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 休庭时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凝视阎王的目光,一脸邪笑的用口型的告诉他:你败了!

接下来几个当天参与这件事的协警一个接着一个的走上“证人席”,值得一提的是,每一次有证人想要说话之前,胡金的手机总会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不同的是每次的铃声都不径相同,有喊“爸爸”的,也有喊“老公”的,听到胡金的手机铃声后,那些证人几乎没有一个犹豫的讲出事情的真相。

我想现在阎王应该整个法庭里最不愿意看到人证上台的那位吧。因为此时的所有“证人”全都变成了他的催命厉鬼,当听到一个接一个的证人陈述完,阎王又一次试图站起来。

朱厌只是抬头看了一眼阎王,阎王就又老老实实的坐下身子,距离的比较远,我看不清楚朱厌到底是用什么方式逼迫阎王的,总之再次落座的阎王脑门上淌出来豆大的汗珠子,两眼凶光毕露的盯着我。

我越来越轻松,阎王的神情越来越挫败。

等几个证人讲完,公审我的几个法官再次宣布要休庭。这回我没有阻拦,而是信心满满的望向阎王,冲他比划了一个“割喉”的手势,我现在还是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休庭期间还是得被送回那间禁闭室。

不同的是,现在可以见人了,我刚刚回到禁闭室,就有一大帮的记者蜂拥而至,苞米棒子似的话筒怼在我脸前问我,此时是什么心情。

我眯缝眼睛微笑说:天地之间有公道,善恶到头终有报!

接着一个记者又问我,知道这次是谁在陷害我吗?

我点点头回答,当然知道!那人就在听审席,我想今天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当听到我石破天惊的回答时候,一众记者哗然了,纷纷问我:那个人到底是谁!

“你们猜呢?”我脸上洋溢着笑容,朝他们轻问,之后不管谁再问我,我都缄口不言,我们农村人讲究,好菜必须最后才上桌,这场公审大会现在已然闹起了轩然大波,那么势必会吸引来更多的媒体和各界的目光,我要再最后时刻把阎王拉下王座,趾高气昂的告诉他,你身败名裂了!

一帮记者仍旧不死心的发问我,这个时候一道穿制服的靓影走了进来,不卑不亢的将记者们赶了出去,重重合上了禁闭室的铁门,看到这道倩影,我微笑的问她:没看出来换衣服的速度挺快的嘛。

进来的人正是杜馨然,她脸上飘着两朵不自然的红晕,噘着小嘴说:你想多了,我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的,在你没有入狱之前。你的安全还归派出所负责,本来是安排马哥的,可他现在进不来法庭,我就只能勉为其难了。

“谢谢啦!”我点了点头,眼珠子坏坏的盯在她胸脯上喃呢:还是制服比较诱惑。你穿这身行头比便服漂亮多了,千万别换大尺码的工作服哈,不然就没有那个味儿了。

杜馨然脸色立马拉了下来,指着我娇斥:你能不能有点正形?现在可是裁决的关键,稍微有点差池的话,你最少终身监禁,法官勒令咱们派出所将当日的所有证据和验尸报告全都重新确认,你就不怕曾亮做什么手脚吗?

“我必胜!”我摸了摸自己下巴颏上的胡茬,一字一顿的望向杜馨然。

现在曾亮做什么事情都于事无补了,即便阎王的帮手把李二饼他们几个全都杀掉。法庭上有监控录像,而且听审席上的记者和其他人都不是聋子、瞎子,他们不管做什么手脚,胜利的天枰都已经彻底倒向我这头,更不用提还有孔家老爷子这尊石市真正的无冕之王坐镇。

之前我对孔老爷子的请求其实就一句话:让他想办法告诉孔令军无论如何都要把阎王给诓过来,我没想到的是孔老爷子竟然亲自来了,他肯定不会是一个人来的,我想此时他的保镖应该已经将法院的所有进出口都封锁了吧。

休庭时间大概是两个多小时,我背靠墙壁站立,杜馨然站在房门口。我知道她一直都透过余光在打量我,心里也肯定有很多话想问,只是觉得不知道如何开口,而我脑子却在琢磨到底是把阎王格杀法庭当场,还是让狗日终身监禁。

犹豫了半晌。我做出了决定“杀!”

阎王必须死,假如把他给丢进监狱里,我相信以天门的能力绝对可以轻松的把他保释出来,到时候我更是给自己添堵,透过这次的事情我彻底见识到了阎王的可怕,他比我有智商,比我更加阴狠,不折手段,被一个这样的人整天惦记着,我想就算睡觉我都很难安稳。

至于干掉阎王。天门的人会不会暴走,那就不是我能考虑的了,大不了就是开干呗,任他人多人少,老子气势不倒。任他背景再狠,老子脚跟站稳,认他白云苍狗,我自坚守如此!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左右,禁闭室的门被人轻轻敲响。两个帽檐压的很低的法警冲着杜馨然说:法官要求和被告人面对面的谈谈。

杜馨然询问似的望向我,现在我有权利不见任何人,我想了想戏谑的说:见呗,毕竟待会还得等人家念宣判结果呢,万一惹怒了那位爷,待会不小心磕巴一下,我不是自找倒霉嘛。

我估计那法官或多或少可能和阎王沾点边,想跟我见面的目的无非就是让我暂时把事情适可而止,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今天就算是HB省的省委书记到现在,我都必须要掀起这片天,老子卧薪尝胆的这么久,为的就是今天堂堂正正的击败阎王,昂首挺胸的走出法庭。

见我点头,杜馨然也没多说什么,跟着我一块往出走,其中有个法警拦下杜馨然说:法官只想和被告人谈谈,这位警官您稍安勿躁,在这里耐心等候一下吧。

杜馨然迟疑了一下。微微点头。

我总觉得这两个法警哪里怪怪的,又仔细看了眼他们的工作服、肩章都没什么问题,心里自我安慰,可能是没见过的原因吧,被他俩搀扶着往门外走。走廊里那些记者都已经被驱除了,空荡荡的,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他们搀着我没有往走廊顶头的“会议室”方向迈脚,而是朝着相反的出口走。

一瞬间有种诡异的气氛袭上我心头,我斜眼看向他们的鞋子,心底猛然一惊,之前我认真观察过,法庭里的法警基本上都是身穿工作服,脚蹬统一配发的尖头黑皮鞋。这两人一个脚上穿着双黑色的板鞋,另外一个穿的皮靴,很是怪异。

“稍微等下!”我硬生生停下脚步,指了指自己的脚笑着解释说:“我鞋后跟送了,让我提一下!”

两个法警松开了我。我脚上穿的是看守所里草鞋,根本没有后跟,他们竟然连这种常识都没有,怎么可能是真正的法警。

“你们等等!”这个时候杜馨然也从禁闭室里跑出来,显然意识到了有问题。快步走过来,朝着两个法警询问,你们的工作证呢?我登记一下,待会领导问起来的话,好有个交代。

两个法警互相对视一眼,把手慢慢的探进怀里,他们的怀里鼓囊囊的,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掏工作证。

“就特么你事多,别耽误了我的好事儿,万一法官要对我网开一面呢!”我回头冲着杜馨然挤眉弄眼的使眼色。

杜馨然这个傻妮子,显然就没看出来我什么意思,板着脸摇头说,不行!我得对你的安全负责,两位同志不好意思,劳驾工作证拿出来。

我心一横,琢磨着闯祸总比没命强,不管他们是真是假,我都不能跟着走,狠狠的骂了杜馨然一句“事儿妈!”,然后装作提鞋的模样。慢慢将身体弯了下去,猛的一把搂住左手边的那个法警的双腿,将他往怀里用力的一揽,直接扳倒在地,“啪”的一声,从那小子的怀里掉出来一把黑色的手枪。

另外一个伪装成法警的家伙也慌忙掏出手枪指向了我,我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一脚把地上的手枪踢飞,直接身子前倾,脑袋狠狠的撞在那个拿枪指向我的青年肚子上,朝着杜馨然大声喊叫:快喊人!这他妈是杀手!

与此同时他手里的家伙式“呯..”的一声响了,干碎我头顶上的灯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