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1 任你背景万千,我都血战到底/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字一顿的吼完话,整个法院里的人几乎全都站了起来,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交织在我身上,我胸口剧烈起伏着质问法官:“你敢受理我的状告吗?”

“我...”法官心虚了,瞠目结舌的晃悠了两下身体。

“你敢接受吗?”我昂首挺胸再次问他。

“你敢接受吗?”我的所有兄弟异口同声的怒吼,那股子气吞山河的匪气让人不由耳目一震,估计所有人都想象不到我会用这种方式绝对反击,包括我自己其实也没想过,如果不是因为刚刚在后庭被两个杀手偷袭,我险些丢掉性命。或许也不会如此动真火。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公审大会俨然已经变成了一出闹剧,打的不是我的脸,而是所有参与这件事情人的脸,我相信只要媒体曝光出去,从法院、检察院再到我们公安系统,肯定会有一次彻头彻尾的大换血,如果我仍旧紧咬着不放,要状告到底的话,到时候一定会有高层领导跟我碰面。甚至是妥协,这么久以来我终于正大光明的占据了一次主动。

正当我们和几个法官互相对峙的时候,孔老爷子很恰到好处的出声了:“成虎啊,其他事情都可以来日方长,你现在腿还在流血,不如先到医院去处理伤口,我相信场上这么多人都在看着,没有人敢徇私枉法!”

他这么说,不光是替法院的人挽回一点所剩无几的颜面,更是给我找台阶下,现在篓子已经捅的够大,继续僵持下去的话,其实也出不来什么结果,因为不管是审理阎王还是这次我被人暗杀,都需要时间和彻查,也必须要有一个份量足够大的人站出来。

我佯作不服气的犹豫几分钟,孔老爷子接着说: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帮忙联系一下石市公安系统的一把手,还有市里主管这块儿的副市长,一定会给你个处理结果,严格清理公检法系统的蛀虫。

等到他的保证后,我痛快的点头答应:“好,我信您老,但是阎王必须要有我的人亲眼看见他暂时受检看守所,不然我放心不下!”

孔老爷子很权威的点点头,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我们是在唱双簧。

我冲朱厌微笑说:朱哥,拜托你了!

朱厌面瘫似的脸上不喜不怒,很呆滞的微微颔首。

接着一个法警走过来,将我的手铐打开,哥几个速度很快的冲上来,搀扶住我,伦哥半蹲下身子,直接把我背到身上,脸上笑中带泪的臭骂我:傻狍子。你受苦了!

没有人比他们哥几个更清楚,这场官司我赢下来到底有多艰难,这次我几乎是把自己放进了必死的局里,破釜沉舟的搏了回命,从十五岁出来混。到今天为止我经历过大大小小不知道多少事儿,没有哪次比这回更加凶险,也没有哪次我距离死亡如此的濒近。

官司赢了,我和我的这帮兄弟全都泣不成声,一帮二十郎当岁的老爷们像是孩子一般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齐刷刷的高喝:“王者天下!王者天下!”

在外人眼里根本不会明白我们嘶吼的是什么意思,只当是这帮小伙子喜极而泣,情绪有些不受控制罢了,我凑到胡金耳边低声说:一定想办法把阎王送进看守所的九号监房,再找一个叫孙至尊的男人。他知道应该怎么办。

伦哥背着我往法院门口走,一路上很多摄像头、照相机对着我“咔咔”的拍照,陈二娃和蔡鹰也从原告席上跑下来,加入到我们的行列当中,我冲着哭的更甚的二人轻声安慰:节哀顺变,兄弟!

这场拉锯战,我可能受尽了委屈,但是真正最苦的是他们两人,真正帮助我反败为胜的也是他俩,他们的亲人成了阎王报复我的牺牲品。而且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理解,以及他俩把李二饼那几个协警的家人全都控制住,我想我已经崩溃了。

路过神情木然的阎王身边时候,我示意伦哥停一下,朝着两手带着手铐的他昂然说:你败了!即便有天门做后盾。你仍旧毫无悬念的败了,我受过的苦,你一样不少都得受回来,我吃的痛,你也一样不少的都得品尝到!现在见面,我想咱们会是在地狱里。

“赵成虎,我是天门的人,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师父是黄帝,我师父现在是天门的当权者。如果你把我除掉的话,天门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而且我现在也是稻川商会的分组组长,稻川商会你知道吗?全岛国最有影响力的社团之一,主要给我次机会。咱们握手言和,我保证不会再为难你。”阎王猛然站起来,面色渴求的扑向我。

朱厌一个肘击怼在他的小腹上,阎王吃痛的蹲下身子冲我哀求:给我次机会,我还年轻。不想死...

我邪恶的咧嘴笑了,指了指自己的面颊问他:我的脸在这儿,你的脸呢?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我,我只当你是年少轻狂,但你不应该残害我兄弟亲人,祸不及妻儿,天门难道没有教给过你,老爷们的战争就应该堂堂正正吗?别的我都可以不追究,但只凭你伤害我兄弟亲人这一条,已经是死罪!

阎王咬牙切齿的瞪着我威胁。你还不知道天门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吧?我告诉你,就算你把送进监狱,我师父也有的是办法把我保出来,到时候你想清楚怎么面对我的怒火...

不等他絮叨完,我直接粗暴的打断他,厉吼:“法不治你,我治你,任你背景万千,这次我都血战到底!”

“好!说的好,任你背景万千。我都血战到底!”门口突然传来一道粗矿的叫好声,我看到三个人影很突兀的出现在法院门口,一男二女,男人清清瘦瘦,精神的板寸头。刀削斧凿一般的面孔虽说不上有多俊俏,可别有一番男人的霸道,他一左一右的分别环抱一个漂亮的女人,左边的女人貌美妖娆,右边的女人清纯可爱。

这个男人我不陌生,正是跟我有过两面之缘的张竟天,那位号称天门龙头的四爷,看到张竟天突然出现,我们一帮人全都静立当场,特别是伦哥和雷少强。前者脸上满满的全是激动,后者表情复杂,一脸的阴鹫。

阎王扯开嗓门,像条丧家犬似的呼喊:“四爷,救我..我知道错了。求求你看在我师父的份上救我一命吧!”

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了张竟天的身上。

我同样也一眼不眨的盯着张竟天,揣摩他的来意,难不成他是想要保阎王这个混蛋?我们和张竟天面对面而站,我看到张竟天鼻子微微抽动两下,松开怀里的两名女人径直朝我的方向走了过来。从他身上我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

胡金和王兴硬生生的挡在他面前,张竟天冲我微微一笑说:我只想和他说两句话,哪怕是送行,也得给家里人点时间对吧?

我迟疑了一下,冲着胡金、王兴摆摆手,张竟天擦着我们身体走了过来,来到阎王的跟前,“四爷,我知道错了,看在我师父的面前给我一次机会,求求你了!”阎王如同晚辈一般朝张竟天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哭嚎。

张竟天轻叹一口气,竟然朝阎王深鞠一躬说:孩子,你师父和毒药只教给了你功夫和对敌的谋略,却没有告诉你做人应有的规则,教不严,师之惰,我替黄帝和毒药给你道歉了,或许是他们害了你。

说罢话,张竟天的嗓音骤然提高,表情也变得严厉起来: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既然有犯错的能力,就必须有承担的勇气,天门第一条,禁止门内弟子自相残忍,天门第二条,禁止和岛国任何暴力组织有无往来,从今往后你不再是天门的人了,你千不该万不该,去为了达到目的迫害别人的亲属,这个例子不能开,都是吃江湖饭的,谁也有家人,如果都按照你的方式办事,规矩将不成规矩,道义也将失去道义!

“四爷,我..”阎王哭讥尿嚎的匍匐在地上磕起响头,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博取张竟天的同情。

张竟天摇摇头,神色认真的说: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我会帮你向受害方求情,但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余生就呆在监狱里好好的惭愧自己犯下的过错吧,如果你能不生二心,我可以保证你会活到正常死亡...

说这句话的时候,张竟天回头望向我,更像是在给我一个交代。

我咬着嘴皮沉思了几秒钟,又看了眼伤心欲绝的陈二娃和蔡鹰,冲着张竟天言辞确凿的大声回应:你说的是你们天门对他的裁决,但在我这儿行不通,他必死!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