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6 谈判的基础/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我的招呼声,唐贵慌忙把脑袋伸了过来。

“卧槽!美金啊,五百万的美金!”唐贵瞳孔放大,嗓门也骤然提高起来,他伸手抓起一沓钞票,握在手里反复的摩擦,冲着我亢奋的说:三哥这特么是真的,五百万的美金,就是将近三千四百多万人民币,这回发了,朱厌是他妈真狠啊!

我感觉自己的脑子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别看我从我社会上混了这么久,这美钞还真是头一次见,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他:阿贵,你先别着急兴奋。看看这些是不是真的再说?快摸摸那老头的领口没有有褶子?

唐贵白了我一眼憨笑说:我亲哥,美钞不看那玩意儿的,看到这个没?

他随便抓起一张钞票给我指了指上面齿轮上的印记说:这是美联储和财政部的封印,真钱清晰可见,假的很残缺。还有水印这个地方,上面的头像是林肯的头像,我先研究研究这些钱是不是真的。

唐贵手速飞快的开始清点钞票,尤其是数钞票的手法,简直和那些银行的老职员有一拼,我从旁边伸直了脖子张望,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蹦不止,生怕从唐贵的嘴里听到一个“假”字。

他虽然数的很快,但毕竟不是点钞机,而且皮箱里的钱实在太多了,看他一摞一摞的钱数完以后,又整齐的码放在箱子里,我干咳两声说,兄弟。你抽查着数,挨张数完得等到猴年马月啊?

唐贵点点头,开始抽查着数钱,大致清算了一遍后,他两眼冒着精光的冲我点头:三哥应该没什么问题,这些钱是真的!

一瞬间我脑子里的血液开始倒流,怎么也抑制不住自己的亢奋,两手抓起好几摞美金往天上用力的一挥洒,扯开嗓门吼叫:“三千四百万啊!卧勒个大槽的,老子应该怎么花?不行不行,我先冷静一下,让我先冷静一下去!”

不怪我如此疯癫,说老实话长这么大我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尽管知道王者在崇州市现在怎么也能值个几千万,可我那种感觉绝对没有现在有视觉冲击和震撼,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三千多万,就好像一个饿了好几天的乞丐突然碰上一顿免费的满汉全席一样,那种滋味根本不好用语言表达。

我一瘸一拐的跑进洗浴部里,随便打开一个淋浴头,直愣愣的站在底下。衣服也顾不上脱,像个疯子似的高一声、低一声的嘶吼:老子有钱了!老子现在也是有钱人了!草泥马的!

从淋浴头底下我站了足足能有半个多小时,内心的那股子火热才慢慢消退,我整个人也渐渐恢复了理智,这些钱是朱厌搏命给我换来的。于情于理我不能独吞,眼下唐贵想要在棚户区投资“金融街”,可以先拿出来一部分给他用,剩下的钱再从胜利大街上收几间大的门脸,争取把“王者”做成衣食住行一条龙的品牌,其次还可以拿出来一部分钱用来当社交经费。

我们现在的硬实力勉强够使了,石市有三百多号兄弟,崇州市总部还有二百多马仔,就算真跟谁硬碰硬的话,我也不带发怵的。差的就是软实力,可以挑几个能说会道的兄弟专门混上层圈子,争取和石市的那些达官贵人搭上线。

再有就是得抓紧时间把孙至尊那几个家伙从号子里给弄出来,他们的武力值不见得有多高,但胜在服从和狠辣,原本我是想让朱厌教他们个一招半式的,现在朱厌跑到京城去了,就只能让胡金暂时代劳,那几个家伙加以培养的话,绝对可以当成一把暗刀使用。

随着兄弟们现在地位的水涨船高。以后我们肯定不能再大大咧咧的干那些阴暗的事情,以后再需要做掉什么人的时候,就可以把孙至尊几个人给派出去,而且我心里有自己的计划,保释出来孙至尊只是开始。假如这些人好用的话,以后完全可以从看守所里寻找备用的兵源。

越想我越亢奋,干脆坐在淋浴头底下慢慢盘算起来以后的事情。

也不知道到底琢磨了多久,雷少强和唐贵走了进来,看我一个傻乎乎的坐在地上。唐贵咳嗽两声说:“三哥,马洪涛来了,说是有些事情要跟你谈谈!”

“啊?行,我马上出去!对了,那些钱收起来没有?”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站起身。

唐贵比划了个OK的手势乐呵呵的说:我懂财不露白的道理。

“阎王呢?二娃和蔡鹰报完仇没?还有那个小丑男抓到没?”我换上一身一次性的睡衣接着问他俩。

雷少强深嘘了口气说,没抓到,狗东西真狡猾,我带着人把棚户区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见到他的影踪,阎王被搞定了!二娃和蔡鹰实在太狠了,不光把阎王的手脚筋给挑了,舌头也给割掉了,而且还毁容了,现在阎王简直就是一条活着的人棍,嘴不能说,手不能写。金哥按照你的吩咐给他注射了两支药,我怕把他给整死了,安排到一间小型的私人诊所去,等他好了,再丢到车站去乞讨吧。

我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冷声说:“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他当初弄死别人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对于阎王的遭遇,我没有半丝怜悯,现在唯独担心的就是他那个师傅会不会迁怒于我,虽然张竟天看起来很明事理,可阎王毕竟不是他徒弟。

走出洗浴部,我看到马洪涛带着杜馨然在大厅的沙发上,伦哥笑嘻嘻的从旁边陪着两人唠嗑,原本我以为就马洪涛一个人来的,所以只随便套了条大裤衩,赤裸着上半身,当看到还有杜馨然的时候,我不禁老脸一红,索性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杜馨然一脸好奇的盯着我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打量。

我坏笑说:别瞅了,再瞅也没你的大!

“不要脸!”杜馨然银牙紧锁。丢给我一个白眼。

我抽了抽鼻子,硬挤到杜馨然的旁边坐下,满脸正色的冲着两人说,大恩不言谢,感激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这次我的案子如果没有你们帮忙,恐怕早就挂了,给钱你们肯定都不稀罕,买礼物我也不知道挑啥合适,这样,晚上我让兄弟安排地方,咱们先吃顿饭,以后你们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马洪涛笑骂道:你小子跟我还装上了,行了,我也不墨迹了,这次来是上面的领导的意思,让我问问你,能不能撤诉,不告法院和车站派出所,当然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同意。所以就是走个过场。

“还是马哥懂我。”我舔了舔嘴皮问道,身子故意又往杜馨然跟前拱了拱,色迷迷的朝她的秀发上嗅了嗅贱笑:“真香啊!”

杜馨然瞅了我一眼,羞臊的干脆站了起来,冲着马洪涛说:马哥我出去买瓶水。你喝什么?

马洪涛摇了摇头,杜馨然这才逃也似的跑了出去,等她走远后,我深呼吸两口气说:马哥,多大的领导让你过来带话的?

马洪涛自然知道我是故意把杜馨然给支走。严肃的说道:“市局的一把手,还有主管公检部门的一个秘书长!成虎,这个级别的人,面子多少还是要给的。”

我歪嘴笑了笑说:马哥你这样,待会我给你几个人名,你帮我给领导们带句话,先把他们给放出来,剩下的事情再谈。

“你这么轻松就松口了?”马洪涛愕然的问我。

我撇撇嘴说:开啥玩笑,让他们放掉这几个朋友,是我跟他们谈的基础。不然我压根不会和他们有任何交流,肯定会一告到底,石市不受理的话,我就到京城去告, 你把我的原话转告给上面的领导就成,不需要删减,也不用添油加醋。

马洪涛沉思几秒钟后说,三子你这样恐怕会得罪那些领导的,他们一个个心黑手狠着呢。

我无所谓的笑着说,不怕,他们很清楚现在到底谁在求谁,你就按照我说的做就成,指不定你能官复原职呢?

马洪涛点点头,又跟我絮叨了几句后,起身离开了。

事情进展的很快,不到两个多钟头,马洪涛就打来电话,告诉我可以到看守所去接人了,而且还说那两位领导想跟我见一面,明天中午他来接我。

挂掉电话后,我招呼上胡金,特意开了台越野车往看守所出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