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7 演技派!/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我铿锵有力的表白,两个领导再次互相对视一眼,叫李长亭的小圆脸,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笑着说,成虎我能明白你这份为国为民的心意,只是你的资历还是有些浅薄,你应该也知道咱们这种单位特别讲究论资排辈,当然组织还是很看重你的工作能力的。

马洪涛很给面子的站起来捧我:“李秘书长,成虎确实很有工作能力,从协警到巡警,他管辖的街道治安一直都特别好,车站的环境您肯定有所耳闻,能做到零斗殴,零盗窃这种事情几乎是天方夜谭。但是您面前这位刚满二十岁的年轻人做到了!”

“咳咳..”欧鹏使劲咳嗽了两声,有些不满的瞪了眼马洪涛,马洪涛这才意识到他是给对方当说客的,脸色一尬又坐下了下去。

李长亭点点头说:这个条件,我回头可以和欧局商议一下。入狱前,成虎是出警队的小队长对吧?举报曾亮和阎王两个害群之马确实有功,可以官升一级,权利和责任并存嘛。

瞅着这个笑面虎,我心底骂了句老奸巨猾。尼玛比的!磨了半天嘴皮子,也就从小队长给我提成了大队长,跟没提有啥两样,当然我脸上什么都没敢表现出来,笑呵呵的摇头说:我认为我的能力可以胜任副所。李秘书长您觉得呢?

“你刚才说什么?”欧鹏的脸皮当时就绿了。

领导毕竟是领导,听完我的话,李长亭嘴角只是微微抽动两下,笑容可掬的碰了碰旁边的欧鹏,朝我打着太极说,这个也可以考虑,但是你让我们直接把你调动上去,首先这不符合规定,其次也得考虑其他同志们的情绪,但是我可以给你保证,两年之内一定让你如愿以偿,如何?

我想了想,确实也不适合逼迫的太紧,假以时日和这两位大拿的“友情”加深,什么时候上去,那还不是他们一句话的事儿嘛,虽然和预期效果有一段差距,勉强还能接受,我抽了抽鼻子躬身说:坚决服从领导安排!

看到我这么识相,欧鹏手指轻轻叩动桌面说:继续说你的第二个条件吧。

我沉思了几秒钟后说,我没任何条件了,很满意领导的裁定,待会吃完饭就打电话让律师撤诉,并且登报向社会各界澄清,其实当日咱们是在法院进行一次反恐演习。到时候还请欧局和李秘书长替我给报社打声招呼。

“没条件了?”这次连马洪涛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我点点头说,确实没有条件了,但是有件对咱们石市经济开发很重要的大事想和欧局和李秘书长汇报。

我把棚户区金融街的事情简单和两位大拿说了一下,也隐晦的表示可以给他们响应的股份,饭桌上的人都是聪明人。不需要点的太透彻,他们已经能明白我的意思,对于这件事情,李长亭和欧鹏都变现的很有兴趣。

当然他们都是办大事的人,也明白凡事不能“操之过急”的道理,只是半推半就的点头,具体情况还得日后再说,只要他们答应就是好苗头,以后的事情可以让唐贵直接跟他们对口。

很快一碟碟精致的菜肴盛上来了,尽是些我没见过的稀罕物。什么非洲猛鱼,日本和牛肉,金钱鳘这些玩意,平常我都是从菜单上看看宣传画的,头一回见到实物,尴尬的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动筷,十多道菜,我一个都叫不上名字。

好不容易等到服务员端了一盘包子,我冲着伦哥笑呵呵的说:哥,给我拿俩包子尝尝鲜。

李长亭笑出了声。朝着我翘起大拇指说:没看出你还挺风趣的嘛,第一次听到有人把雪衣豆沙叫成包子!

我的老脸当时就红了,心里忍不住骂了句风趣你麻痹,老子要是真认识的话,也不至于丢这个人。趁着没人注意,我悄悄的拿起桌上的胡椒粉,往手上倒了一点,然后装作系鞋带的模样抹到了眼上,紧跟着我的眼泪就夺眶而出。

等我坐直身子的时候。已经完全哭成了泪人,而且眼泪越流越多,马洪涛不由好奇的问了我句,你怎么了?

李长亭和欧鹏也全都好奇的打量着我看。

我拿袖口抹了抹眼角抽泣着说:没什么,只是想起来我当初在看守所关押的那段日子,有些伤感罢了,对不起两位首长,让你们见笑了!唉,也不知道我表弟现在怎样了。

我发誓自己的眼泪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再加上脸上的悲伤表情。就算是一流的导演也绝对看不出来我是在装逼,伦哥会意的拍了拍我肩膀,根据我们提前商量好的话安慰我:别哭了,都过去了!我相信小石头的事情肯定也会水落石出的,而且他年龄不够。肯定也不会判重型!

“小石头是谁啊?”马洪涛太实在了,根本没看出来我和伦哥是在演戏,傻乎乎的问出口,本来我是等着欧鹏或者李长亭问的,这下只能顺杆往下爬着说:小石头是我一个远房的表弟。前阵子在学校和人打架,把人给出个脑震荡,我当时刚好又羁押在看守所里,耽误了赔偿对方的时间,他就被抓去了少管所,都怪我不好,愧对我二叔啊!

欧鹏和李长亭何其狡猾,都是从场面上摸爬滚打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油条,一看这架势自然明白我的意思,欧鹏清了清嗓子说,如果确实有冤屈的话,我待会可以帮你给少管所的刘所长通个电话,都是小孩子,咱们还是以说服教育为主。

“那就太感谢欧局了,只是和我表弟一块打架的还有几个孩子。您看能不能也一起都从轻发落了?”我再次抹了一把眼睛,泪水狂流不止。

欧鹏估计也没想到我嘴里的“几个”到底是几个,微微点了点脑袋。

看一切都按部就班的完成了,我吸溜了两下鼻涕说,让两位首长看笑话了,我先去趟洗手间,待会回来再跟您二位敬酒!

说罢话,我逃也似的往出跑,再继续流眼泪,我真怕自己会被胡椒粉把眼睛给刺激瞎了,从洗手间里好好的清洗了下脸,我刚洗干净,后背就被人给拍了一下,把我给吓了一激灵,回过头望去。结果看到一个穿着宽松骷髅大T恤,底下套条漏洞牛仔裤的“非主流”,没想到竟然是那个叫杰西的小孩儿。

“Hellograssroot!”杰西甩了甩自己满脑袋的麦穗小辫朝着我比划了一根中指,虽然听不明白这货说的什么玩意儿,但我认识那个国际手势啊,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骂:说人话,别跟跑肚拉稀似的放洋屁!

杰西好像浑身有跳蚤似的,肩膀一抽一抖的贱笑:你这种屌丝怎么也能进得来国际酒店?

“连你这种脑残都能来,我来吃顿便饭有什么稀罕的?”我朝着他瞥了瞥眉头,擦着身子走了过去,包房里还有两个贵客等着我呢,跟这小破孩废话都是浪费时间。

“喂,馨然姐姐还好吗?”杰西脚步很利索的两步跨到我前面,挡住我的去路。

我皱着眉头说,我也不太清楚,老弟你到旁边弹玻璃球去吧,我这儿有正经事忙呢。

说着话我推开他,继续往回走,杰西这种富二代能到国际酒店吃饭,我一点都不意外,本身就是外国的户籍,加上老子又有钱,到这种地方消费,就和平常孩子从街边吃碗麻辣烫没多大区别。

原本我对这小孩还是挺有好感的,可是自打听完刘云飞的故事。得知他爸是那个什么远东集体的老总后,就潜意识的把这爷俩划分到了“敌人”的行列当中。

我往包房走,杰西跟在我身后,见我关上门后,他才快速离开。我刚打算再奉承两位“首长”两句的时候,门开了,一个身穿银色西装,身材修长的中年人走了进来,没进门就先寒暄,他手里举着个高脚杯冲欧鹏和李长亭抱拳:欧局,李秘书长,别来无恙啊,刚刚听到犬子说,看到二位领导,我还有点不敢相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