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7 肇事逃逸?/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年我觉得自己做的最熟练的事情好像就是逃命了,从县城跑到崇州市,又从崇州逃到石市,单纯拼爆发力,或许那些国家运动员都够呛是我的对手。

我大步流星的朝着路边的小树林里狂奔,头都不带敢往回转一下的,感觉风从耳边“呼呼”的刮过,脑子里又出现刚才那个小丑男嘴角那抹诡异的笑容,难不成树林子里面有什么埋伏?

因为跑的太快,我的脸上被枝条划出来好几条血口子,可仍旧不敢停歇,眼下就算明知道树林里藏有玄机,我也得硬着头皮往前跑,说老实话我觉得此刻心都在滴血。

李二饼几个协警没什么意外的话,估计全都挂掉了。我应该怎么回去交代,怎么跟上头汇报?说我们遇到了恐怖分子?同事们都殉职了,只要我一个人逃出来?这话曾亮会信吗?

穿过小树林,对面是一条不算太宽的河道,累的我“呼呼”直喘大气。我蹲在河边,心有余悸的朝后望了一眼,隔着枝条密布的小树林也看不到具体是什么情况,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那帮杀手没有追过来。

他们难道就这么轻松的放过我了?我有些迷茫的扬起脑袋回张望起来,河边一边寂静。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起来也不像是有埋伏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会不会那帮狗日的想等我过河的时候再突然袭击?望着湍急的河水,我心底担忧的想到,此时我真有点杯弓蛇影了。犹豫了再三最好还是决定先过河再说。

现在刚刚立春,温度并没有太高,我没敢拖鞋,就那么直接踩在刺骨的河水里往前行进,好在河水并不深,只到我膝盖的位置,我一边警惕的来回巡视,一边艰难的往前拔腿,好几次自己都被绊倒,弄得浑身湿漉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顺度渡过河去,而我也彻底变成了落汤鸡。

我用河水抹了把脸,好让自己更加清醒一点,遥望着河对面喃声道:二饼,哥几个放心,老子不会让你们白死,我一定会想办法挖出来这帮狗逼给你们报仇。

一想到十几分钟前,李二饼他们几个从我面前惨死的模样,我就感觉心很疼,泪水都从眼眶里打转。

奶奶个哨子的,这次事件不是岛国人干的,要么就是阎王和孔令杰做的,这帮杀手肯定是奔着我来的,李二饼他们几个协警倒霉。刚好跟我坐同一辆警车成了我的替死鬼,我内疚的抽了抽鼻子,加快脚步往前蹿。

一直逃到一条大道上,怕显眼引起人注意,我把警服给脱掉随手扔到路边。等了半个多钟头,才总算碰上一辆出租车,我狼狈不堪的坐进去,准备招呼出租车司机载我回派出所去汇报,整个逃命的过程顺利到让我有些不敢相信,我没有碰上任何埋伏,更没有遇到半个杀手,难道真是那帮家伙疏忽了?

出租车走到一半的时候,我慌忙朝着出租车司机说,大哥麻烦你掉下头。咱们从棚户区路过一趟,过去的时候,我不让您停车,您千万别停哈。

“棚户区?”司机大哥是个三十出头的汉子,操着本地口音摇摇头说,去不了,那边的路段戒严了,我听同行说,半个多小时前那边发生了特大交通事故,好像还是警车肇事逃逸了。

“警车?那死人了吗?”我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心说估计是有什么好心人看到了当时的惨状报警了吧。

司机摇摇头说,那就不清楚,我帮你问问吧!

他拿起车上的对讲机喊话:亮子亮子,你刚才说棚户区那边是什么情况来着?

对讲机里面一片“沙沙”声,一个男人声音传过来说:好事是警察喝醉酒撞死人了。场面老惨了,听说是死了一个老太太,还有个孕妇好像,我也是从旁边路过的,没敢看太清楚,反正那边现在戒严了,你没事千万别过去啊。

我慌忙抓起对讲机问那头:大哥,那你看到有警察死了吗?死了好几个!

那头迟疑了一下说:没有啊,我拉人从棚户区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发生车祸了。一辆警车撞死一个孕妇还有一个老太太,倒是有几个警察也在附近,不过没看到有警察死。

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那帮杀手把李二饼他们的尸体都转移了?然后又故意制造了车祸现场?我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短路,朝着开车的司机大哥恳求,哥拜托你把我送到棚户区吧,我的同事很可能就在那辆警车里。

“你是警察啊?”出租车司机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吱”的一脚踩下刹车,打开车门冲我摆手说,同志不好意思,我的车出现一点问题,恐怕没办法载你了,车费我就不要了,您自己找车吧。

“大哥,我真有急事!”我冲着出租车司机哀求。

他摇摇头,直接把车钥匙拽掉。开门走了出去,我也赶忙下车打算跟他说几句好话,那司机直接拔腿就跑了。

“卧槽!”我恨恨的骂了句娘,其实也不能怪他,毕竟这年头谁都不愿意多事,但凡跟警察沾上边也不会有什么好事儿,无奈这下,我只得步行往回走,我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市中心还有点距离,身上湿漉漉的很难受,鞋子里也全都是水,走起道来分外的艰难,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电话没有任何悬念的关机了。

一边走,我脑子里一边琢磨,李二饼他们几个明明是被人开枪击杀的,我亲眼看到的,可是刚刚在对讲机那头的司机却说看到发生了车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两件事情是一回事吗?

距离市区越来越近,我心底的狐疑也越来越大,虽然说不上来到底是哪不对劲,可我心里很突兀的袭来一阵不安的感觉,快走到派出所的时候,那股子紧迫感分外的明显,我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转身走进距离派出所不远处的一间小饭店里,我觉得整件事情有蹊跷。

五个协警被枪杀,剩余一个警察消失,这事儿可是大案子,为什么我从派出所门口没有看出来任何紧张的氛围呢?这很不正常!按照正常的逻辑。哪怕走过场,曾亮也肯定会把所有警察和协警全都集合起来,出去找我,可我看到那些巡逻警车仍旧像啥事都没有的样子进进出出。

我用饭店老板的电话,给胡金去了个电话,完事后犹豫了再三,还是拨通了马洪涛的号码,不知道是陌生号的缘故,还是马洪涛在忙,打了两三遍他都没有接电话。

等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左右。胡金神色慌张的来到小饭店,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小三爷你又闯什么乱子了?

“闯鸡毛了,我差点被人干掉!”我将胡金拽到饭馆的单间里,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胡金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你刚刚给我打完电话,马洪涛就带着几个警察到店里找你了,我问他怎么了,他也没回答,不过脸色很严肃,感觉像是遇到了什么大事儿。

“会不会是因为我失踪了的缘故?”我把之前被小丑男他们偷袭的事情和胡金说了一遍。

胡金摇摇头说,感觉不像,马洪涛那副模样,让我感觉恨不得要杀了你似的,一点都不是担心你应该有的表情。

正说话的时候,胡金的手机响了,他接了起来,“嗯,嗯”了几声后。胡金面容呆滞的挂掉了手机,朝着我傻愣愣的说:出大事了,死人了!

“刚才谁打的电话?又是谁死了?你特么要急死我啊!”我焦急的推了他两下。

胡金眉头紧锁,声音很小的说,二娃打来的电话,他母亲还有蔡鹰的对象,今天上午发生了车祸,蔡鹰的对象怀孕了,一尸两命,就在你执勤的棚户区路段,被一辆警车撞死的。

“你说什么!”我猛然站了起来,顿时间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半个多钟头前对讲机那头的出租车司机,告诉我,棚户区路段警察肇事逃逸,死了一个老人和一个孕妇,陈二娃他母亲和蔡鹰的媳妇也同时出事了,我想这肯定不是巧合,我好像掉进了一个铺天盖地的大圈套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