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2 二进宫/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洪涛两只豹眼里遍布满满的血丝,腮上的肌肉狰狞的抽动着,我知道他是真的在为我担心,有些不忍的冲他沙哑的说:马哥,你不用管我了,我有自己的想法和安排,如果你真想帮我,就把现在这副模样一五一十的宣扬出去。

“宣传出去?”马洪涛两条浓重的眉头纠结在了一起。

我点点头说,谢了马哥,其他什么事情都不要问我。我不会回答的。

杜馨然一板一眼的俯头做笔录,整个过程一眼都没有看过我。

马洪涛又递给我一支烟问,看守所那边需要我帮你安排一下吗?我在那边有两个关系不错的战友。

我摇摇头苦涩的叹了口气说,不需要,一切按照正常程序走就可以了,按照规程,我大概多久会被诉讼提审?

“一到两个月左右吧。”马洪涛想了想回答。

“如果你能不漏痕迹的帮我加快审判的进度,那就真心谢谢了!”我点点头,耷拉下来脑袋再没有吱过声,看我没有心思交流,马洪涛重重的叹了口气,招呼杜馨然离去,从始至终这丫头一个字没有说过,也没有瞟过我一眼,只是临出门的时候,她站在我旁边沉默了半分钟,可能想问我什么,不过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

他们走后,那两个警察又进来老生常谈的跟我絮叨了半天,最后看实在没有办法撬开我的嘴巴。只能无奈的让我按手印,签名,暂时送去看守所羁押,往看守所走的过程,我心如止水,情绪没有一丝起伏。

远远的看到看守所前面那堵灰色的墙面时候,我像个神经病似的哈哈大笑起来,旁边的两个警察还以为我要出什么幺蛾子,赶忙警惕的望向车外,我冲着他俩摇摇头说:不用紧张,我就是有感而发,一个月进来两次,上次出来的时候明明跨过火盆的,为啥这么快又进来了,你们说我是不是犯太岁?

一个警察松了口大气说,下次出去的时候记得再洒点艾叶水,算了,你恐怕没机会出去了,再出来不是上庭就是转到监狱,兄弟你胆子也是挺肥的,明明都已经跑了,为啥还多此一举的跑到医院杀那两个协警?

“被人冤枉了,心里不服气!”我恨恨的咬着嘴皮。

已经是“二进宫”了,对于里面的规矩我也算是轻车熟路,不同的是这次我没有“单间”待遇。被狱警粗暴的剪掉衣服、裤子上的拉锁,又把鞋子和皮带抽出来以后,我被带到的是个多人间。

屋里一共七八个人,我进去的时候,一个穿黄色背心的家伙正盘腿坐在席子上哼小曲儿。后面还有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在帮他捏背,剩下的五六个人有打扫卫生的,也有冲洗厕所的,还有两个在摆弄牙缸和脸盆。

看守所里面一共分两种监号,一种是短期号,关些赌博嫖娼,或者是家庭纠纷的短期犯人,不需要做工,就只说限制了自由,还有一种是长期号。羁押一些等待判刑或者已经在执行的犯人,需要劳动改造,可以挣公分给自己减刑,我这次被送进来的就是这种长期号子。

看到我被推进门,一帮犯人几乎没有反应,仍旧很木然的该干嘛干嘛,只要那两个穿黄色背心的家伙点头哈腰的冲着管教点头哈腰,教官指了指我说,这个是刚进来的,你们互相不要闹事。好好的接受劳动改造。

穿黄色背景的青年赶忙拍着胸脯保证不会,管教满意的点了点脑袋“嘭”的一下锁上门离去,我这才注意到墙角的地方好像蹲着一个很纤瘦的人影,那家伙长得顶多一米六稍微多一点,剃着一个标准的“劳改头”。

让我注意的不是他的瘦弱。而是那男孩的脸,他的左半边脸竟然纹了一只狼头,那狼头绣的栩栩如生,尤其是在昏暗的灯光下看起来异常的可怖,右半边脸看起来倒是很清秀,感觉顶多十七八岁的模样,从我走进来到现在他都低着头没往起抬过。

“喂,东张西望看什么呢?号子里的规矩懂吗?”穿黄色背心的马脸青年从我屁股上踢了一脚,戏谑的问道。

这家伙长得挺喜感的,一张二尺来长的驴脸。脸上坑坑洼洼的都是小疙瘩,胸口、胳膊一些裸露出来的地方全都是青色的纹身,隐约间看起来像是纹了一条龙。

见我好奇的打量他,那马脸青年冲我昂着脑袋,拽的像个二五八万似的问,因为什么事儿进来的?

瞅丫那一脸二逼呵呵的屌毛样子,我都懒得和他废话,自顾自的抱着分配给我的脸盆往盆架子的方向走去,这种货色从外面给我提鞋都不配,如果不是因为我有自己的计划。说啥我也要让马洪涛给我整个单间。

见我搭理他,那马脸青年可能觉得自己被扫了面子“哟呵..”怪叫了一声,刚才替他捏背的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冲上前一把抓住拍在我肩膀上吓唬:新来的,你是不是想死?没听见我老大问你话吗?

我抖了下肩膀,回头冲着那小子冷喝:“滚远点,别招惹我!”

“哎哟,还挺倔强!”尖嘴猴腮的小伙抬起胳膊朝我脸上招呼过来,不等他伸展胳膊,我肩膀往前微微一拱撞在他胸口上,把丫踹了个踉跄。风风雨雨的经过了这么多事,虽然我现在的实力比不起那些顶尖高手,但是对于这种烂鱼臭虾还是没啥问题的。

那小子被我撞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肚子“哎哟,妈呀,尾巴骨折了...”惨嚎起来。

瞅这家伙哭讥尿嚎的模样,我都想笑,我发誓自己刚才就是轻轻的靠了他一下,他完全就是在伪装,看来也是个从号子里混很久的老油条。这么干既讨好了老大,自己还不容易受伤。

穿黄色背心的马脸青年脸色顿时冷冽下来,冲着其他人招招手喊:你想干什么?

他说话的时候,其他几个犯人全都放下手头上的活,慢慢冲我包围过来。

我不慌不忙的放下来脸盆,扯开嗓门嚎了一声:和谐社会嘛,我说我是来度假的你信不?我警告你们,谁也别碰我指头哈,要不然我立马喊管教!

几个家伙马上犹豫的往后倒退,那副模样好笑又可悲。我看向马脸青年,不带一丝温度的说:你不惹我,我也不会惹你,你好好的当你的老大,我最多从这儿住一个月就出去。听懂没?

我往后收了收脚,指着他刚才盘腿坐过的席子说,我睡这儿,你自己找地方去!

“你说什么?”马脸青年的嗓门立时间提高。

我冷笑着瞪大两只眼睛,做出一副很凶狠的模样说。我睡这儿,你自己找地方去!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进来的吗?我杀了人,而且还不是一个,对我来说,杀一个和杀俩没区别。现在听懂了没?听懂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腾出来地方!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你也可以抽空跟管教打听打听。

马脸青年嘴角抽动了两下,老老实实的抱起自己的被褥挪到了墙边,狠狠的踢了那个脸上纹狼头的男孩一脚骂:废物,滚到墙角睡去!别他妈从这儿碍老子眼!

本来我还以为男孩应该会奋起反击。或者直接干趴下马脸青年,毕竟敢往脸上纹身的人,本身就不是什么善茬,谁知道那青年居然一声没吭,老老实实的站起来,蹲到对面的墙角去。

我疑惑的望了眼男孩,他也扭头看了我一眼,不过很快又低下了脑袋,换做平常,我肯定会乐呵呵的问问男孩发生过什么故事。可是眼下我自己的麻烦还没解决呢,哪有心思搭理别人,叹了口气冲马脸青年招招手问:有烟吗?给我拿一颗!

马脸青年心不甘情不愿的从自己铺盖底下摸出一支皱皱巴巴的香烟和打火机送到我跟前。

我惬意的吐了口烟雾,看到周围的犯人全都嫉妒的盯着我手里的烟卷,这才猛然觉悟过来,在看守所里抽烟貌似是件很奢侈的事情,大口嘬了两下,把烟卷递给马脸说:大家都抽一口吧。

屋子里一瞬间陷入了沉寂,只能听见“吧嗒吧嗒”嘬烟嘴的声音,我大大咧咧的坐到席子上,琢磨被阎王陷害的整件事情,现在万事俱备,只欠开庭审判这场东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