啥不等她说完我再同意,这下好了。啥啥没捞着,直接送出去一个堂口的人。

安佳蓓点点头说,其实我最想带着你回去的,你的智商一定能够帮我更轻松的解决,但是我想眼下你肯定不会离开石市。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恶虎堂,王瓅是军人出身,恶虎堂的兄弟也长期受到军事化的训练,加上他们保护你。警惕心和服从性肯定要比平常人好很多,带着他们回金三角,我一定可以事半功倍。

“我蓓姐,你别整的好像吃了多大亏似的行不?我的心都在滴血,恶虎堂的兄弟可都是我的心头肉啊,你这趟回去,危险不?”我捂着胸口冲她问。

安佳蓓点点头说,说实话很危险,金三角不比内陆城市,干仗就是动刀对砍,那里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枪战,所以我不会勉强三哥的,三哥如果觉得不妥当的话,这件事情就算了,当然三哥如果同意的话,我也一定不会让你吃亏,以后金三角的粮油食物都可以归三哥供给,量大而且价高,我们也可以跟三哥结为攻守同盟,永不冒犯崇州市和三哥的所有地盘,如果三哥有需要,我们甚至可以为三哥提供武器和经济的支援。

我满脸严肃的问她:“我不关心以后,只想问如果我有兄弟死在金三角呢?”

这不是闹笑话,事关人命的大事儿,容不得我不弄清楚。况且我也没有任何权利去决定别人的命运,即便是恶虎堂的兄弟也不行。

安佳蓓低头沉思了几分钟后说,如果有人不幸遇难,金三角会按人头赔偿一百万,然后赡养他们的亲人。如果有人不幸受伤,金三角赔偿五十万,支付全部医疗费用,事成之后,我们会额外感激三哥一千万!其实三哥,我觉得这事并不是什么坏事,真正的士兵都是经历过铁和血的磨砺。

“这些事情是你和你义父已经提前就商量好的吧?”我捏了捏自己的额头,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式拒绝他,在我心里钱和关系固然重要,可我兄弟的小命千金难抵。

安佳蓓老老实实的点头回答。是!几天前就商量好了,只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牵扯上人命的大事,哪怕被安佳蓓认为我背信弃义,我也必须要和王瓅以及恶虎堂的兄弟们面对面的沟通一下,我深呼吸一口说:“事情太过重要,我没法现在就给你答案,给我一夜时间吧!”

“可以理解!不管三哥同意与否,我都谢过了!”安佳蓓站起来朝着我弯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

我没有客套,给王瓅打个电话,让他把恶虎堂的所有兄弟马上喊回来。

半个多小时后。一帮小伙子带着满身酒气回到洗浴中心,尽管一个个眼睛喝的都有些发红,不过板正的身姿和一脸严肃的表情还是让人看着精神一振。

我摆摆手说,都跟我上楼。

二楼的休息大厅,因为之前被杰西带人祸祸过。所以仍旧还是一片狼藉。

王瓅满嘴喷着酒气问我,三哥谁来闹事了?我马上带着兄弟们去报仇。

我摆摆手说,这些都是小事儿,我想跟你们说件更重要的事情...

我将安佳蓓的请求和大家说了一下,特别提到了对手是一帮训练有素的毒枭,可能会死和受伤,一甘兄弟顿时陷入了沉默,谁都没有开腔,这个结果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毕竟谁也不会嫌命长,大家加入王者是为了混社会的,谁特么不是奔着送死来的。

我不想欺骗任何人,把安佳蓓的原话复述了一遍,包括这笔交易,我们能得到的好处也全都说了。按理说这种话,是不应该告诉他们的,可我拿他们当成兄弟看,而且这次交易的砝码就是他们,他们有权利知道所有。

沉默了足足能有十分钟。王瓅站起来问我:三哥,安佳蓓的话可以全信吗?是不是我们兄弟帮助她铲除内乱,金三角以后就和咱们王者真的成为攻守同盟?

“安佳蓓可以信,但是扯上两个组织的事儿,就只能赌!谁也不敢保证以后会怎样。”我实事求是的说。

“那如果我们挂掉,金三角那边真的会赔偿一百万吗?”一个恶虎堂的兄弟也提出质疑。

我点点头说,如果弟兄们打算过去,这个承诺我可以给,就算金三角言而无信,咱们王者也会拿钱赔偿你们家人。老子就算倾其所有也一定会和金三角开战,打到咱们王者不剩下一兵一卒为止。

王瓅咬着嘴唇长出几口气说,三哥我参战!安佳蓓有句话说的对,真正的士兵必须经过铁与血的淬炼,王者想要做大,金三角这个盟友可以交!

“瓅哥去,我也去!”一瞬间十多个小伙子站了起来。

本就都是二十啷当岁的热血年纪,谁也不愿意被说成孬种,除了六七个犹豫的小伙外,不过半根烟的功夫。一屋人几乎全都嘶吼着愿为“王者”死战到底。

要说心里不感动那是假的,我揉了揉发涩的鼻子朝着所有鞠躬低吼:各位都是我王者的魂,王者的脊梁,今后王者的香堂必定有他的名字,你们的家人我会当成自己的亲人照顾。我赵成虎只要活着,就一定会赡养到底!

“三哥威武,王者天下!”所有人齐声呐喊。

我感激这帮可敬可亲的兄弟,这群人明知道这次的行程异常忐忑,仍旧会不管不顾的参与,只为了心中的梦想,只为了帮助王者继续做大,我的眼泪止不住蔓延出来,我使劲瞪着眼睛往上瞟动,尽可能不让大家看到,扯开嗓门吼叫:王瓅,你给我数清楚带走了多少兄弟,必须再给原原本本的带回来!

“是!”王瓅声入洪钟一般的咆哮。

这个时候,安佳蓓走到门口朝我喊:三哥楼下有人找你,看起来气势汹汹的,我怕是你朋友,没有敢直接打发走。

“嗯?我下去看看。”我抹了抹眼角的泪痕,往楼梯口走去,一楼大厅处坐了个穿白色小西装的青年,两边还站了四个黑西服、黑墨镜的壮汉,打扮的好像黑涩会大哥拜山头似的。

我一瞅这青年顿时笑了,这不是刚刚从派出所门口给女警示爱那汉奸头嘛,怎么好好的跑过来找我了?难不成是打算让我帮着他追那小妞么?

我礼貌的朝他点点头问,请问找我有什么事情?

他轻蔑的上下瞟动我两下,打了个响指,旁边一个壮汉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到桌上,“汉奸头”声音尖锐的出声:我不管你和馨然是什么关系,这里有五十万以后离他远点,你配不上她!

“馨然?那个胸挺大的警妞?”我从自己胸脯上比划了两下,这小子有点狗仗人势。觉得自己有俩臭钱,对我赤裸裸的侮辱,这我能惯着他?

我抽了抽鼻子,很突兀的挤出个贱笑说,好嘞爷,以后再有好货我还联系您哈。

“窝囊废!”汉奸头藐视的撇撇嘴,他刚说完话,王瓅带着一大票恶虎堂的兄弟就从楼上走了下来,这小子的脸色瞬间变得煞是好看,惊慌失措的站起来就打算离开。

我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将银行卡揣进兜里,冲着他昂昂脑袋说,爷您还没告诉我密码呢!

“密码六个零。”他拼命的想甩开我胳膊。

我森然的一笑说,跪着自己爬出去和躺着被人抬出去你选哪个?连人什么背景,有没有家口都不清楚,就嚷嚷着非她不娶,你是有多缺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