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1 将计就计/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李二饼满脸哀求的朝我摇头。

我点点头,冲着他努努嘴夸赞:脾气够硬!对主子够忠!就是不知道你死了,你主子会不会给你上坟磕头!兄弟,松手!

旁边那兄弟还真听我的,直接就把手给撒开了,李二饼的身子往下一坠,吓得屎尿都瞬间从裤管里掉了出来,他生怕我松开手把他丢给下去,啥都顾不上了,扯开嗓门嚎叫着哀求道:是阎王还有岛国人。是他们逼我这么干的,爷爷,我要是说一句假话天打五雷轰!

我和旁边那兄弟相视一笑,一把就将李二饼给拽了上来,惊魂未定的他如同一堆烂泥般瘫在地上,只顾着大喘气,话也说不出老了,由于血液都流到头上,他整张脸都成了酱紫色。

人这种生物很奇怪,有时候口口声声的喊着不怕死,可是真正事到临头,让他多喘一口气,他都觉得是上天在恩赐,很显然李二饼就是这类傻逼,老老实实的跟我交代清楚不就完了,他还非想挑战一下我的忍耐力。

我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还有八分钟的时间,冲着李二饼邪里邪气的笑着说:我给你五分钟时间,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我比划明白,不然我真免费送你一张飞机票。

李二饼的裤管里湿漉漉的一大片,带着恶臭味的屎尿熏的整个屋子里都是味儿。我朝旁边的兄弟使了个眼色,他从兜里拿出录音笔和拍摄手机对着李二饼打了个响指说:看这里!

李二饼惊魂未定的长喘两口气,将事情的大致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敢情还真是阎王这个王八蛋从背后搞我,只不过这次还有稻川商会的人介入,早上那个脸上戴着小丑面具的家伙叫马新跃,是个日籍华人,在中国生活了很多年,具体长什么模样,李二饼也没有见过,整件事情是他们提前一个多礼拜前就安排好的,阎王给这几个协警每人拿了三十万的现金,并且还承诺事后每人给他们一套房。

“很好,很强大!为了三十万和一套还不定能到手的房子,你们竟然撕咬我一个无怨无仇的人,二饼,我跟你交句心里话吧,我本身就是个混子,到警局上班是因为我家老爷子安排,本身我准备开发棚户区的,你们这帮兄弟每个人我都打算给百分之一的股份,一年整个三五十万应该没啥问题,是你们自己扼杀了这次机会!”我朝着匍匐在地上的李二饼轻蔑的吐了口唾沫。

李二饼和另外一个协警跪在地上朝着“咚咚咚”直磕响头,连哭带嚎的说自己错了,愿意翻盖口供。把事实的真相说清楚,我知道他们并没有认识到自己错了,只是害怕我会丧心病狂的真把他俩丢下楼去。

我冲着屋里的两个兄弟微笑说,都录清楚没?

俩兄弟冲我点点头,我摆摆手说。你们就先撤吧,告诉伦哥一定要把我刚才安排好的事情跟强子他们交代清楚。

“三哥你不走啊?”两个兄弟错愕的望向我。

我摇摇头说,我再跟他们聊聊心里话,你们去吧!

两个兄弟犹豫了一下,拔腿走出病房,我冲着李二饼摆摆手说,你起来吧!

李二饼哭丧脸说,起不来了,腿吓得软了。

我咧嘴笑了,点燃一支烟接着说。二饼我挺可怜你的,你说你卖了我,这么大的事情,阎王只给了三十万,上次他找杀手弄死我都给了五百万,他也安排人保护好你们,知道为啥不?因为你们没用了,就是颗棋子,阎王就等着让我干掉你们,完事继续抓我。你们不知道我的背景,但是阎王很清楚啊,他知道单纯的肇事逃逸弄不死我,所以必须得让我有理有据的杀几个人,而你们刚好就是牺牲品。

听完我的话。李二饼和另外一个协警的脸色当场就变了。

我吐了口烟雾,蹲在他俩的面前压低声音说:知道我为啥能短短的时间从协警变成正式工,又从正式工变成小队长吗?因为上头有人,你们自己好好想想,省里面的领导哪位姓赵!

其实我就是装逼的,想给李二饼他们一种我背景深不可测的感觉,目的就是给这几个王八犊子制造心理恐慌。

看了眼时间,还有不到一分钟,我加快语速说,我不要求你们现在给我改口供。只希望在开庭的当天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我保你们不死,当然你们不改也无所谓,想想家里人,我正式进监狱的那一刻,就是他们被人从楼上丢下来的那一刻,言尽于此,你们自己琢磨,最后重申一遍,我不会进监狱。因为我老子不允许,但是你刚才所说的话,我会安排人传到阎王手里,想想看到时候面对我们两边的双重追杀,你们几个有活头吗?

李二饼和那个协警傻愣愣的望着我,我已经听到走廊里传来说话的声音,还有杜馨然故意发出“咳咳”的干咳声,我将最后一口抽完,烟头弹飞到李二饼的脸上,从怀里把枪拿出来指向他脑门低声说:喊救命。大声喊救命!如果阎王问起来你们,你们就说我是来杀你的,谁敢杀花招,就拿那三十万给家里人办白事吧。

“啊?”李二饼有点懵逼。

我上去就是一脚踢在他脸上,怒喝:老子让你喊救命!

“救命,救命啊!”李二饼扯开喉咙呼喊起来,立马有几个警察撞开门,声音洪亮的朝着我喊,别胡来,不许动!

我转过去脑袋。看到杜馨然正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失望,我心里其实挺愧疚的,朝她挤出一抹苦笑,几个警察看样子应该不是我们派出所的,手里都握着配枪,黑漆漆的枪口一齐指向我。

我认命似的把手枪丢过去,高高举起了双手。

立马冲上来两个魁梧的警察将我给牢牢的按倒在地上,同时扣上了手铐,然后提起来我往门外推。路过杜馨然身边的时候,她拦住我们,两眼凝视着我的眼睛问,为什么?

我朝着杜馨然微笑说,恭喜你啊美女。做笔录时候又添新功!人确实是我撞死的,我到医院来,就是专程为了灭口,估计这回你可以把实习两个字去掉了。

“为什么骗我?”杜馨然眼神里带着一丝忧伤,那种感觉就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

我玩世不恭的撇撇嘴说。因为你傻呗!

她甩手扇了我一巴掌,特别响亮,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混蛋!

“谢谢!”我盯着她的胸脯子邪恶的说,有生之年看来我是没机会摸摸传说中的34D了,哈哈..

“闭嘴。老实点!”一个押着我的警察使劲推了我脑门一下。

接着我就被他们给很粗暴的推了出去,走出去老远,我回头望了眼病房门口,杜馨然仍旧在一眼不眨的盯着我看,她的眼中罩上了一层雾蒙蒙的水气。我低下头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嘀咕,对不起!

我被带上了警车,没有往派出所送,而是直接拉进了公安局里的审讯室,坐在冰冷的审讯椅上,两个长得像熊瞎子似的壮硕警官吹胡子瞪眼的让我交代案发经过。

我用桀骜不驯的语气嘲讽,不是已经证据确凿了吗?直接开庭审我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也没什么想辩解的,就这样吧。你们喜欢熬着那咱就熬着吧,不要碰我一指头,我懂法!

两个警官交换了一下眼神,一个递给我支烟,又苦口婆心的劝说了我好半天,对于他的任何提问,我都缄口不言,脑子里回荡着刚才杜馨然那一抹失落到极致的眼神,心里又涩又闷的慌...

跟我墨迹了两三个钟头,我一句话没有说过,除了要烟就是要水,最后马洪涛带着杜馨然来了,冲进审讯室马洪涛就扇了我一巴掌,破口大骂的指着我鼻子骂我,令他失望!

我仍旧像是死了似的不作声,马洪涛和两个警官低声商量了几句,两个警官暂时离开,他压低声音冲我说,三子你不信别人,总该信的过我吧?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帮你想办法,过失杀人和意外,是两种概念,我帮你周旋。

我微微抬头看了眼,见到杜馨然冷若寒霜的望着别处,一副根本不认识我的模样,我苦笑着朝马洪涛摇摇头说,我没什么想说的,按照你们得到的证据审判我吧。

马洪涛一把揪住我的脖领骂,你是不是要疯啊?你知不知道被撞死的那两家人现在在派出所门口举着大条幅示威抗议,让我们就地枪毙了你,你他妈就愿意背着一个杀人犯的身份闭眼吗?

我点点头说,我承认怂了,不想再斗了,就破罐子破摔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