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5 阎王的归宿/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瞅那台车里半天不下来人,我有些忍不住了,招呼唐贵搀扶我过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时候车门猛然开了,鼻青脸肿的阎王从车里哆哆嗦嗦的走下来,手里提着两个黑色皮箱,他的两条胳膊好像都折,走路的时候,胳膊耷拉着来回晃悠,看起来极其诡异,我这才注意到不是他提着皮箱,而是有人用鞋带把的手和皮箱绑在一起。

我伸直脖子往驾驶座的方向望去,车门“呼啦”一下被关上,本田车“轰”的一声狂踩油门驶向了街头,我有点懵逼,下意识的问阎王。他干嘛去了?

“好像是去京城了。”阎王一开口,满嘴的血迹就往外淌,我看到他的牙齿几乎都被没了,应该是被人硬生生的打下来的,那副模样真是可怖又可怜。我朝着阎王微笑说:你验证了一句老话,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看来朱厌刚刚应该伺候你伺候的挺舒服吧?

听到“朱厌”的名字,阎王忍不住又哆嗦了一下,苦涩的冲我哀求:三哥你大人大量放我一马,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跟你作对,给你当牛做狗也无所谓,只求你放我一次。

此刻大街上的行人虽然不太多,但是我们就这么站在门口对话,属实有点不安全。我示意唐贵把他带进洗浴中心里,朝着他邪恶的一笑说:“别急,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谈心。”

唐贵硬搂住阎王的肩膀走进洗浴里直接带到二楼的包厢里,我给陈二娃和蔡鹰分别去了个电话,让他俩抓紧时间回来。完事随手就把卷帘门给拉了下来。

包房里,我叼着烟俯视跪在地上的阎王微笑问:说说吧,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阎王眼中出现一抹惊恐,牙豁子打颤的将刚才的事情复述了一遍,当然他并不知道小丑男没有死的事情,而是直接竹筒倒豆一般的跟我交代清楚,那个小丑男叫马新跃,是个日籍华人,属于稻川商会在石市的负责人之一。

“稻川商会在石市一共有几个负责人?”我捏着鼻梁问他。

阎王低声回答:我不知道,大概有两三个吧。

“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敢直接加入,真心有魄力!”我朝着阎王嘲讽的翘起拇指。

阎王跪在地上,不适应的微微挪动两下身子说,我...我本来就是岛国人,从小接受的就是稻川商会的培训,当初稻川商会的六代目费了很大劲才为我创造出机会接近黄帝,目的是让我入主天门的,这些年我兢兢业业,如果没有你的出现,或许我现在已经接替野狗的位置。所以我只能舍近求远,先把你做掉,然后再回去接任,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放我一条活路。杀掉我的话,你会很麻烦的,稻川商会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愿意给你当狗,做间谍,把稻川商会的行动全都告诉你。

阎王的话很是让我惊讶,他本来就是岛国人,也就是说这个稻川商会的真正目的其实是天门,不费一兵一卒直接接手上海滩最大的帮派,稻川商会的算盘简直精到了他姥姥家。

我讥讽的笑着说。没看出来你身份还挺多的嘛,让我帮你数一数哈,岛国人,稻川商会的间谍,天门黄帝的门生,上帝的上家,梧桐的师哥,现在又想做我的狗,你累吗?

“我..我只希望能够活下去。”阎王此时已经完全放弃了所谓的尊严,恬不知耻的冲着我哀求。和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他比起来,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我冲着他脸吐了口唾沫说:我现在相信你身上确实流淌着岛国人的血液了,你这副屌毛造型,就和抗战电影里,你的那些老祖宗们一个逼样。

“那两个箱子里装的是什么玩意?”我指了指墙边的两个黑皮箱问他。

阎王抽了抽鼻子说。五百万的现金,朱厌让马新跃拿来保我的赎金,朱厌让我转告你,当初欠你的那辆防弹车连本带利的还给你了,如果他还有命从京城回来。一定会继续给你当..当爷!

我长长的吐了口烟雾,盯着那两个黑皮箱瞄了几眼,心里淌过一丝难以言晦的感觉,那个面瘫似的结巴怪何止还清楚了欠我的一辆防盗车,还让我倒欠了他不少人情,不管是授艺教武,还是对我的几次救命保护,如果没有朱厌,我恐怕早就被人弄死在石市了吧。

看我陷入沉思,阎王脑袋如同捣蒜似的匍匐在地上“咣咣咣”的直磕响头,没皮没脸的哀嚎:“三哥,放我一马!我什么都不求,只希望能够活着,求求你了!”

说话的时候,陈二娃和蔡鹰推门走了进来,两人手里都攥着匕首,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咬牙切齿的瞪着阎王。

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人性告诉我,确实应该得饶人处且饶人,但是理智告诉我。你这种人不死,将来躺下的一定会是我!我很为难,不如咱们折个中吧,我留你一条狗命,你永远匍匐在地上受人白眼唾弃,如何?”

“什么..什么意思?”阎王惊恐的蜷缩起身子。

我朝陈二娃和蔡鹰摆摆手说:“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留他一条命,手脚全都废掉,舌头也割了。完事丢在车站的前广场上去乞讨,待会让金哥去找两支份量纯点的“药”注射到他身上,以后一天讨不够一百块钱,不给他药吃!”

“谢谢三哥!”陈二娃和蔡鹰两人满脸激动,没有什么事情是比手刃死仇更痛快的了。我长吁一口气,招呼唐贵提起两个皮箱走出了门。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阎王歇斯底里一般的咆哮咒骂:“赵成虎,你他妈不得好死!你这个恶魔,啊!啊!放过我吧...”

紧跟着阎王的惨叫声越来越急促,唐贵冲我低声说,三哥这么干,值吗?为了两个已经死去的人,恐怕会真惹到稻川商会了吧?

“值!死去的人是我们兄弟的亲人,我只说一次。希望你能记住,他们都是你我的兄弟,混社会要的就是一个快意恩仇,自己兄弟的仇都不帮着报,还指望谁替你卖命?我承认这么干确实很武断,可没得选择,阎王必须死,他不死,我寝食难安,况且我这种人也永远不可能和稻川商会成为朋友!”我满脸认真的回答。

其实还有一件事没有说出口。即便我放过阎王,稻川商会的人也绝逼不会放过我,朱厌来来回回击杀了二三十号他们的人,再加上险些干掉那个小丑男,不用说这笔账稻川商会的人也肯定记到了我脑袋上,反正我特么现在是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人。

包房里阎王的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听得人心底发凉,幸亏我刚才提前让唐贵把洗浴的所有客人和服务生全都打发走了,这要是传出去,警察不来敲门才真叫有鬼。

“走吧,下楼喝口茶,二娃和蔡鹰的报复得一会儿呢!”我招呼唐贵到楼下的大厅休息,距离这么远,仍旧能够若影若现的听到阎王的惨嚎声,我叹了口气说,出来混,真是早晚要还的,也不知道我这种人什么时候需要还债!

“三哥,你又没有做过亏心事儿。怎么可能给人还账呢!你弄死的人全是该死的,不杀他们,他们或许会祸害更多人。”唐贵轻声安慰我。

我摆摆手苦笑说,哪有什么该死不该死,在咱们眼里他们该,可是在他们的家人眼里呢?呃..好像也该。

说着话我不自觉的笑了,仔细想想一路走来,我干掉的那些人,确实没有一个不是十恶不赦的,心底顿时觉得舒服了很多,唐贵又问我:那咱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修生养息,静候石市的当权者们来敲门,记得帮我联系几个好点的律师和知名报社,这一两天就开始状告法院、车站派出所还有检察机关,反正现在事情闹的足够大,咱们随便做点什么小动作,那帮媒体就会帮着咱们掀起大波澜!”我抓了抓脑皮轻笑说:是时候把王者划分出几个堂口来了。

“你需要那些当权者帮咱们干什么吗?”唐贵递给我杯水。

我邪恶的笑着说,当然是大开方便之门,不管是白道还是黑道,王者想要真正崛起,就需要足够深的背景,首先他们得帮我把号子里的几个亡命徒小弟放出来,其次我还要给自己的身份镀点金边,小小的民警身份已经满足不了我了,城站派出所的副所长位置好像一直都空着呢。

听到我慢条斯理的规划,唐贵乐呵呵的打开笔记本电脑冲我说,三哥我再跟你说件高兴事儿,我已经规划好怎么建设棚户区的金融街了,而且根据我的调查,咱们做这块,在北方城市来说,觉得能算得上领导品牌,很容易打出市场的,王者这两个字势必会震慑整个长江以北。

一边听他满满的讲解,我一面打开了两个黑皮箱,当时眼睛就瞪直了,抓了抓旁边口若悬河的唐贵说,阿贵,你快来看看这些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