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 我是赵成虎的朋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阎王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脸上写满了目空一切。

孔令杰趁乱,双手合拢的起哄:打死赵成虎,为民除害!

“草泥马,姓孔的!你是不是属欠!落井下石很好玩吗?”我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的人竟然会是陆峰,陆峰和林恬鹤怒气冲冲的指着孔令杰鼻子大骂,狐狸静坐旁边一脸的玩味的把玩着一串手链,我相信如果陆峰真跟孔令杰动起手来。狐狸一定会上。

阎王瞄了眼陆峰,轻飘飘的说:如果在天门里论资排辈,你好像都是我的侄子辈儿,说话注意点,赵成虎难道是你家亲戚吗?

陆峰一点不带惯着阎王的,破口大骂:“少他妈跟我扯淡,我只认我大哥文锦,你是哪个卵子!”

雷少强、王兴一甘兄弟齐刷刷的站了起来,看架势是准备群殴他们俩。

这个时候,坐在法官标牌后面的男人轻轻敲了下法槌大喝:肃静!谁如果再敢在法庭上喧哗,我会让法警请他出去。

法官的态度真是够分明的,我沉默不语的盯着几个兄弟朝我们微微摇了摇头。

几帮人这才大眼瞪小眼的坐了下身子。几个法官交头接耳了几句后,还是之前那个法官肃声道:开庭!全体起立,

“等等!”这个时候前庭大门猛然被人推开,一个肥胖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跑进来,满脸糊满了鼻涕和眼泪,嘴里很大声的喊着:等等,稍微等等,被告人是我亲哥!

我看到胖子“噗通”一声摔了进来,胖子看上去比过去瘦了很多,脑袋上也多出来很多白头发,看起来沧桑了许多,连滚带爬的扑倒我跟前哭撇撇的喊叫:三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就莫名其妙撞死人了,是不是这其中有啥误会,你不要憋在心里不说。

看到胖子这样,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冲他摇摇头挤出个笑容说,好兄弟,乖乖的坐到强子他们身边听审,去吧!

两个法警走上前拉拽胖子,胖子蛮横的推开他们,气急败坏的咆哮:我信他们个屌毛,你都眼看着要被判刑了,他们什么都做不了。平常一个个哥长哥短的喊着,哥你真出事了,谁他妈管,三哥让我陪你去蹲监狱吧...

“把他驱逐出去!”法官示意两个法警。

两个法警将胖子生拉硬拖出大门。隔着老远我都能听见胖子撕心裂肺的哭嚎声,心里又暖又疼,脑子里莫名想起来一句话,一个人的人缘好坏,只有在你死的时候才能看出来,看今天这种架势,我的人缘还不算太差,我朝雷少强使了个眼色。雷少强点点头,不漏痕迹的走了出去。

把胖子赶出法庭后,对我“涉嫌故意杀人”的案件正式开审,法官开始宣读我的“犯罪事实”。

说到这儿不得不佩服阎王他们,为了彻底整残我,肇事逃逸都能硬生生的变成故意杀人,我回头冲着阎王笑着点了点脑袋,这在他看来。估计顶多也就是威胁吧,毕竟事到如今,我几乎没有任何反败为胜的机会。

宣读完我的“事实”,法官又开始念我违反的法律。接下来就是双方辩护的时间,雷少强他们不知道从哪为我请了一个律师,绝对的好口才,口若悬河的替我各种遮掩。

陈二娃他们那边的律师,同样不甘示弱的在唇枪反击,可是不管怎么说,法院握有我杀人的铁证,胜利的天枰已经开始朝着那头慢慢下沉。好几次我的辩护律师都被怼的哑口无言。

我耷拉着脑袋,尽可能让阎王觉得我已经彻底绝望,甚至隐约间听到阎王和孔令杰很嚣张的大笑声,听到他们笑了。我也猛然抬起头“哈哈”大笑起来。

“肃静!”法官又一次落锤轻喝。

接着双方律师又是一番唇枪舌战,法官第三次落锤,神情严肃的问我:在请出来证人之前,赵成虎我再问你一遍,你认罪吗?

我摇摇头,铿锵有力的回应:我不认,我是被冤枉的!

我一句话说完,听审席上顿时变得热闹起来。前来参加听审的不光有我的兄弟和陈二娃他们花钱雇来的“亲戚”还有不少新闻媒体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毕竟我这件案子可以算得上轰动全城了。

“死鸭子嘴硬!赵成虎你就是个窝囊废,敢做不敢认!”孔令杰第一次跳了出来。

马洪涛从后排径直站起来,几步跑到孔令杰的跟前。甩手就是一记大嘴巴子,怒气冲冲的咒骂:“草泥马得!老子忍你很久了!”

孔令杰也不是吃素的,两人立马扭打在了一起,看到打起来了,王兴和伦哥也跳了起来,踩在椅子上往孔令杰的脸上猛踹,最后被法警给当庭赶了出去。

场面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法官和几个陪审员短暂商议。问我们双方的辩护律师需不需要暂时休庭,两边律师异口同声的摇头:不需要!

法官接着有请辩护证人上庭,最先上来的是李二饼,这阵子没见到他。李二饼明显清瘦了很多,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李二饼胆怯的望了我一眼,然后马上低下来脑袋,看来他心底应该是承受了很大的煎熬和折磨,法官先念了一遍李二饼之前的证词,然后问李二饼:是否和你之前指证被告人的证词有误?

整个法庭一下子肃静起来,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到了李二饼的脸上,我的心也随之提到了嗓子眼里,感觉都快要蹦出来了,胜负的关键就在他身上,很多人全都站了起来。

“我...”李二饼犹犹豫豫的搭理着脑袋,先是看了眼我,又扭头望向坐在中间的阎王,阎王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故意把脑袋仰起来。

法官重复问道:是否和你之前指证被告人的证词有误?

李二饼表情艰难的咬着嘴唇。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铃声像是一个黄梅戏选段的前奏,一个老妇人在高喊:“儿啊,我的儿啊!”

“肃静!”法官又一次敲响了法槌。

“不好意思啊!”坐在前排的胡金赶忙挂掉了电话。

刚才铃声响起的那一刹那,李二饼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了,在法官第三次询问,是否有误的时候,他抬起了脑袋。使劲摇摇头说:有误!我从来没有见过赵成虎肇事逃逸,而且那天的事情也不是那样的,那天是有人花钱雇佣我和另外几个同事...

李二饼断断续续的把当天我们遇袭的真相说了一遍。

一瞬间我松了口大气,整个人像是快要虚脱一般的向后倾倒,这场艰难的拉锯战,我终于获得了一次先机,接下来才是反败为胜的开始。

“什么?”法官和几个陪审员全都惊的站了起来,听审席上再次变得哗然一片,我回过头看向脸色变得苍白一片的阎王,邪笑着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朝着他说:游戏快要结束了!

阎王站起身子就要离开,朱厌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一把揽住阎王的肩膀,脸色阴沉的结巴说:啊就..着什么急...什么事情..有始有终...

“你干什么?”阎王故意提高了嗓门,不过他的声音已经被沸腾的听审席给掩盖住了,紧跟着我看到他又老老实实的坐了下去,没猜错的话朱厌应该使了什么小手段。

我一眼不眨的盯着阎王,他的脑门上、鼻子尖全都是豆大的汗珠子。

“暂时休庭!”几个法官简单商议后,坐当中的男人朗声说道。

“别着急!这才是一个证人的口供,还有几个呢,咱们应该听完其余证人的话,万一是这个李二饼是收受我的贿赂呢?”我竭力站直自己的身体高喝,回头冲着听审席说,你们难道就不想知道到底谁在说谎吗?

“同意,拒绝休庭!”所有人再次沸腾。

“我也认为应该继续审讯,至少听完几个证人的供词!”这个时候法庭的大门再次打开,一个身穿旧军装,头发花白的老人在两个中年男人的搀扶下走了进来,正是之前和我约定好的孔家老爷子,搀扶孔老爷子的两个中年人长相都很阳刚,隐约间看起来和孔令杰有个七七八八的相像。

见到孔老爷子出现的那一刻,我知道自己胜券在握了。

孔老爷子就从后背随便找了一个位置,摆摆手说:我只是以赵成虎朋友的身份听审,而且没有任何职务,你们大可以不接受我的提议。

老头越是这么说,几个法官脸色变得越是紧张,而且他那句“赵成虎朋友”几个字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坐当中的法官脑门上已经开始隐隐冒汗,吭哧了半天点点头说,请二号证人上庭。

我再看下阎王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傻了,面如死灰的瞅着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