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9 清华池的背景/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就在几秒钟之间,麻将桌上的四个壮汉甚至来不及反应,还不如那几个陪嗨妹儿动作快,她们起码还尖声叫了起来。

“鸡冠头”就被我几烟灰缸砸躺在地上,满脸是血的直哼哼。

我挑衅的冲那个所谓的“虎哥”昂了昂脑袋冷笑问:咋地?当西门庆还当出优越感来了?刚才你说啥?裕华区这块你说了算?

“我操!下手挺特么黑的。”虎哥一推牌桌站了起来,语气里充满了惊讶,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估计也是个见惯了风浪的混子,他坐在椅子上还不显个头,站起来倒是蛮高的,大概一米八五的身高,二百斤的体重,宛如一尊巨塔。

其余三个男人也站了起来,冷眼看着我,把碗口大的拳头骨节捏的啪啪直响,都是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我一点不带犯怵的转了转脖颈,冲着他们微微张开嘴巴冷喝:我叫赵成虎,是桥西区派出所的民警,现在怀疑你们身上私藏枪支弹药。全都给我双手抱头蹲下!

“你他妈逗我玩呢?满身纹身的民警?知不知道这家场子是谁开的?”虎哥一把就将麻将桌掀翻,小方砖似的麻将牌洒了一地,几个家伙气势如虹的冲我慢慢逼了过来。

我深呼吸两口,瞄准走在最前面一个胸口纹只老鹰的家伙,寻思着是拿“炮拳”怼丫的鼻梁骨。还是赏给他一记“砍踢”,同时故意把手里的烟灰缸朝着窗户玻璃“咣”一下砸了过去,窗户玻璃被我砸的稀碎,发出很大的响声,我提高嗓门喝斥:干什么?想要袭警是吧?考虑清楚后果。

胡金他们几个都在这条走廊的“炮房”里享受,相信我闹腾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们应该很快就能听见,虎哥阴沉的一笑说:小子,别说你不是警察,就算真是个条子在清华池也得给我趴下。知不知道我们洗浴中心什么背景?

他刚废完话,一阵噪杂的脚步声响起,狭小的包间内又涌进了四五个人,正是胡金带着孙至尊他们几个赶到了,小伙子们显然是听见动静直接从炮房里赶来的,基本上只套了个大裤衩子,都是二十啷当岁的棒小伙儿,赤着健壮的光脊梁。

特别是胡金满身花花绿绿的纹身,看上去就跟套了件外套似的,孙至尊的胸口到左边胳臂上纹了一只麒麟的“半胛”图案,看上去也是气势汹汹,当和那个“虎哥”面对面的时候,孙至尊恨的牙齿咬的“吱嘎”作响。

“怎么回事小三爷?谁特么跟你装逼来着!”胡金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鸡冠头,看没没看,直接一脚踩在他脸上,侧头问我。

我瞟了眼盛怒的孙至尊,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收拾他,出了什么事儿我负责,胡子下去把我的手机和钱包拿上来!”我冲着胡金摆摆手。又对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狱友命令道。

胡金甩了甩胳膊,刚要往前凑,孙至尊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也不知道这家伙从哪到的匕首,人还没冲到那个虎哥的跟前。手里的家伙式已经直接捅在虎哥的大腿上。

虎哥“嗷”的惨嚎一声,庞大的身躯重重摔倒在地上,胡金和其他几个狱友也没犹豫,叫骂着就跟对方扑打在一起,别看他们一个个体格子庞大,整的好像挺社会,实际上就是一身肥膘子,别说和胡金碰上,就是孙至尊带着几个狱友都能轻松把他们拿下,屋里一瞬间叫骂声、打砸的声音响成一片。

我懒散的倚靠在门槛上。几个陪嗨妹想走又不敢走,面面相觑的盯着我,我朝一个手指还夹着香烟的陪嗨妹儿招招手,她脸色苍白的走了过来,我“嘿嘿”一笑,接过去她手上半根烟,笑嘻嘻从她屁股上捏了一把问:老妹儿你喜欢看武术表演不?

陪嗨妹脸上没有半点血色,拨浪鼓似的摇摇头,我把身子欠打,冲着四个陪嗨妹说。既然不爱看表演,那你们忙你们的去吧,记得把虎哥的小弟或者是洗浴的保安都喊过来,就说有人来砸场子!

四个陪嗨妹毫不犹豫的跑了出去,没多会儿胡子把我的钱包和手机拿了过来。与此同时二三十个小青年拎着砍刀、镀锌管骂骂咧咧的冲了上来,我当着他们面打电话报警:“喂,110么?清华池发生大规模的黑涩会斗殴事件,我是车站派出所民警赵成虎,请求支援!”

其实我也是装的。电话刚拨通110,我贴到耳边的时候就挂了,等说完那几句话,又故意拨通110,把电话屏幕伸到他们脸前看,挤在走廊里的那帮看场青年瞬间老实了,一个个瞠目结舌的盯着包房里面张望,我回过身子露出一撇人畜无害的笑容说:警察办案,你们是里面人的同伙吗?

一群社会小哥统一摇头。

“那从这儿看个鸡八,还不快滚!把老板给我喊过来!”我嗓门骤然提高。

我咒骂完,这帮混混集体转身离开,很没义气的就把自己“大哥”给丢在了原地,原本我想着给陆峰打个电话的,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打算作罢,我给陈二娃打了个电话。让他给我查下清华池的老板是什么背景。

那头的陈二娃毫不犹豫的说,三哥我知道清华池,最近和蔡鹰正在查它们,清华池过去是裕华区的区长入股开的,前阵子转给了一个岛国人,而且那岛国人有“稻川商会”的背景,当听到岛国人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说啥今天晚上也得把这个清华池给闹个底朝天。

这个时候包房里面的打斗也差不多结束了,四个大汉全都被撂倒在地上。孙至尊和四个“狱友”正一边骂娘一边“咣咣”的狂踹他们的脑袋。

我轻咳一声说:行了,别整出来人命!

几个人这才罢手,临了孙至尊攥着匕首又往那个“虎哥”的大腿上攮了两下,满地狼藉,地上全都是扎眼的血迹。我搬了把椅子坐在,面对趴在地上“呜呜”惨哼的虎哥问:你刚才跟我说什么来着?你是裕华区的黑虎?

孙至尊跳起来又是一脚狠跺在他脑袋上,破口大骂:你黑你麻痹,摆不正自己什么位置是吧?在我老大眼里,你就是一只病猫。听懂没有?

“我..我是黑猫。”虎哥痛苦的摇了摇脑袋哀求。

我咧嘴笑了,走过去轻轻的拍了拍他脑袋调侃:猫哥你好,刚才你说我兄弟的前妻是你什么来着?说话的时候我仰头看向孙至尊,孙至尊的脸上出现一抹不自然,冲我很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三哥。

“是..是我亲妈!”黑虎抹了抹脸上的血迹很小声的嘟囔。

“哈哈..”一帮人全都大笑起来。

孙至尊跳起来又是一脚踩在黑虎的脸上骂:老子也没你这么不孝顺的老儿子,草泥马的,当初我拿你当兄弟,你把我当傻逼,陷害老子进监狱不说,还特么玩我媳妇!这笔账怎么算?

“你想怎么算?”这个时候走廊外面猛地出现一个声音,接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也同时响起,一个穿件立领白衬衫,鼻梁上挂副金丝边框眼镜的男人带着先前那帮马仔将门口给堵住了。

说话的男人大概二十六七岁,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但是透过镜片的眼镜带着一股子邪气。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他说完话眼睛直接看向了我,冷笑说:我是清华池的老板,赵成虎我认识你,别觉得自己最近顺风顺水。谁都得给你面子,在我这儿行不通!

“哦,老板是吧?你来的正好,我怀疑你这家店里非法藏毒,而且涉嫌卖淫、赌博,待会跟我回派出所做下笔录吧。”我耷拉着眼皮冲他撇撇嘴,虽然之前因为犯事进去了,但是派出所并没有革我的职,也就是说我现在还是有权利做这些事情的。

青年眉头拧在一起,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冷笑:赵成虎你玩我呢?

“我对同性没兴趣,你也不用试图使这种性暗示妨碍我执行公务,小心我告你行贿!要么老实闭嘴,要么跟我回去做份笔录,你自己选!”我盯着眼看向他。

见他不吱声了,我伸了个懒腰,掏出钱包数出一沓钱甩在那个“黑虎”的脸上冷笑说:猫哥不好意思哈,几个朋友下手有点重,没伤到你吧?如果需要报警的话,我帮你联系警察,需要住院,我就帮你打120。

黑虎此刻早已下破了胆,忙不迭的摇头说:没事没事。

我一脚踩在他手掌上,用力的碾了两下,一语双关的说:你办你的坏事我不管,都从社会上飘着谁的屁股也不干净。但是别惹我兄弟,谁惹我办谁!

自称“清华池”老板的青年,恨恨的瞪了我一眼,朝身后的马仔挥了挥胳膊低吼:散了吧!

“我让你走了没?老老实实的蹲门口等着!”我指了指老板喝斥,完事从地上抄起来一把凳子,冲孙至尊招招手,孙至尊迷惑的走到我脸前,我抄起凳子就狠狠的砸在孙至尊的脑袋上,把他一下子给砸趴下。

然后我深呼吸一口气说:“孙子,刚才进来前我就说过,只要你不跟我玩心眼,我肯定好好的对你,显然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了,这回情况特殊,我让你,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还有下回,我直接再把你送回去,好自为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