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7 吃好的,玩贵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路上我跟胡金简单说了下孙至尊他们几个的情况,也把我对他们未来的规划和胡金聊了聊。

胡金叼着烟,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乐陶陶的点头说:让我当老大?我是没问题啊,就怕那几个家伙桀骜不驯,万一要是真的听调不听令的话,我能揍他们不?

我理直气壮的点了点脑袋回答:“必须能啊,兄弟都是遇事儿处出来的,现在他们和咱的关系就只是场交易,我把他们保出来,供他们吃喝玩乐,他们就得给咱卖命,以后如果感情真到份上了,咱再说别的。”

很快我们就到了看守所的门口,望着远处灰蒙蒙的墙壁。我吐了口唾沫说:以后这鸡八地方,打死我也不带进去了,眼瞅老子都是要当爹的人了,以后让我孩子怎么想?

我俩闲扯的功夫,从看守所的铁皮门里走出来五个身影。带头的正是孙至尊,后面跟着的几个都是九号监房的“狱友”,我拍了拍车喇叭,把胳膊伸出车窗外挥舞了两下。

几个人一溜小跑的蹿了过来,孙至尊胡子拉茬的站在底下朝我憨笑:卧槽。还真是你小子啊?牛逼,说把我们弄出来中间都没差两天,老子服你了!以后就特么跟你混喽!

胡金咬着烟嘴从驾驶座上走下来,直接把烟头弹到孙至尊的脸上,冷撇撇的歪嘴说:说话最好留点把风的,对老大就要有老大的态度!

我知道胡金这是故意在给他们“下马威”,好挫挫他们的锐气,我寻思着为了方便以后管理,让胡金教教他们做人也没啥不行的,干脆点上一根烟,微笑着没有吱声。

孙至尊脑袋一撇避开胡金的烟头,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起来,他本身长得就五大三粗,再加上刚刚从看守所出来情绪肯定有些躁动,瞪着两只牛眼低吼:你哪位?一个烂鸡八司机,跟我装什么犊子?

“小三爷说了以后你们跟着我混,可以喊我金哥,也可以叫我老大!”胡金身高只有一米七左右,比孙至尊矮上半截子,但是说起话来那股子盛气凌人的模样是一点不落下风。

“跟你混?哈哈...”孙至尊仰头大笑起来,冲着我抱拳说:虎哥你把们哥几个弄出来,我记您的好,而且也肯定会说到做到,但是你让我们跟着这么一颗烂白菜混,是不是有点瞧不起人了?

其他几个“狱友”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不过脸上同样也挂出一副不屑的表情,毕竟觉得自己也是进过“班房”的人,心里多多少少有点瞧不起寻常小混子,而此刻满身纹身的胡金在他们眼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混混。

我笑了笑说:跟我混有个最大的好处,能者居之。你觉得自己比他强,可以干躺下他,完事让他以后跟着你混,这波兄弟你带着,不过你要是被人给打趴下的话...

“那我就跟他混!”孙至尊是个没什么心机的粗犷汉子。不等我说完,直接冲着对面的胡金招招手低吼:来吧大兄弟,我怕我待会一拳头怼死你了!

胡金脸上挂着很平和的笑容,脚尖微微往前磋动两步,冲着他摇摇头:你来吧,三招之内如果你没有倒下,那就算我输了!

被人如此藐视,孙至尊当然不乐意了,怪吼一声,朝着胡金就扑了过去。胡金再次微微往后退了两步,等孙至尊快要搂住他的时候,胡金猛然蹿起,左腿前绷,右腿高高抬起,一记潇洒的“鞭腿”扫在孙至尊的下巴颏上,直接把他给蹬倒在地。

孙至尊踉跄的跌倒在地上,胡金如同灵猴似的一个猛子扎过去,抡圆了胳膊就是一拳头重重砸在孙至尊的脸上,“嘎巴”一声脆响。孙至尊的鼻子瞬间见红,鼻血像是拧开的水龙头一般狂喷出来。

“服不服?”一拳过后,胡金又把拳头抬了起来。

趁着胡金问话的过程,“我服你麻痹!”孙至尊一把推开他,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来。满脸糊满了鼻血,像是一只发怒的野兽似的张牙舞爪的再次朝胡金扑了上去,胡金好像脚跟没站稳,趔趄的往后退了两步,刚好被孙至尊一把给抱牢。

孙至尊额头上的血管凸显。看架势还打算生生勒死胡金似的,眼瞅着胡金受制于人,我刚准备出声,让大家点到为止就算了,这个时候异状突起,胡金猛地往下一弯腰,两手攥住孙至尊的脚脖子,用力往起一掀,孙至尊“噗通”一声后脑勺着地,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这一下直接把他给碰懵了,“哎哟,哎哟”的躺在地上半天没有起身。

胡金深吸口气俯视着他问:服没?

“服..服了!”孙至尊痛苦的抱着脑袋坐在地上。

“你们呢?”胡金冷冽的又回视其他几个“狱友”。

刚才两人交手的过程,他们全都看的清清楚楚,连号长孙至尊都不是对手,更不用说他们。几个人捣蒜似的点头,异口同声的回应:“服!”

胡金朝我打了个响指坏笑:搞定,小三爷!

“搞定的话,就上车吧!先带他们吃顿饭接风,完事再找个地方洗个澡,剩下的事情金哥你自己看着安排吧,回头我给你拿笔钱,当备用资金,好吃好喝的供着哥几个,哥几个好不容易才出来。”我想了想后吩咐道。

“不带回咱们洗浴?”胡金坐回驾驶座。压低声音问我。

我“嗯”了一声说:暗刀!他们的存在,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明白了!”胡金点点头,载着我们一行人往市区方向出发,为了不引起人注意,我特意让胡金把车开到了距离车站很远的“长安区”,完事从长安区找了家挺上档次的饭店。

路上我问孙至尊,后来刘云飞回号里去没?

他拿卫生纸捂着鼻子含糊不清的回答,没回去过,不过我听管教说,他好像已经出来了!

其实我个人最待见刘云飞,那小子不光敢从脸上纹狼,而且身法也很利索。

吃饭的过程,孙至尊对胡金表现的毕恭毕敬,看来是真被打服了,时不时的给胡金递烟敬酒。其他几个狱友也同样表现的很乖巧,把个胡金捧得高高兴兴。

吃罢饭,孙至尊用商量的口吻对我说:三哥能不能带我们到“清华池”去泡个澡,那地方老带劲儿了,而且我听说还有国外的按摩小妹儿。你也知道兄弟们几个月都没开荤了。

“没问题,吃好的,玩贵的!这是我之前就答应过你们的!不过你们必须记住了,喝了我的酒,抽了我的烟。就得给我卖命,忠诚啥的不需要我多说,反正我只提醒你们一次,谁敢跟我玩心眼,我就敢吃了他的心!”我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

“三哥万岁!”孙至尊和几个“狱友”齐刷刷的朝我高吼。

华清池是石市一个规模挺大的高档洗浴,在陆峰他们现处的裕华区,据说开洗浴的老板和市里面的领导有点小猫腻,过去我只是听说过,也没到过那地方,寻思今天过去开开眼界。就当是学习经验了。

望着“清华池”前面的门楼,我冲胡金说:这地方一看就是有钱人玩的地儿,待会哥几个进去都低调点,裕华区住的领导们不少,不定踩谁脚一下,人家刚好是个区长、局长啥的,不怕事,但是不惹事儿!

“清华池”半旧的大门头上绘着酥胸半露的疑似杨贵妃的古典美人,两盏红色的宫灯挂在门口,昭示着这家营业场所的性质。门口有四个身材妖娆的迎宾小姐,故意穿着特别暴露的古代汉服,让人瞅着就格外的来感。

我们一帮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就走了进去,脱掉衣裳,孙至尊几个像是小孩子似的从浴池子里一边泼水玩,一边很大声的聊着荤段子,我和胡金则从桑拿房里聊天。

“这几个家伙怎么样?”我冲初次当“大哥”的胡金笑问。

胡金点点头说,还行,尤其是叫孙至尊的那小子血性十足,其他人也凑合。就是年龄都有点大了,真教他们估计也教不出来啥,只能教他们点捅人、使枪的技巧,放心吧,我肯定帮你带几个杀器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