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其实我会隐身术/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等我再开口,杜馨然直接摇摇头说,我不答应!

原本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大套的说辞,不想这妞直接拒绝了,我一时间有点语塞,哭丧着脸说:“我去,姐姐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都还没问我需要你做什么事情,你就直接拒绝我了,这也太不够朋友了吧?”

杜馨然歪着脑袋冲我莞尔一笑说,你那么一本正经的看着我。需要我做的时间肯定异常的重要,现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肯定是让李二饼他们改口供,这违法规定,我肯定不能同意。

“那你就愿意看着我一个无辜的人蒙受不白之冤?”我深呼吸一口气,满眼凝重的望着她,见她犹豫起来,我接着又说:就算不为了我洗刷冤屈,你想想今天横死的老人和孕妇,他们都是无辜的,如果我告诉你,他们是我兄弟的亲人,你作何反应?

“你说什么?”杜馨然惊愕的长大了小嘴巴。

我咬着嘴皮长叹口气说,不瞒你说,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我想这儿我可能一走了之了,以你聪慧的大脑再加上从警校学到的专业知识应该能够看的出来,这次想要整我的人,心智和凶残程度其实特别恐怖,我也是个人,我比任何人都害怕死。可是我不想那些无辜的人白白死去,所以我才留下来再挣扎一次,主动权在你手里,你可以选择心安理得的继续坐你的办公室,也可以选择捍卫咱们帽徽上的尊严,帮助我一起将幕后的人绳之以法,善恶只在你的一念间。

我连捧带哄的冲着杜馨然抱了抱拳头说,当然如果你认为这些事情与你无关,那就当我没说过,劳驾前面路口停车,谢谢!

杜馨然没有作声,银牙轻咬嘴皮,看得出来她心里也在做剧烈的心理斗争,对于这妞我其实并没有抱多大希望,这个社会太过浮躁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大有人在,帮我是情分,不帮也是本分,就算是我自己,如果没有摊上这档事,我肯定也不会吃饱了撑的帮着人洗涮冤屈。

杜馨然默默的打着方向盘,最终她还是将车靠边停下,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我朝她点点头说。谢谢不抓之恩,保重!

说罢话我就打开车门下车,我前脚刚刚踏出车外,她就从我后面轻声的喊了一声,喂。赵成虎你准备怎么做?你会把李二饼他们杀掉吗?

我摇摇头说,肯定不会!藏在背后的人巴不得我把李二饼他们全都做掉呢,到时候我更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楚了,我只想让李二饼他们说句实话,哪怕不进法院,至少也告诉我,到底谁在躲在暗处的侩子手。

“你确定自己不会杀人?”杜馨然眨巴两下水汪汪的大眼睛。

我重重点了两下脑袋,看她的表情,似乎有些松动,看来这事儿有门啊。这妞明显动了恻隐之心,我心底不由一阵窃喜,故意装作苦哈哈的表情说,没什么的,大不了被咱们同事逮着我,就地枪决了,冤死倒是无所谓,就是害怕那些不法之徒继续逍遥法外,到时候会有更多人受到迫害。

透过汽车的反光镜我看到自己的脸,那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让我自己都差点信了,我是一个马上准备舍身取义的英雄。

“行了,别装了!你不就是想替你朋友报仇嘛,别把我当成十五六的小女孩,你这点花招韩国偶像剧里早就演腻了。只要你答应我,肯定不会杀掉李二饼他们,我就帮你的忙。”杜馨然朝我招招手说道。

“得嘞儿,一看您的面相我就知道,姑娘你肯定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转世,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的火眼金睛,那咱走吧,待会到医院,你帮我支走守在门口的同事,我带几个朋友进去问话。最多二十分钟,不管事情成不成,我肯定离开。”我一激灵钻进车里,握着她的小手就是一顿摇晃。

杜馨然俊脸一臊,甩开我的手掌说,男人说话要算数,我为了你可是违反了规定,你不能让我再我替你背黑锅,而且我只帮你这一次,如果你搞不定的话。就不会再帮你了。

“稳妥!老爷们一口唾沫一个坑!”我兴高采烈的比划了个OK的手势,打心眼里感激她。

杜馨然白了我一眼说,咱们先回所里去一趟吧,你这身行头想不引起人注意到难,待会我把车开到派出所门口,你躺在车里,千万别露头,我帮你去拿一身制服。

说着话她掉转了方向,又往车站派出所的地方开去,我有些紧张的问:姐姐你不是准备带我回去邀功吧?

她撇撇嘴说。信得过我,就按照我说的做,信不过你马上下车吧。

我寻思反正死狗也躲不过扒皮,心一横点点头说,信得过!你就算把我卖了,我她妈也自认倒霉了。

杜馨然“噗嗤”一笑说,你这副模样一点都不像是慷慨就义的大英雄,倒像是抗战电影里那帮被游击队俘虏的二鬼子。

“...”我一阵无语。

反正事已至此,不管怎么样,放手一搏吧。我拿手机先给伦哥去了个电话,完事又给陈二娃和蔡鹰发了条短信,把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清楚后,我冷下脸开始琢磨待会应该怎么逼供。

杜馨然把车开到派出所的门口,冲着我低声说,你可藏好了,千万别让人看到了。

我“嗯嗯”两声点头,眼瞅着杜馨然跑进大院里,心脏一下子悬起来了,派出所门口人来人往的警察来回进出。不少人路过的时候会朝里面瞅一眼,换做平常我肯定不带害怕的,可眼下我心里是真心有点发虚。

杜馨染进去五六分钟就又拎着一个黑塑料走了出来,我紧张,她其实比我还紧张。走路的姿势都变得有些怪异,看到她身后确实没有人后,我松了口大气,我想这世界上最感动的事情或许不是你爱的人,刚好也爱你。而是一个陌生人能够无条件的信任你吧。

看到她拉开车门,我悬空的心脏慢慢沉了下来,谁知道这时候异状突发,从大院里急急忙忙的跑出来一个身影,冲着杜馨然喊:小杜你等一下!

“啊?”

“卧槽!”杜馨然和我同时长大了嘴巴。

从大院里跑出来的人竟然是马洪涛。马洪涛神色匆匆的撵到车跟前,冲着杜馨然问:你是打算去医院吗?

当时杜馨然已经把车门打开了一条缝隙,从马洪涛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我,杜馨然想要关上门的时候,已经晚了。马洪涛一对豹眼直愣愣的瞄在我脸上,我苦笑着抹了一把脸,打算主动从车里出去。

这个时候马洪涛的眼神又扫向了别处,仿若没有看见我一般,微笑着点点头说,去吧!再问下李二饼他们几个,他们的口供漏洞太多了,女孩子家一个人开车注意点安全,这把配枪你拿着,以备不时之需。自己用不上,也可以暂时借给用得上的人使!听清楚我的话,是暂时借给哈!

他后面这句话明显是冲我说的。

马洪涛一边说话,一边从腰上把自己的配枪解了下来递给杜馨然。

杜馨然脸色吓得都发白了,懵懂的点点头,望了我一眼,干咳说,马哥我那个...

马洪涛爽朗的笑了笑,转身就往回走:“这车不赖,挺符合你气质的,早点问完早点回来给我交笔录,路上慢点!”

“姑奶奶别愣着了!快上车吧。”我压低声音冲着一脸呆滞的杜馨然喊,说老实话我当时心里真挺感动的,让马洪涛这样一个视法律为己任的警察装作没看到我的困难程度,绝对不亚于喊和尚跟着一块去嫖娼,不管怎么说他这份人情我承了。

杜馨然发动着汽车,仍旧还是一脸不敢相信的说,刚才马哥没道理看不见你啊?难道是他故意放过你?不可能呀,全派出所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人铁面无私,就算去年他自己的亲表弟赌博也照样被他扔进看守所去,而且他今天开会的时候,还拍着桌子怒吼一定要将你绳之以法的,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会隐身术!”我抽了抽鼻子,硬挤出个笑脸朝她点点头说,谢谢!谢谢你们愿意相信我,马哥不是没有看见我,他只是给我机会,让我证明自己的无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