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2 修鞋匠/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轻轻的跟随录音机里的节奏哼唱,脑子里像放电影似的浮现出我和胖子从小玩到大的那些傻逼岁月,是啊!兄弟之间有啥是抹不开的,狗日的确实犯错了,吸毒了,可他特么是我兄弟啊,天大的错误,我都应该帮着他一起改正。

猛然间我坐直身子,冲开车的伦哥说道:“见面,我必须要跟这个猪头焖子见上一面,到时候好好的擂他两拳头,问问丫为什么两次不告而别!”

伦哥“嘿嘿”一脚,加大了脚下的油门。

石市一共八个区,四个市内区,四个邻近县市扩建成的区。那四个扩建的区,距离石市比较远,所以从来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市中心里的大致情况是桥西区目前清一色高插“王者”大旗,当然紧局限于一些夜场和做小买卖,那些正经八百的大公司,我们还不够胆子过去收保费插旗。

裕华区最大也最难混,石市的行政单位基本上都在那个区上,一些商家名流也都在那边住,四大家族的总部也都落户裕华区。陆峰和狐狸从那边安家,一直都将裕华区当成自己的目标。

其次就是栾城区和长安区,长安区相对比较混乱,那边属于老城区,加上工厂企业也比较多。各种势力盘根错杂,栾城区早以前就是个荒区,基本上就是一些蔬菜、瓜果的种植基地,也是因为一两年才开发起来,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们都还不太了解。

伦哥开的很快,再加上路边有些颠簸,不知不觉中我就闭上了眼睛熟睡过去,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稍微有些暗淡了,我们的车子停在一大片旧楼的街道对面,我揉了揉有些发黑的眼睛埋怨伦哥:你怎么不喊我呢?

伦哥从后座上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我说,看你睡的正香就没想打搅你,你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反正地方已经到了,胖子也不会跑,正好等到天再黑一点,约他吃顿晚饭。

“你见到胖子了?你在哪呢?”我侧头冲着车窗外张望起来。

伦哥指了指街对过的小区门口冲我说,喏,看到那个修车摊没?咱胖弟现在也是有一技之长的人了,刚才我亲眼看到他在给人换内胎,手法老纯属了!

顺着伦哥的手指头望去,我看到小区门口,紧挨着的胡同口的空地上搭着一个小帐篷,有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正坐在小马扎上给人钉鞋掌。帐篷前面歪歪扭扭的立着一块拿红毛笔写的“修车补鞋”四个大字,一看那四个跟苍蝇爬过去似的红字,我就知道肯定是胖子那祸害写的。

瞄了半天,我也没见到胖子的身影,不由着急的问伦哥:那王八犊子呢?

伦哥摇摇头说。应该是去买什么东西了吧,刚走没一会儿,咱们要不要下去跟胖弟的“老板”聊几句?

“走吧!”我毫不犹豫的推开车门和伦哥一块走了过去,往过走的时候,我故意把伦哥的外套拉链给拽坏了,理直气壮的告诉我,我穿的是西服,没办法修补。

修鞋摊上,一个瘦的像条柴狗似的女人正夹着烟,牛哄哄坐在旁边等候。一边等一边还时不时催促两句:老王,你动作快点,待会耽误了我做生意,你修一个月鞋都赔不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我们歌厅的头牌!

那女人看上去怎么也得三十多岁了,脸上扑的粉能有我鞋底那么厚,穿件紧身的风衣短裙,整个人跟副棺材板似的,就这样还是歌厅的头牌,我真替栾城区的夜店市场堪忧。

修鞋的男人四十来岁。一张树皮似的老脸饱经沧桑,腰上系着个蓝色的围裙,长相普普通通,鼻梁上挂着一副老花镜,两鬓稍许有些泛白。一双手上全是老茧,天气还比较冷,我看到他的手背上都冻出了裂缝,脾气倒是特别好的冲女人点头:别着急梁小姐,慢工出细活嘛。而且你这鞋是高仿的,修补起来确实有些难度,好了,你试试!

同时看向我和伦哥憨厚的笑了笑说:两位帅哥稍等一下。

“棺材板”立刻不干了,很野蛮的从修鞋匠手里抢过来自己的高跟鞋。

唾沫横飞的嚷嚷:会不会说话?谁的鞋是高仿的啊?我这可是从路易斯威登专柜买的,不会修就别做生意,真扫兴!

被“棺材板”喷了满脸唾沫的修鞋匠仍旧很好脾气的点头道歉。

“美女,路易威登,没有斯!你是不是记错牌子了?”伦哥故意拿肩膀靠了靠棺材板,将自己的胳膊往前挺了挺,露出胳膊上的花臂纹身,“棺材板”刚打算破口大骂,一瞬间闭上了嘴巴,小声嘀咕两句。穿上鞋就要离开。

“梁小姐,你还没有给我结算呢,要是不方便的话就下次一起算吧!”修鞋匠摘下来鼻梁上的老花镜,态度和蔼的朝棺材板说道。

“哼!”女人冷哼两声,从挎包里甩出来几张一块钱的纸币,逃也似的跑走了。

“这样的逼娘们就得大耳光抽她,不然她还以为自己是金逼镶钻呢!”伦哥冲着修鞋匠笑着说道。

修鞋匠摆摆手说,都是老街坊,谁也不容易,她每天喝到吐,挣几个钱挺难的,有点脾气很正常,两位先生需要修什么?

“你帮我换条衣服拉链吧!”伦哥将身上的外套递给他。

修鞋匠看了看,点点头,又重新戴上老花镜开始修理起来,我和伦哥坐在旁边干瞪眼,我想要问问胖子的近况,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从兜里掏出“玉溪”烟抛给他一支说:老叔先抽根烟吧,反正我们不赶时间!

修鞋匠一伸手。香烟正好夹在两只手指之间,拿到鼻子下嗅了一下,老花镜后面的眼睛眨了眨笑着说:“嗯,确实是好烟,不过我抽不太习惯,待会给我徒弟抽吧。”说着话他把烟夹到了耳朵上。

我笑呵呵的问他,那老叔平时都抽什么?不会是旱烟袋吧,这年头那玩意儿可不多见了。

反正我是奔着套近乎来的,只要他愿意跟我说话,我就有办法顺着他的话。掏出来胖子的情况。

修鞋匠笑笑说:“稍等一会儿,我的烟马上就到了。”

正说着话的时候,从胡同里跑出来一条通身雪白的大狗,颠颠的摇着小尾巴,嘴里还叼着一盒烟。蓝白相间的烟盒很雅致。

修鞋匠从大狗的嘴里接过烟,问道:“找的零钱呢?”

大白狗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呜呜”的咕哝了一声,看起来可爱极了,看到那大狗的时候,我眼睛一下子直了,这不就是胖子养的那条“小磊”吗?我记得朱厌跟我说过,它身上好像还有缉毒犬的血统,没想到它这么通人性。

修鞋匠佯装很生气的样子举起了巴掌吓唬“小磊”:又让你买火腿肠吃了,你个狗东西!

小磊赶紧拱着两个前腿给修鞋匠赔罪。把我和伦哥逗得哈哈大笑起来,听到我们的小声,小磊侧着脑袋冲我们望过来,紧跟着小尾巴剧烈的晃动起来,明显应该是认出来我来了。

“老叔。您这狗还会买东西啊?真不简单!”我朝小磊“啧啧啧”了两声,小磊“呜呜”的咕哝两声,似乎犹豫要不要过来。

修鞋匠抚摸着小磊的脑袋,笑呵呵的点头说:“这是我那个蠢徒弟养的,我又训了一阵子,才教会它买烟,自打学会买烟以后,狗日的伙食也逐渐提高了,我给它五块钱,就帮我买一包烟。剩下一块钱自己买火腿肠吃,这狗东西,比他爹都精。小磊,去给叔叔上烟。”

小磊好像真的能听懂人话,从修鞋匠的手中叼过烟盒,又颠颠的跑到我和伦哥的跟前,把脑袋朝我拱了拱,我从烟盒里抽出来两支烟,递给伦哥一支,又伸手从小磊的脑袋上摸了摸。

“嗯?”修鞋匠往上推了推老花镜,有些疑惑的望向我,轻声问:你认识小磊?它平常都不让人摸它脑袋的。

“可能我长的比较像它同类吧,老叔您刚才说您会训狗啊?”我尴尬的摸了摸鼻梁自黑,瞄了一眼手中香烟的过滤嘴,三个蓝色的小字“中南海”。

修鞋匠点点头,摘下来鼻梁上的老花镜,哈了两口气,用袖口擦了擦笑着说,年轻的时候当过两年兵,刚好训练警犬的!

他摘下来眼镜框的那一刹那,我有点出神,这人长得特别的熟悉,但我可以确定自己绝对没见过他,可为什么会觉得那么似曾相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