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2 深明大义/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字一顿的大声回应:你说的是你们天门对他的裁决,但在我这儿行不通,他必死!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说罢话,我直视张竟天,静等他往下接话,我明白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可能就覆水难收,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证过天门的庞大,但是透过我师父、文锦、宋康、宋福来这些人不难看出这个组织的强横,上面这些人随便哪个拎出来都够我喝一壶了,更不用提他们整个组织。

可是我更明白。有些路必须走,有些态度必须表明,今天是陈二娃、蔡鹰的家人受到了伤害,如果明天换做王兴、胖子呢?后天变成我爸呢?我坚决不允许这种情况的发生,我需要通过方式告诉所有兄弟,我赵成虎既然敢带着他们混社会,就一定会对他们负责任!

张竟天的眼中带着一丝不满,不过稍纵即逝,他微微笑了笑说:谁都有犯错的时候,况且你和他也不是外人。你师傅和他的师傅是兄弟,你这么决绝不是影响他们老兄弟间的感情嘛!

“可我凭什么要为他的错误买单?如果单单是针对我,我吃点亏无所谓,但是牵扯到家里人,谁都不好使,哪怕是我师傅站在我面前也一样!”我抿着嘴唇冷笑质问。

这个时候陆峰带着林恬鹤也挤了过来,朝着我低声摇头说:三哥,多少给点面子,看在狗爷的份上,不要搞的那么僵...

“面子都给人了,我和我兄弟们的脸往哪搁?峰哥,不论如何,你这个朋友我永远都认,但在这件事情上不能让!”我冲陆峰笑了笑,陆峰毕竟是文锦的门徒,根正苗红的天门人,走出来替自家龙头撑场面,这无可厚非,一点都不惹人厌烦。

张竟天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两下,不自然的笑了笑说:很久没有人这么面对面指着我鼻子质问了,你很不错!

我凝声问他:“你这算威胁还是警告?”

他摇摇头回答,都不是,只是感慨而已,还是刚才那句话,教不严,师之惰,我替他师傅给你和你的兄弟道歉了,给你们造成的损失,我愿意补偿,如果有可能得话,还是希望你给这孩子一条活路!言尽于此。

“活路?”我侧头望了眼陈二娃和蔡鹰问:你们说呢?

“不可能!”两人异口同声的咬牙回答,那副恶狠狠的模样,巴不得要将阎王扒皮抽筋掉。

张竟天脸色一尬,微微点点头,朝着阎王轻声说:自己造的孽。自己拿命偿!我代表你师傅将你革除门户,好自为之吧!

说罢话,张竟天返身朝着门口走去,没有一丝停顿,任凭阎王从背后哭破喉咙的哀求。张竟天都半点反应没有,搂住等在门前的两个女人缓缓离开,走出去没两步,张竟天回头看向我说:我这次来主要有两个目的,第一,想办法把你保出去,带回天门,不过明显慢了半拍,你用自己的方式化险为夷了,很不错。第二,是想告诉你,天门并非是非不分,不管是谁,犯了错都必须承担后果。

张竟天说的话,我绝对相信,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动机,如果我没有给自己留后手,今天铁定是要锒铛入狱的。如果那时候张竟天突然冒出来把我保释出去,我肯定会感恩戴德,别说加入天门,就算给他当干儿子我估计也不会犹豫。

我硬挤出个笑脸说:那就多谢您的声明大义了!

“准备什么时候到上海去看看你师傅?我听说你媳妇好像也在上海吧,快要临盆了?”张竟天刚毅的脸上出现一丝笑意。其实已经在暗示我,可以趁机加入天门。

我犹豫了几秒钟,又看了眼旁边的雷少强,长出口气说:等处理完石市的事情吧。

张竟天“嗯”了一声,目光投在背着我的伦哥身上浅笑说:这几年你也辛苦了,如果在外面漂的累了,就回来吧!

“谢谢师..四爷!我在三子身边挺好的!”伦哥咽了口唾沫,嗓音里带着浓浓的哭腔,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在外面受尽委屈的小孩子总算看到自己家人一样。

“臭小子,当年你离开天门。我就说过,你最多只能是个将才,你非要跟我证明自己完全可以称王,当初那股子舍我其谁的气势哪去了?不是说要打下一个江山给我瞧瞧的嘛?”张竟天眯缝眼睛笑骂一声。

这句话当场就把我们所有人都给震住了,伦哥竟然是从天门出来的?而且听张竟天这口气。他们之间的关系还很亲密,我错愕的俯视伦哥的后脑勺,心里面的那种感觉完全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语言表达,一瞬间我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挣扎着从伦哥背上下来。低声问他:你来自天门?接触我的时候你就是带着目的的吧?

伦哥表情复杂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头说,三子我回头再跟你解释行吗?

我没有吱声,苦笑着点了两下脑袋。

伦哥接着望向张竟天,语气特别恭敬的说:事实证明您当初说的很对,我确实只配当个打手。

张竟天意味深长的瞟了他一眼,沉声道:狂妄收敛了,学会低调了,有进步!漂的累了,就跟我回家吧!这几年对你的成长应该也有所帮助,我岁数大了。很多事情精力和脑力严重不足,天门也确实需要新鲜血液。

说这话的时候,张竟天又瞟了我一眼。

“您快过四十三岁的生日了吧?”伦哥朝着张竟天鞠了一躬说:提前祝您生日快乐,寿比南山!每年你过生日的时候,我都会买准备两个酒盅自己喝,一杯敬你,一杯敬往事,我在王者过的很开心,三子是个可以成事混蛋,我想就算我自己没本事打下一座江山。至少也要辅佐他建立一个属于他们的皇朝!

“你的性子还是那么犟!成虎啊,有件事情我必须跟你坦白,阿伦不认识阎王,他离开的那年,阎王刚刚被带回天门。所以这个牛脾气可能欺骗了你,但是从未害过你!还有雷家的小孩儿,我确实格杀了你大伯一家,但根本无从选择,我想你现在肯定能体会到我当时的心情,如果有人要杀赵成虎,我想你肯定一会毫不犹豫的将灭他满门,混兄弟不讲对错,只问远近!”张竟天摇了摇脑袋,两手搂着两个漂亮女人缓步离去。

王兴背起我。我们一行人慢慢朝法庭外面走去,走到法院大门口的时候,伦哥眼看着张竟天钻进一辆纯白色的奔驰小轿车里,才“噗通”一下跪倒在地,泪如雨下的低声喃呢:师傅。对不起!

当时法院的门口守着很多扛摄像机、照相机的记者,伦哥全然不顾什么丢人不丢人,像个孩子似的匍匐在地无声哽咽。

“师傅?”

“师傅!”所有人全都怔怔的望向了伦哥。

伦哥仰起头,满脸都是鼻涕和眼泪,冲着我点点头:他是我师傅。只是我当初离开天门的时候曾经发过誓,如果没办法打下一座江山,就永不回去,更不会再喊他一声师傅。

这下我终于想明白了,怪不得伦哥会像个疯狂的发烧友一般崇拜张竟天,怪不得他总是有意无意的维护天门,怪不得他一直都想让我加入天门,只有我加入,他才能顺理成章回去,只是后来我和天门的关系越走越远,他的希望也越发越渺茫,很多时候我们提到这个问题,伦哥都会沉默,他心里很痛苦,我想他每次琢磨自己应该何去何从的时候,一定特别的煎熬。

“对不起哥。”我从王兴身上挣扎下来,上手搀扶起伦哥。

伦哥摇摇头说:我刚才没有说一个字的假话,就算我没办法打下一座江山,至少可以辅佐一个王者上位,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带着我荣耀回归天门!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法庭里面突然传来“呯,呯”几声枪响,紧跟着一阵惊慌失措的喊叫和咒骂声传出,很多人慌慌张张的往外跑,“金哥,你去看看怎么回事!”我冲着胡金招手。

几分钟后,胡金从里面跑出来,我慌忙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