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7 游戏开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直接蹦了起来,兴奋的拽着他的胳膊反复问,真的是明天吗?你没有替我跑什么后门吧?

马洪涛用看精神病似的眼神盯着我说,你是不是在里面被人打傻了?跑后门让你被提审?你知道你这次犯什么罪不?人证物证确凿,一旦提审你就没有跑,即便不被判死刑,最少也是个无期,相反你在看守所里住的时间越久反而越好。

“你不懂,明天你记得一定要过去陪审。不然会遗憾一辈子的!”我摇了摇脑袋,冲他露出一抹贱哒哒的笑容。

跟马洪涛一块来的还有杜馨然,她只是很冷漠的瞄了我一眼,就又继续伏案开始记录,真不知道她是对工作负责,还是懒得鸟我,我看到她的肩膀上已经换成了一杠一花,故意笑着问:恭喜升职,现在是三级警司了吧?

杜馨然仿佛没听见我说话一般,“唰唰”的从本上又写下一行字后,冲着马洪涛娇声说:马哥如果没有什么需要再问嫌疑人的话,咱们就先走吧,我感觉这会儿头疼的厉害。

马洪涛表情凝重的望向我问,混小子现在你有什么想要解决的,跟我说还来得及。大不了我连夜去砸局长的门,要求翻案重新再审,过了今晚上,可就什么都来不及了。

“谢了哥,承您这份恩情,不管事情最后进展如何,咱们都永远会是朋友的对吧?”我心底微微一暖,抿嘴冲马洪涛问道。

马洪涛的声音当时就有些发颤,拍了拍我肩膀说,如果可以选择,我真希望当初不认识你个逼养的,整的老子现在心里又酸又疼的,明明你丫就是个无恶不作的混账东西,为什么我现在那么想要劫狱!

“别说傻话了哥,要么我这次把牢底坐穿,要么我就堂堂正正的走出法院!什么也不用多想,回去以后找强子和王兴陪你喝两盅,晕晕乎乎的回去睡觉,明早上记得去参加我的审判会!”我和马洪涛拥抱了一下,轻轻拍打了两下他的后背。

马洪涛使劲抽了抽鼻子,将自己的帽檐用力往下拽了拽,好遮挡住他红红的眼圈,和杜馨然一块往出走,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心里也有种说不上的酸楚,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和个正义到迂腐的警察称兄道弟,我想这也算是我人性中为数不多的闪光点吧。

回到监房里,我把马洪涛给我的半包烟丢给孙至尊他们,冲着他们闷声说:明天我要开审了,或许审完以后就不会再回来了。孙子之前咱们的承诺还作不作数?我想办法把你弄出去,你替我卖命!

经过这阵子的接触,我和几个狱友的关系也变得越发亲近起来,号子里的感情或许不比军队那么纯粹,但是也绝对算的上亲密无间。

孙至尊叼着烟。一脸无所谓的抠着脚丫说:还是之前那句话,你只要你能保证让我挣上钱,我就跟着你干,我是特么彻底看透了,这个世界什么都是假的,唯有人民币才是硬道理,当初我为了媳妇为了家,起早贪黑的去卖瓜,结果进来还不到仨月,我媳妇就跟着人跑了。哈哈!

我嘬了口烟嘴调笑说,你让我想起来了武大郎!

“你们呢?有没有想要提前出去,还想挣到钱的?”我环视了眼屋里的其他人问道,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二三次进宫,倒是没犯什么大错,就是一些小打小闹,本来从外面就属于瞎混的盲流子,所以对钞票的渴望远远比平常人更加渴望。

八个狱友全都满脸希冀的冲我点头,表示愿意跟着我混。

我盘腿坐在席子上冲他们微笑说,提前说好了。跟我混是你们自己选择的,一旦决定了就不能再回头,我既然可以把你们弄出去,就还有法子再把你们送回来,另外声明一点。我不养废物,平常可以大把大把的给你们钱花,但需要卖命的时候,你们谁都不能含糊,如果还有别的想法的兄弟,也可以提出来,我不会勉强任何人。

一屋人瞬间陷入了沉寂,猴子结巴的望向我小声说:“虎...虎哥!我退出,我再有半年就出去了,出去以后想要风平浪静的过日子。所以不麻烦您了...”

“虎哥,我们也不用劳驾您了,再有三个月我俩也出去了。”立马又有两个人紧张的朝我小声解释,八个人顷刻间就剩下五个,剩下的五个基本上都是满脸横肉。因为一些打架斗殴事情进来的。

我点点头说,现在说退出,我不怪你们,出去以后有什么麻烦可以到桥西区找我,咱们还是朋友。

猴子三人顿时松了口大气,孙至尊不屑的瞟了眼他们骂:一帮孬种!

我摆摆手制止住孙至尊,人各有志,有的人天生胆小,进来住一阵子可能确实悔改了,有的人破罐子破摔。从号里住的时间越久,戾气就越大,因为明天就要被提审了,这天晚上我几乎失眠。

一会儿想想李二饼他们几个会不会当庭翻供,一会儿又怕阎王明天会不来参加我的审判会。到时候我的计划可就功亏一篑,好在老爷子答应过我,一定会想办法让孔令杰祸祸上阎王去听审,就这样我期盼并煎熬的瞪眼度过了一宿。

早上大黄牙和另外一个狱警将我带出去,临走的时候,我和几个狱友分别拥抱了一下道别,和孙至尊熊抱的时候,我压低声音说:我知道你一直挺不服气的,等我能把你弄出去以后,咱们可以正大光明的干一场!

“哈哈。等得就是你这句话!”孙至尊拍了拍我后背低声道:好运!

“还有那个叫刘云飞的孩子,如果再回咱们监房的话,大家不要难为他,多和他说说话,那小子不是哑巴。真干仗的话,估计你们谁也不是对手,另外告诉你们一个秘密,他也杀过人,虽然是正当防卫!”我冲几个狱友邪笑的点点头。

坐进警车里,我的心猛然间提了起来,虽然明知道一切都安排好了,可我还是忍不住紧张,生怕哪个环节会出现问题,整件事情的关键就是李二饼他们,假设他们不翻口供,老子这回恐怕真要把牢底坐穿了。

透过汽车后视镜镜,我怔了怔的望向自己,双眼遍布血丝,胡子拉茬,脸上透着一股子浓浓的疲惫感,不禁低声喃呢:赵成虎,这次真的是你最后一次进这种地方!这辈子都不会再进来了!

被两个狱警架着胳膊带进法院,当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先被带到了法院后庭的一间小型禁闭室里。这个期间不允许任何人跟我见面,我一个人背靠着墙壁站立,甚至能听见前庭听审团有人陆陆续续的入场的声音,我的心脏越跳越快,整个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

隐约间我能听到女人的哭嚎声,很大声的喊着“枪毙赵成虎,血债血偿!”估计是陈二娃和蔡鹰他们雇来的“家人”,搅的我心里各位的惶惶,直至听到一声威严的“开庭!”,我被两名狱警架着带出禁闭室。通过一条走廊,走进法院的前庭,锁在一个标准“被告人”的小卡间里。

我正脸面对着的是一个很庄重的国徽,底下有法院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审判长和助理审判员一些席位,几个工作人员依次入座,距离我对面的是原告席和证人席,陈二娃和蔡鹰两人站在原告席里面,证人席目前还空无一人,蔡鹰蹲在地上哭成了泪人,陈二娃好几次都差点撞开庭警冲到我面前,指着恶狠狠的咆哮,赵成虎老子要杀了你!

我背后就是听审席,此刻已经坐满了人,我的那帮兄弟一个不落的全部到场,陈珂倚靠在陈花椒的肩膀上,哭的稀里哗啦,朱厌坐在第一排,距离我很近的位置,像是走神一般的耷拉着脑袋,我看到他胸口鼓囊囊的,里面肯定揣着什么东西,陆峰和狐狸也带着人来了,马洪涛和杜馨然坐在最后排的角落里,令我万万没想到的韩沫和韩刀竟然也来了。

韩沫轻咬嘴唇,一脸揪心的望着我,我冲他挤出个苦涩的笑容。

在人群的中间我看到了阎王和孔令杰,孔令杰得意洋洋的起哄,打死他,打死这个杀人犯!

阎王面色平常,只是眼神中带着一丝得意洋洋的神色,当和我的眼神对视到一起的时候,他歪嘴朝我一笑,手掌比划成刀形,做出一个很嚣张的割喉的动作。

我回以一笑,同样做出一个“割喉”的手势,微微张开嘴用嘴型说:游戏开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