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1 我来了,你又在哪里/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来了,你又在哪里

因为他们是背对着我坐的,从我的角度只能看到那女孩有说有笑的在跟刘云飞举杯交错,至于刘云飞是什么表情,我看不清楚,心底不禁暗暗好笑,这孩子看来变得开朗了很多,而且也并不像他跟我说的那么长情。

我记得当初他在看守所的时候曾跟我说过,进来蹲号是为了赎罪,因为防守过当把他女朋友给推下楼去,心里特别的内疚,看到他现在花天酒地,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倒是没有多少反感,人毕竟不能总活到过去。可能只是有点感伤他性格的反差吧。

两人大概聊了十多分钟,不知道刘云飞说了什么,那女孩突然抓起面前的酒杯一下子泼到了他脸上,然后愤然离去,刘云飞坐在原地没动,好像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仍旧自顾自的低头喝酒。

我心里有点好奇,快步撵出去,找到那个女孩问:妹子刚才你和弟弟怎么了?我看你俩本来不是聊的挺好吗?为什么会突然生气呢?

女孩气呼呼的回答:“装逼犯呗,明明想跟我上床。却装的好像很高冷似的,最受不了这种男人,既没有钱,又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告诉我说。想开房,今天不行,让我明天再来,真拿自己当成港台明星了,睡觉都得看他心情,操!”

“老妹儿,你别生气,我弟弟的脾气有点怪异,你看这样行不?我给你五百块钱,你还回去继续和他聊天,没话找话的跟他闲扯一会儿,比如问问他的过去,问问他为什么今天不能开房,只要你能想办法撬出来他以前的事情,我再给你一千块钱,如何?”我掏出钱包,冲着这个穿短裙的性感女孩微笑。

女孩犹豫了,瞟了眼我的手中的钱包琢磨几秒钟后说:最少一千,事成之后再给我一千。

“成交!但你必须得帮我套出来他的过往,如何?”我很痛快的从钱包里数出来几张钞票递给她。

女孩接过钱,狐疑的问我:你真的是他哥吗?那为什么会不知道他以前的事情?

我惆怅的笑了笑,随口编了句瞎话说,很小的时候我们父母就离婚了,他跟着妈妈,我跟着我爸。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他的消息,但是我们毕竟这么多年没见面了,我对他的过往一点都不了解,所以...

“明白了!”女孩点点头,摇晃着小屁股又走了回去。

开房还得看他心情。这孩子有意思了!也立时间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跟在女孩的身后慢吞吞的往后走,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酒水台旁边坐下,故意把外套领子立起来,脸扭到别处去,竖直耳朵听他们对话,为了听清楚他们的说话,我还花了笔冤枉钱给慢摇吧的DJ,让他把音乐给我换的轻柔一点。

女孩很有谈话技巧,娇滴滴的倚靠到刘云飞的旁边发嗲说:哥哥。我刚才想了想,咱们明天那个也行,刚好可以趁着今天互相多了解一些,不如你和我讲讲你的故事吧?我看到你左脸有一个狼的图案,是纹的还是贴的呀?

“纹的!”刘云飞一如既往的简练,那种感觉就好像不是他想上人家姑娘,而是姑娘想占他便宜似的。

女孩又接着问,那帅哥你谈没有谈过恋爱?谈过几次啊?

刘云飞迟疑了一下说,谈过一次。

“帅哥,我请你喝酒吧。待会介绍几个姐妹和你认识,我们都很喜欢你这样的行为艺术家,绝的特别帅!”女孩侧头望了我一眼,那意思是待会给她报销喝酒钱。

我比划了个OK的手势,示意她继续聊着。

“我不是什么行为艺术家。只是想毁掉自己。”刘云飞抓起面前的酒杯“咕咚”灌下去一大口。

女孩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没多会儿就来了五六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几个女孩子你一杯,我一杯的给刘云飞敬酒,刘云飞则是来者不拒。不管谁端起酒杯,他都直接干了,那意思就是想要把自己灌醉。

一帮人喝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我看到刘云飞满面红光,显然已经有些醉了,慌忙朝着那女孩使眼色,女孩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开腔问刘云飞:哥哥,跟我们讲讲你的故事好不好?都好想听呐。

刘云飞打了个酒嗝,眯着眼睛露出一副不知道是苦笑还是悲伤的表情说:我没有故事,我就是一个人渣,一个早就应该死掉的人渣,我每天都会找不同的女人,和她们开房,让她们陪我睡觉。但是却从来不吻她们。

“为什么呀?”一个女孩好奇的问。

刘云飞没有回答,自顾自的接着说:我每天怀里都会有一大堆女人,会给她们花很多钱,买很多的东西,但是会提前讲的很清楚。我和她们之间只是交易,不会谈感情。

说着话,刘云飞拖起下巴颏,仰头看向流光溢彩的闪光灯,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想起了什么伤心往事,久久没有抬起头。

刘云飞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一片冰冷,不带丁点温度。

“哥哥,你脖子上戴的是什么啊?给我看看好不好?”一个女孩伸手朝刘云飞的脖颈摸去。刘云飞的脸色顿时变了,一把摆开她的胳膊,极其粗暴的低吼:别碰它!

这个时候我看清楚,他脖颈上戴了一条很细的黑绳子,绳子的另外一条好像是枚戒指,刘云飞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嘴角挤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说:我不想再聊天了,你们走吧!酒钱我帮你们结算,再见!

那个女孩扭头望了我一眼,我点点头。接着几个女孩子一块往出走,我跟出去把剩下的钱给她结算了一下,那个女孩接钱的时候,稍微犹豫一下说,刚才我姐妹要碰他脖子上项链的时候。他好像哭了。

“嗯,谢谢了!”我朝女孩点点头,又返身走回慢摇吧里,盯着刘云飞的背景琢磨了几分钟,寻思着要不要上前跟他打声招呼,装成无意间碰上的模样,这个时候刘云飞站起来把酒钱全都结算清楚,摇摇晃晃的离开慢摇吧。

我从后面慢悠悠的跟着,见到刘云飞走上了门口那台白色的“伊兰特”轿车里,我也赶忙拦下一辆出租车跟在他后面。喝了酒的刘宇飞开车很快,简直就不要命似的。

驱车一直走出市区,朝着郊外赶去,一直开到了一处公墓的前面,他跌跌撞撞的从车里走出来。到后备箱里抱起一大簇的鲜花和两瓶红酒,往公墓里面走,半夜三更的来上坟,说老实话,我想想都觉得头皮有点发麻。

我尾随在刘云飞的身后。因为怕引起他注意,所以距离比较远,再加上墓地里没有灯光,只能隐约看到他停在一块墓地的前面,将鲜花仔仔细细的摆放开来。他伸手轻轻抚摸着墓碑,嘴里喃喃低语。

所幸公墓里很安静,我能够很清晰的听到他说话。

刘云飞带着浓浓的哭腔怀抱着那块墓碑说:媳妇,我都闹成这样了,你怎么还不回来管管我。我把咱们辛辛苦苦存下来买房子的钱花天酒地,每天都和不同的女人去开房睡觉,每天都把自己惯的伶仃大醉,我进过监狱,也试过自杀,可是你告诉我,一定要好好的活着,我怕你回来会找不到我,求求你回来骂我一句,打我两下都好,我真的好后悔,那时候你打我,我就让你打两下好了,为什么要发脾气,为什么要推你那一下,媳妇我错了,求求你回来吧...

说这话的时候,刘云飞已经泣不成声,跪在墓碑前面哽咽:今天是你离开我的第521天,原谅我到现在才来看你,我只是想证明,我到底有多爱你,上高中的时候,你不是告诉我,只要我什么时候手捧戒指,单膝跪地跟你求婚,你就答应我的嘛,我来了,你又在哪里...

此时的刘云飞已经哭成泪人,我擦拭了两下眼角,慢慢走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