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2 你是男人,不是废物!/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伸手轻轻拍在刘云飞的后背上安抚:兄弟,人死不能复生,你在她的坟前这么哭嚎,会让她走也走的不放心,难道你希望她活着的时候为你操心,死了也不得安生吗?做人不可以这么自私的。

刘云飞脸上涂满了鼻涕和泪水,当看清楚是我后,他拿袖子擦拭了两下自己的脸,伸手轻轻的抚摸在墓碑的相片上冲我微微点点头问,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望了眼墓碑上的相片,是个长相很可人的女孩子,约莫也就十八九岁,干脆蹲在他旁边叹口气说:“我要说是路过有点不太合适,就当我是专程跟踪你的吧,看你心情不太好。不如我陪你喝酒吧。”我指了指那两瓶红酒说。

他摇摇头说,那两瓶酒我是给自己准备的,你不能喝。

“咋地?酒里还有毒不成?别那么小气!”我调笑伸手抓向一瓶酒,我的酒瓶都还没碰到酒瓶,他已经速度特别快的抓起两瓶酒“啪”的扔向了远处,酒瓶子瞬间摔得稀碎,里面的液体流了满地。

刘云飞点点头说,酒里确实有毒,我本来打算今天下去陪茵茵的。

“傻兄弟,何苦呢!”我冲他摇摇头。心底暗暗一惊,得亏他手快,要不然明天别人发现我俩都从这墓前面躺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俩殉情呢。

刘云飞咬着嘴皮苦笑说,活腻了。而且感觉活着也没什么意思,没办法帮茵茵报仇,我感觉自己现在就和行尸走肉一样。

“报仇?报什么仇?她不是被你失手推下楼的吗?难不成你再找个人把你也从楼下推下去?”我盯着他脸上的青色狼头纹身问道。

刘云飞深吸一口气说,是我推下楼的不假,但那是因为茵茵吸了毒,我发现后把她锁在家里戒毒,那天她苦苦的哀求我,让我帮她买一点点的“药”,我没有同意,她毒瘾犯了,要拿刀砍我,我就失手把她给推下了楼。

“她吸毒?怎么看也不像啊!”我一脸的不敢相信,相片上的女孩模样清纯,怎么看都是一副乖乖女的样子,要说刘云飞吸毒我都觉得更可信。

刘云飞的眼中瞬间一片炽红,死死的攥着拳头低吼:“我和茵茵过去都在远东集体工作,她在公司的高层做出纳,我是公司的保安,有次她发现公司存在偷税漏税的现象,就回来跟我商量要不要去举报,因为这种事情如果被查出来的话,她们出纳肯定会最先被当成替罪羊,但是远东集团的老板很有来头,我们又不敢得罪他们。”

我点点头,点燃一支烟。又递给他一支烟,示意继续往下说。

刘云飞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咒骂:我们商量了一夜,我一直劝阻她辞职算了,可是茵茵觉得辞职不容易找到工资待遇那么好的工作,最后还是没听我的。咬牙坚持干了,我们一直都想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哪怕小点都无所谓,只希望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家,都怪我没本事,一直也赚不到大钱,从那以后,噩梦就开始了,茵茵的工资突然间比原来高了很多,而且还总时不时的能拿很多奖金回来。一开始我并没有太在意,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她在卫生间里往自己的胳膊上扎针管。

“她染上了毒瘾?”我轻声问道。

刘云飞的眼泪又下来了,点点头说:是!茵茵告诉我,他们主管知道了她发现漏税的问题,逼迫她这样,如果她不照做的话,就找人杀掉我,为了我的安危,茵茵一直都没敢告诉我。

“真是个糊涂的傻女孩!”我望了眼墓碑上的照片,心里有些忧伤。

刘云飞哽咽的说。后来我就把茵茵锁在了家里,想要强迫她戒掉,再后来就发生了后面的事情。

“那你没有去告过那家公司和他们主管吗?”我气愤的问道。

刘云飞苦涩抹了一把脸说,去过了!公安局、派出所、检察院、所有穿制服的地方我都去过,那些人不是问我要证据。就是虚伪的保证肯定会严查,等有消息就给我打电话,事情就这么被一推再推。

“唉...”我叹了口气,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他,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黑到极致会变白,白到极致可以发黑,没有背景,永远你都是个任人宰割的傻篮子。

刘云飞接着说:后来我放弃了,想要自己解决掉那个主管,但是没有成功,头一次我在酒吧里刺杀他,被两个保安拦住了,结果实在不忍心伤害保安,所以只是划了他们两刀,我让抓进了看守所,第二次,我从家里找到那个主管威胁茵茵的短信内容,拿到公安局去举报,结果那两个警察告诉我不小心把手机给弄坏了。我一怒之下砸烂了警车。

“我终于明白你两次进看守所的原因了。”我想起来之前那个大黄牙管教跟我说过刘云飞进来的原因,所有人都觉得他是神志不清,故意想要把自己折腾进来,敢情里面藏着这么大的冤屈。

说话的时候,刘云飞猛然望向了我。接着“噗通”跪倒在我面前恳求,大哥你肯定有大本事,我记得你是因为杀人进的看守所,现在既然能好好的站在我面前,说明肯定没事了。你帮助我报仇好不好?

我琢磨了几分钟后,微微摇头说:“帮你报仇和你自己报仇的感觉完全不同,况且我也没有理由为了你去得罪一个背景显赫的大公司对吧?你都是准备自杀的人了,帮你报了仇,我找谁还恩去?这笔买卖不划算。”

刘云飞怔了怔。长吁口气很颓废的说,你说的对,咱们非亲非故,你确实没有理由为了我去得罪人,是我唐突了,对不起大哥,你走吧,我想再陪茵茵一会儿。

“记住,你是个男人,不是废物!”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提了起来。

刘云飞使劲挣扎开。怒气冲冲的问我,你干嘛!

我没好气的白了眼他说:“你这孩子是真够实在的,你都喊我大哥了,咱们不是已经沾亲带故了吗?至于报恩,你完全可以骗我啊。许诺我只要帮你报了仇,将来肯定怎么怎么着,反正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

“啊?”刘云飞错愕的望向我,摇摇脑袋说:我不想骗人,况且我确实也没什么可以为你做的。

我搂住他的肩膀从地上拽起来微笑说,哥不需要你报什么恩,只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就成,就当是为了茵茵吧,他肯定也希望你健康的活下去。

提到自己的女友,刘云飞的情绪一时间又有些刹不住。眼圈顿时红了,我望着墓碑上的相片说,兄弟你听过一个传说吗?女儿是爸爸的隔世情人,你说你将来如果娶个媳妇,再生个闺女。她会不会是茵茵转世呢?

刘云飞一脸的愕然,我趁机挎住他胳膊往公墓门口拉拽,哄小孩似的说:前提是首先要有个媳妇对吧?所以你必须得好好的活着,好了,跟哥回家吧!

就这样我半推半就的拉着刘云飞离开了公墓。坐在车上,刘云飞问我,去哪?

我笑着说:折腾了大半夜,先去吃口东西吧,想要报仇。得有个强健的体魄,自己都饿得半死不活,还报个篮子仇,而且哥得提前和你说清楚了,我不敢保证什么时候能为了报仇。只能说尽力,首先咱们需要知道对手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对吧?

刘云飞重重的点点头说,哥我信你!不管是让我等十年还是八年,我都会等下去,我一定要亲手干掉江东和吴晋国这两个畜生!

“江东?吴晋国?”我好奇的望向他。

刘云飞点点头说,江东是茵茵过去的主管经理,吴晋国是远东集团的老总,虽然我没和他碰过面,但是我知道茵茵的死一定跟他逃脱不了干系!

“吴晋国这个名字好熟悉啊,我总觉得在哪里听过。”我皱着眉头暗自嘀咕。

刘云飞咬牙切齿的说:肯定熟悉,最近吴晋国的名字风头正劲,远东集团在石市的郊区开发了两间很庞大的手机生产厂,本地新闻和报纸每天都会采访他的。

“手机厂?卧槽,我知道你说的谁了!”我一拍后脑勺猛然想起来了这个吴晋国到底是何许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