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5 龙游九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楼上我的房间,我冲着哥几个正经八百的说:眼下咱们越做越大了,我琢磨着应该把王者具体分出来几个堂口,不能像现在似的,一有事儿,一窝蜂的往出蹿,有些手忙脚乱,还容易被人一锅端掉。

哥几个全都点头同意,我抽了抽鼻子说:家里那边已经安稳了,仍旧还按部就班的继续,我就划分一下现在的情况吧,兴哥给蔡鹰和陈二娃去个电话,强子看看谁没有在,全都喊过来。

没多会儿,陈二娃和蔡鹰也匆匆忙忙的赶了回来,等所有人到齐后,我提了口气说:二娃和蔡鹰下属山鹰堂,你们是咱王者的眼睛和耳朵。我需要第一时间了解对手和石市的情况,需要什么设备或者人手不够,都可以提出来,目标只有一个,帮我把所有的信息资料汇总,别特么让我一问三不知!

“是。三哥!”两人一齐站起来冲我点头。

我又望向王兴和雷少强说:现在石市总共有多少兄弟?

“三百出头,如果不够的话,可以让家里再安排点兄弟过来,家里最近有点超员了,老洪毕竟带兵的能力确实一绝!”雷少强笑嘻嘻的说。

我摇摇头说,微笑的望向雷少强说:“暂时不需要。把这三百兄弟,一分为二,你带一部分,名为狂狮堂,主职对外征战,像头狮子一般将任何敢阻挡咱们的野兽对手撕成碎片!”

“放心好了,我三哥!”雷少强精神抖擞的站了起来。

我又望向王兴说:兴哥,剩下的一半兄弟你带着,堂口叫巨鳄堂,司职守护王者,如同鳄鱼一般,给我把任何进犯咱们的对手嗜咬吞噬!

“稳妥,三..三哥!”王兴犹豫了一下冲我点点头。

我接着说,你和强子都属于战斗堂口,需要相辅相成。

又望了眼跃跃欲试的唐贵,我眯缝眼睛想了想说:唐贵下属的堂口就叫锦鲤堂吧,为咱们保障经济和后勤!

“我保证让咱们王者财源滚滚,日进斗金!”唐贵激动的站了起来。

最后我把目光投向陈花椒和伦哥说:花椒和伦哥下属雄鹿堂,主要负责对内兄弟的赏罚问题,务必做到公正严明,雄鹿的枝角很少用来抵御外敌,大部分是内部裁决。

“没问题!”两人一齐起身抱拳。

所有人都分配完毕,大家高高兴兴的互相奉承,王兴喊雷少强一句,雷堂主吉祥,雷少强回王兴一声,不敢当王老大,接着大家哈哈大笑起来,这个时候坐在角落的刘云飞低声问我,哥,我需要干嘛?

“强子待会给洪啸坤打个电话,让他明天过来,和刘云飞一起组成幼虎堂,主要负责给咱们王者培养出来战斗精英!近期我准备到少管所去弄一批少年犯出来,这帮人都将会是咱们王者的新鲜血液!”我伸了懒腰,微笑的望向他们开腔:狮头、鹿角、虎掌、蛇身、鹰爪、鱼鳞。你们想到什么没?

“龙!”哥几个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我气势如虹的点头说:各位都是咱们王者这条巨龙的一部分,缺一不可,王者能不能龙腾九霄、君临天下,就看大家的了!

“王者天下!”所有人仰声呐喊。

或许谁都想不到,日后雄霸一方的王者商会,就是从这间简陋的包房里开始了走向正轨的第一步。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部署完所有的事情,哥几个张罗要出去喝酒庆祝,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多钟了,明天我还得和马洪涛一块跟石市的两位公安系统的首脑谈判,我招呼他们都少喝点,自己跑下楼去冲了澡,准备睡觉。

因为我们洗浴中心紧邻火车站,前来入住的也大多是南来北方的旅人,我下去冲澡的时候,还有不少人也在洗漱,我坐在温水池里闭目养神,听到几个操着外地口音的汉子在聊天。

坐在旁边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哥问同伴:“车站现在好像统一规划了。我看到很多小卖店、饭馆都挂着王者的牌子,价格也没过去那么黑了,这个王者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知道啊,上次我到石市来出差还没这么统一,估计是国家新出台什么政策了吧,反正咱们讨便宜就是了,以后跟出差的同事说,到石市就找署名王者的店铺吃喝拉撒,肯定不会吃亏...”同伴是个干瘦的青年,看起来皮肤黝黑,应该是常年在外奔波出差的那种。

听到他们的对话,我发自肺腑的笑了。没有什么是比让人认可更加开心,跟孔家比王者虽然还很稚嫩,和天门比,王者兴许也很孱弱,但是我们一直都在不停的前行,我相信终有一天。“王者”两个字会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爬起来了,照例二百个俯卧撑,二百个仰卧起坐,完事出门慢跑了几圈。又溜达到公园里练习“砍踢”,就在今天我意外的发现,我一腿下去,碗口粗的小树开始摇晃了,虽然晃动的频率并不算太高,但是我很清楚自己又进步了,朱厌说得对,同样的招式,练习十万字,或许真的能够成为宗师。

晨练完,我消消停停的吃了顿早饭,才慢悠悠回到洗浴中心。结果发现那帮损友们一个都不在,只剩下伦哥在房间里练倒立,伦哥告诉我,兄弟们都起了个大早,开始各自找堂口去了,很久没见到大家这么朝气蓬勃的去做一件事情。

兄弟们高兴。我也打心眼里也欣慰,马洪涛约我吃饭的时间是中午,我正琢磨着怎么打发上午的时光,孔老爷子夹着一盘象棋上门了,拉拽着我非要杀两盘,对于孔老爷子我是真打心眼里感激。

趁着这个机会跟我他说,老爷子,如果你孙子不再找我麻烦,我愿意和他化敌为友,哪怕是喊他声干哥哥都无所谓。

孔老爷子很无奈的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我现在活着他们听我的,如果我有一天不在了呢?我很想让你们成为朋友,但是小杰那孩子从小就心高气傲,在你身上不止吃了一次蹩,我可以左右他的身体,左右不了他的大脑,成虎啊,如果你真的感激我的话,那就答应我,将来不论你们的关系发展成什么样子,都留他一条活路,当然这句话我也和小杰说过。

“您老预测我们将来还会有一战吗?”我冲着孔老爷子干笑。

孔老爷子摆摆手没有回答我,一边摆棋子一边叹气:你和我算是忘年交。咱们可以说是好朋友,小杰是我亲孙子,我从小抱着长大的,以后的事情还是不要猜测的好,免得心烦!

“狐狸也是您亲孙子吧?但是您对他...唉算了,我自己的那点破事还没搞定呢。就不瞎掺和您的家事了,今天我可是状态饱满,您小心被我杀个片甲不留哦!”话只说到一半,我就及时刹车了,有些话只适合点到为止,毕竟我和老爷子非亲非故。

我俩你来我往的杀了几盘棋。毫无意外,我一盘没赢,老爷子别看岁数大了,思路很稳健,每一步落子都是行云流水,眼瞅到中午了,我挽留孔老爷子留下来吃饭。

他似笑非笑的冲我眨巴两下眼睛说:你小子够虚伪,我要是真留下来吃饭,还不耽误你的大计划了嘛?听我一句劝,和官场上那些人斗智斗勇,一定要内敛,感觉给你的好处足够。就及时松口,千万不要贪得无厌,你要明白这个社会没有什么是“官”摆平不了的。

“您老都知道了?”我愕然的问道。

老爷子收拾起来棋盘冲我笑着说,闹出那么大的新闻,上面没有人跟你接触才真叫有鬼,本来我不确定的,可是刚才看你一直魂不守舍的往门口张望,所以猜测他们应该是今天和你谈判吧?

“高,姜还是老的辣!”我心悦诚服的冲他翘起大拇指。

老爷子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语重心长的说,成虎啊,你答应我,将来无论如何,都不要赶尽杀绝可以吗?你这孩子我懂,处事圆滑如狐,做人干脆如虎,谁对你好,你会加倍的还他好,可谁对你坏,你也会毫不犹豫的灭掉他,所以今天我才会厚着皮脸跟你瞎掰扯。

“以您现在的能力,完全可以直接把我扼杀,为什么非要多此一举呢?”我费解的问道。

老头叹口气说,我老了,但并不是分不清黑白颠倒,孔家病了,而且病的很严重,还记得咱们上次聊天吗?我跟你说大树生病了,是直接连根拔起,还是把发病的枝条锯掉。回去我琢磨了很久,不管怎么做,我都舍不得,所以只能装成看不见,听不到,可就算是个癌症患者,也希望自己能够再被抢救一下吧?医者不自医,最后还得假手于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