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 信任!/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我跌跌撞撞软坐在凳子上,胡金赶忙搀住我说,小三爷你别上火,二娃和蔡鹰已经过去了,估计很快会有结果,咱们也是流年不利,怎么所有倒霉事情都赶到一块了!

我摆摆手,口干舌燥的抓起一杯水倒进嘴里,满脸挫败的冲着胡金说:不是倒霉,是被人给阴了,如果这两件事情根本就是一件呢?如果李二饼他们几个压根没死,反而和人联合起来诬陷是我撞死的人呢?现在死的人是蔡鹰和陈二娃的亲戚,我他妈根本解释不清楚了!

一边说话我一边剧烈的咳嗽起来,胸口闷着一口气,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吐出来,我大口大口呼吸着,胡金赶忙上手拍打我的后背安慰,小三爷你别急。蔡鹰和二娃是咱自己人,他们肯定相信你的。

“金哥,别觉得我说话难听,如果死的人是江红呢?你会不会理智的分析,然后再琢磨我到底有没有杀人动机?你也不会,你唯一的想法就是干掉我吧!”我暴躁的抓了抓头发望向胡金。

胡金沉默了。咬着嘴皮说,要不咱先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我帮你再去打探一下消息,只要是误会就肯定能解释清楚,别人信不过你,我肯定信得过你。

我颓废的苦笑说。躲到哪叫安全?我现在应该往哪躲?警局内部有我的资料,就算他妈逃回崇州市我也得一辈子当个缩头乌龟,操!不玩了,我认怂了,不管这次是在搞我,我给他跪下磕几个响头求饶行不。我真玩不过他们了。

越说我越委屈,越说我越觉得自己渺小,我现在真有点怕了。

我捂着脸蹲在地上喃呢:比实力我从石市就好像一个大点的混子头,比智商比阴狠,这次整我的人明显比我老练的多,这回是陈二娃和蔡鹰的亲戚,下次呢?下次如果换成是王兴或者胖子的亲戚我应该怎么办?哥,我真的快要崩溃了!我跟想要整死我的人压根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胡金点燃一支烟塞到我嘴里低声说:三子我能理解你现在的感受,一路走来你确实背负着别人想象不到的压力,不管你做什么选择,兄弟们都快支持你的,你说怎么干咱就怎么干行不?

“我不知道..真的!”我郁闷的使劲摇着脑袋。

胡金叹了口气走到外面点了几个菜,毕竟我们老从包间里带着一毛钱不消费的话,肯定会引起人怀疑,我耷拉着脑袋一口接一口的喝水,脑子里一片空白。

胡金低声说,我出去帮你打探一下消息,你就在这儿等着我。

我木然的点点头,现在就算让我走,我都不知道应该往哪去。

这次我压根没机会反败为胜,没有监控录像,没有目击证人,如果李二饼那帮家伙非但没死,而且还一口咬定是我喝酒撞死人,然后逃逸的,我根本洗不干净了。

半个多小时后,胡金脚步沉重的回来了,冲我点点头说,李二饼他们确实没死,只是受了点伤住院了。现在车站派出所都在传你,酒后丧心病狂的撞死人,小三爷这石市咱们没法呆了,马洪涛刚才给我打电话,让我有你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他,这帮人全是一帮傻逼。谁会放着大好的前程不要,撞死自己兄弟家的亲人,操!

“完了!”我绝望的瞪着天花板,脑子里一通浆糊,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二娃和蔡鹰要见你!”胡金干涩的说道。

我点点头说,见!我必须给他们交代。

胡金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十几分钟后,陈二娃和蔡鹰两人红着眼睛推门走进来,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瞪着我,胡金怕两人会冲动,赶忙挡在我前面冲着二人说,小三爷是被陷害的。兄弟这么久了,你们应该知道他为人的吧?

我摆摆手,朝着胡金说,你身上带刀了吧?把刀拿出来。

“什么?”胡金愕然的看向我。

我扯开嗓门厉喝:“把刀拿出来!”

胡金犹豫了几秒钟,从后腰摸出一把折叠匕首,我把匕首“啪”一下拍在桌面上,朝着陈二娃和蔡鹰笑了笑说:有怨气,就拿起刀子往我身上捅,想捅哪捅哪,没有保护好你们的家人首先就是我失职,对不住了兄弟!

说罢话,我闭上眼睛。两行泪水瞬间面颊就滑落下来,这场我输的太憋屈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三哥!”

“虎哥!”陈二娃和蔡鹰两人“噗通”一声跪在我面前,陈二娃嚎啕大哭,三哥我二娃虽然虽然笨,但不是白痴。我妈好好的在疗养院住着怎么可能莫名其妙跑到棚户区去?她自己根本也没那个力气。

蔡鹰也抽泣着说,都怪我不好,偷偷把我媳妇接到石市来,这几天我和二娃调查岛国人的事情,疏忽了对她的照顾,虎哥我从上中学就和你在一起玩,怎么可能信不过你的人品,求求虎哥帮我们报仇!

“三哥只要你帮我报仇,我二娃这辈子给你卖命!”陈二娃也匍匐在地上,朝着我哀嚎。

“你们真的愿意相信我?”我抹了把鼻涕眼泪,把他俩搀扶起来。

两个血性汉子已经哭成了泪人,忙不迭的狂点脑袋。

胡金递给我一支烟说。小三爷安慰人的话我不会说,你怎么选,兄弟们就跟着你怎么走,你愿意认怂,弟兄们也绝逼嘣不出半句屁话,但是你愿意让大家就这么屈辱的低头吗?

我抿着嘴角没有吱声,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脑子好像一团浆糊似的堵塞,看着泪流满面的两人,我深呼吸一口,咬牙说,这个仇必须报!二娃,蔡鹰你俩马上到医院踩点,帮我弄清楚李二饼他们在哪住院,大概的活动规律,其他事情不用声张,老子总有办法撬开他们的嘴说实话。

陈二娃和蔡鹰抹干净脸上的泪痕,点头往门口走。

我看向胡金说。金哥你去找马洪涛聊聊,把整个事情的具体经过和他说一遍,如果他愿意相信我,就帮我想办法把通缉令押三天,如果他不愿意信我,那也是人之常情,不用太为难,我再想想具体应该怎么做。

胡金拍了拍我肩膀把剩下的半包烟和他的手机丢在桌上,朝我笑着说:我就知道你小子没那么容易倒下!放心吧,一切有哥呢,就算事情真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哥拼了这条命不要,也肯定保你个周全。

我摇头说:不,咱们谁都不会死,而且会比所有人活的更辉煌。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我开始思考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很显然李二饼他们几个是最大的突破口,让这些人说实话,比找到什么有力的证据都有说服力。

不用想也知道我肯定上了通缉令,现在欠缺的就是时间,如果马洪涛愿意相信我的话,给我三天时间,我想我应该可以让李二饼他们说出实话,我正琢磨着的时候,手机响了,陈二娃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李二饼他们所在的医院,大概晚上九点半的时候最后一次查房,因为李二饼他们是目击证人,所以病房门口有警察把守。

我揣好手机和香烟出门,寻思到医院去踩踩点,如果有机会就直接冲进去,走出饭店的时候,刚好看到有几辆警车从派出所大院开出来,更要命的是一辆警车径直冲着我开了过来。

我赶忙低下脑袋,加快了脚步。眼瞅后面的警车距离我越来越近,一辆白色的现代小轿车刚好速度很缓慢的从我旁边开过去,我赶忙伸手拦下轿车,手忙脚乱的跑到副驾驶位置,冲着开车人恳求,劳驾送我去人民医院!我有急事...

“赵成虎?”开车的是个女的,身上还穿一身制服,冲着我瞠目结舌的喊道。

我一瞅开车的女司机,当时有点哭笑不得,没想到匆忙间我竟然上了杜馨然的车,朝她摆摆手说:“不好意思我上错车了!”

“你别走!”杜馨然一把拽住我胳膊,我挣扎了两下准备打开车门。她朝我轻声说,你要是敢走,我马上喊人!

我无奈的拍了拍脑门问:“姑奶奶,你到底想怎么着?”

“是不是你肇事逃逸的?”杜馨然虎着脸问我。

我长舒一口气说,我要说我是被冤枉的,你信不信?

她很认真的点点头说。信啊!为什么不信,早上你出门的时候,我还跟你说过话,你根本没有喝酒,根据案发时间来判断,那么会儿功夫你也不可能喝酒,就算撞了人,我觉得以你的性格,也不能会逃逸的,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冤屈?而且李二饼的问话笔录是我做的,根据我在警校学的知识,我觉得他在说假话,眼神闪烁,前言不搭后语,问的再细致一点,他就说脑袋疼,整个案子完全疑点重重!

“说的跟你好像多了解我似的,既然你信我。那能不能帮我个忙?”我看到杜馨然是穿一身警服出来的,而且胸脯上还挂着工作证,脑子里顿时有了个计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