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 王者十虎/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看守所,我给刘云飞打了个电话,让他开辆金杯车过来接应。

我和伦哥则坐在车里抽烟,伦哥叹了口气说,这里面的孩子能活着真心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刚才我看到很多小孩儿的身上都起了特别严重的湿疹,有些头发长的,脑袋上甚至都生了虱子,好几个小家伙的胳膊上、大腿上都是被烫出来的烟疤。

想起走廊里那些星星点点的斑驳血迹和王童提到过的医院,我就忍不住哆嗦了两下,送去医院能干嘛?除了贡献出自己的器官,或许也就是当作标本和试验对象吧。这个世界有太多我们看不到的黑暗,所以想要像个人一样的健康生存,就必须遵旨人类社会应该有的秩序,千万不要犯错,因为你不知道哪次错误可能丢掉自己的小命。

我叹了口气说:“嗯,他们在这里面或许根本不是人!至少没有受到人应该有的待遇,说实话来之前,我已经想好了应该怎么训练他们。现在真的有点舍不得了,只是一帮被大人疏于管理的孩子而已,即便是有罪,又能有多么十恶不赦。唉...”

我俩随意的谈着心,看到他们我想起来了自己的曾经,如果当初我爸妈没有离婚,如果我没有被林小梦嘲讽。没有被何磊欺负,或许根本不会走上这条道,诚然我算不上什么好人,但我有自己的底线。

时间过的很快,没多会儿刘云飞开辆银灰色的金杯车就到了,他走下车后,冲着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问:大哥,是来接我的未来的学生吗?

我朝刘云飞点点头嘱咐说:“飞子,这回我先给你十个学生,而且年龄都不大,应该处于学习功夫的最佳时机,我希望你能给我带出来一帮虎崽子,但不是一群麻木的杀戮机器,他们至少要有判断是非的能力。”

刘云飞露出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可是配上他左脸的青色狼头纹身,却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恶感。他吸了吸鼻子说:“当然没问题,我读书的时候,还当过班干部呢,前几天其他大哥们都出去给自己找堂口。我也在胜利大街上租了一间二层的小楼,让人改成了拳馆,对了大哥,那个洪教官什么时候能到?”

伦哥轻声回答:“老洪得下个月才能到,之前我给他打电话,他要说把最后一批兄弟带出来,然后再出发!”

刘云飞自信满满的擂了擂自己胸脯说:交给我吧,我一定会为咱们王者培养出十头下山猛虎!哈哈。从今天开始我的幼虎堂也有人了,大哥我心里有点紧张,感觉像是当年第一次当上保安队长一样。

“傻狍子,一切只是刚开始!”我冲着刘云飞摆摆手,猛不丁想起来中午吃饭的事情,冲着他问:你之前跟我说,远东集团的老总是叫吴晋国对吧?你跟这个人接触过没有?

刘云飞摇摇头,脸上出现一抹仇恨的神色低啸。只是见过几次面,但我只是个小保安,哪有资格跟他接触,不过是替他开过几次车门罢了。但是我感觉吴晋国应该是练过的,至少也当过兵,他走起路来龙行虎步,特别有气势。如果不是因为茵茵的事情,我一直都觉得吴晋国是个很好的人,他不管什么时候对什么人都是满脸的微笑,感觉特别的平易近人。

“孔老爷子说过。喜怒不形于色!这样的人不是奸臣就是大枭!”我认同的点点头,之前我也一直都觉得吴晋国是个儒雅的书生,但是通过今天中午的碰面,我更觉得这家伙睚眦必报。

我揉捏了两下发酸的脖颈问他:进远东集团当保安容易吗?

刘云飞点点头说,外部保安很容易的,只要身体没毛病都可以干,但是进入公司内部就需要相应的条件,尤其是远东大厦的总部十七层,听说那儿的保安好多都是退伍的军人。

“远东大厦在什么位置?”我不解的问他。

别看我到石市这么久了,但是对于石市还不没有多了解,除了桥西区,最熟悉的莫过于比邻的裕华区,剩下几个区全都是一头雾水。

刘云飞想了想说,远东大厦的位置很偏,在栾城区,紧跟着市郊了。一开始我也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在那里建总部,可是最近突然明白过来了,原来他们早就看上了市郊的土地,想在那边建手机厂。

我抚摸着下巴颏冷笑说:“栾城区是么?看来是时候把王者的大旗插过去了!”

说话的功夫。从少管所里开出来一辆“长安之星”改装的警用面包车,那车直接朝我们开过来,然后“哔哔”按了两下喇叭,我看到开车的人正是王童,就招呼伦哥、刘云飞跟上。

一直看到一条比较偏僻的小道上,王童才把车停下来,打开两扇后门,赶猪猡似的驱赶:赶紧滚下去!

从车里陆陆续续的跑下来十个少年,很难想象这么窄的面包车是怎么容下这么多人的,我朝十个少年指了指金杯车微笑说:先到车上去等着去吧!待会带你们洗澡、吃饭!

十个少年井然有序的走进车里,整个过程没有人说一句话,更没有人多回头。那种服从性俨然就是一帮正在服役的士兵。

我掏出烟盒递给王童一支烟微笑说:王哥,这次的事情多亏你帮忙了,感激的话我不多说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到车站前面的胜利大街,随便言语一声就好,明天我会安排兄弟过来把剩下的四条烟给你送过来。

之前还横的一笔的王童马上如同弥勒佛似的满脸堆笑点头:赵老弟客气了,回头记得有时间约欧局一块出来吃顿饭。剩下的事情我安排,哥哥也从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呆腻了,如果能往上走走的话,我肯定忘不了兄弟的大恩大德。

我虚伪的抱拳笑道:“没问题。我看看我表叔什么时候有时间,到时候再通知王哥。”

等他开车走远以后,我不屑的吐了口唾沫骂:你调走了,老子以后找谁开后门去。这辈子就特么老老实实给我从这儿蹲着吧!

我心底已经打定主意,说什么不能让这个王童调走,这家伙认钱不认人,这样反而更容易为我所用。只要给他足够的钞票,他肯定会像狗似的点头哈腰。

目送王童离开,我走到金杯车的门前伸头朝里面望去,冲着十个惴惴不安的少年说:从现在开始。你们的命都是属于我的,没有过去,也没有名字,一号待会你先按照大家的年龄给他们排列一下号码,等过阵子,我会根据你们的本事重新排号,号码越靠前,受到的待遇越丰厚,都听清楚了吗?忘记你们的名字,只需要记住我是你们的恩人,你们是我养的十头老虎就OK!

“是!”十个少年齐刷刷的冲我点头,每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露出一抹笑容,估计谁也想不到自己能够用这种方式重获新生吧。

“飞子,开车往你的拳馆出发,我要对这帮小崽子有个大概的了解!”我冲刘云飞使了个眼色,刘云飞立马寒下来脸,阴森的冲着少年们说:刚才大哥的话都听清楚了吧?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们的老师,没有任务的时候,你们的一切行动听我指挥!

接着我们一行两辆车快速朝着市区方向行驶,此刻谁也想不到这帮懵懂的少年在日后会成为我手中的一张令人胆寒的王牌,回到胜利大街上,我们直接走进了刘云飞租下来的那间拳馆,刘云飞带着一帮骨瘦如柴的小崽子去洗澡,我和伦哥四处打量,这个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