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7 社会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我铮铮有词的解释,陈花椒和胖子这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同时兴奋的点起来脑袋,胖子乐呵呵的说:正好,我师傅供奉关二爷,师傅您就答应花椒呗,看在你俩长那么像的份上。

“就是王叔,我从小就没爸,您不介意多我个儿子吧?”陈花椒举起酒杯跟王叔碰杯,王叔额头上的皱纹纠在一块。外人看起来他是在犹豫,我心里明白,他其实就是激动。

虽然我没办法让他们正大光明的相认,但至少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圆二人一个父子梦,王叔的藏在桌子底下的两只手抖动个不停,好半天后才微微点了点脑袋。

王叔的偏房里供奉着一尊活灵活现的关公像,墙上还有几个青年人的黑白照片,这关公像和那些照片与这个家,显得分外格格不入,足足有一人来高,面如重枣丹凤眼,五绺长须飘前胸,身披绿色英雄氅,一顶风帽头上戴,牛皮战靴足上蹬,十分的有气势。

陈花椒和胖子并排而跪,王叔站在最前面,冲着关二爷三鞠躬,再上香,转身端起来两碗白酒。手上拿着一个刀片,在二人的大拇指上都划开了一个小口子,一人一滴血,滴在了碗里。

此刻王叔的表情显得特别认真,朗声高喝:苍天在上。关帝爷为证!今劣徒高文杰与义子陈花椒正式结为兄弟!

“我高文杰!”

“我陈花椒!”

胖子和陈花椒恭恭敬敬的跪在关二爷面前齐声呐喊:今日起,结拜为兄弟,从今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谁若不忠不义,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亡!

两人光着膀子,大声嘶吼,房间昏黄的灯光,正前方的关公像,十分的肃穆,接着他俩把酒一饮而尽,手上拿起三炷香,跪磕三个响头,给关二爷上香。

“礼成!”王叔眼中闪着泪花,望向了墙上的几张黑白照片,我想他或许想起来很多尘封已久的往事吧。

“谢谢师父!”

“谢谢爸!”陈花椒和胖子一人再倒上一碗酒敬奉王叔。

王叔微微转了转脖颈,不漏痕迹的拿袖子擦拭了下眼角,毫不犹豫的将两碗酒干了下去。

之后大家又回到正屋里喝酒聊天,看所有人全都其乐融融的样子。王叔朝我使了个眼色,然后走出小院,我点燃一支烟,装作撒尿的模样也跟了出去,我俩一前一后的走出小院。

王叔直接就朝我鞠了一躬。声音哽咽的说:谢谢你成虎。

“叔,都是老爷们,掉眼泪可就有点丢人了哈,再说了你谢我干嘛,我还得感激你赐给我一个兄弟不是?”我轻轻拍了拍王叔的后背安慰。

王叔抽了抽鼻子,从自己手上费劲拽下来一枚亮银戒指递给我说:我过去的那帮老兄弟,现在有不少混的还算风生水起,但是我想眼下对你最有帮助的还得是公检系统的人,市公安局的欧鹏,他是我兄弟。如果碰上什么解决不了的难处可以去找他,只需要亮出来这枚戒指就行,他什么都懂!

“欧鹏?欧局!卧槽,叔他是你小弟啊?”我嘴巴咧的直接能塞进去俩鹅蛋。

王叔点点头说,差不多吧!成虎你记住,想在这个社会上立足,一定不要招惹两种人,一种是遇上困难就伸手,另外一种碰上难处就闪走,前者你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帮手。后者你永远读不懂他到底是人还是狗。

“受教了叔。”我冲着王叔微笑着点点头,心里小声嘀咕,昔日王者下山坡,归来依旧是大哥!

市局的一把手都曾经是他的小弟,很难想象在“血色”当年疯狂的时候。权势到底是有多么的滔天,而且看他言辞确凿的模样,很显然这个欧鹏应该是特别挺他的,猛然间我想起来,当日陈花椒被袭入院。瓜爷来接他的时候,当时来了很多单位里的领导和社会大佬,其中有个穿警服的,只是想不起来那人到底是不是欧鹏了。

说起来当时的事情,我这才猛然察觉。我们到石市混了这么久,好像没有碰上本地什么毕竟狠的组织帮忙,不由疑惑的问王叔:叔,石市的社会人都从哪混呢?我感觉本地好像没什么牛人吧?

“混社会的初衷是为了赚钱,钱到手了。肯定没多少人愿意继续铤而走险,石市毕竟是省会,有些东西不会表现在明面,而且我太久没有踏足这个行当了,现在变成什么样,我也不太清楚!”王叔很实在的摇摇头。

“谢了叔,您这枚戒指简直就是雪中送炭!”我晃了晃手里的亮银戒指心满意足的坏笑。

王叔轻叹口气说:人情这种东西,少用的好,哪怕是兄弟,也会越用越少,我希望这戒指可以保你们命,但是千万不要当作常规武器使,你是个聪明孩子,多余的我就不说了。

“我明白叔!”我认同的点点头。

接着我们又回到屋里喝了会儿酒,陈花椒和胖子毕竟刚结拜,两人哥长弟短的拼了个半醉,我寻思今儿晚上陈花椒肯定是回不去了,干脆给伦哥使了个眼色,我俩悄悄的离开了小院。

回去的路上,伦哥一边打方向盘一边笑嘻嘻的问我:怎么不让花椒跟他爹相认呢?

“你也看出来了?”我错愕的问道。

伦哥撇撇嘴嘟囔:屁话,我又不是胖子那种大脑都长肌肉的瞎子,你能看见的我也看的清清楚楚好不?再说了,就算是胖子也不一定没看出来,不然你觉得凭他那个碎嘴的性格,能不打破砂锅问到底?

“也是,我又把大家都当傻子了!”我揉了揉头发,倚靠在车座上把王叔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当然该隐去的部分,我一个字没提,不是信不过伦哥。只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不是什么好事。

回到洗浴中心,我迷迷糊糊的正打算上楼睡觉,收银台的服务生告诉我,有人找我。还伸手指了指大厅的方向,我打着哈欠瞟了过去,当看清楚沙发上的那个女人时候,我一下子精神起来,没想到杜馨然竟然跑过来找我了,此刻杜馨然可能等的有点瞌睡了,靠在沙发扶手上,半闭眼睛拖着下巴,脑袋一颠一倒的,手边放的一本《知音》眼瞅着要滑落在地上。

这妞来找我干嘛?难不成我又惹上什么麻烦了?可是看她的打扮又不像是公事。今天的杜馨然穿的很是考究,一件黑色小西装外套搭配玫紫色连衣裙,配色耐看一点也不艳俗,脚下蹬一双黑色高跟鞋,长发轻轻挽在耳后。举手投足尽显女人味道。

我恶俗的咧嘴一笑,蹑手蹑脚的走回来,猛不丁凑到她耳边很大声的“呔!”喊了一声。

杜馨然吓得一激灵站了起来,抓起手里的《知音》就狠狠扇在我脸上,我都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来了一下子。欲哭无泪的撇撇嘴说:美妞,对付犯罪分子的时候咋没看见你这么雷厉风行,打我这个自己人,你倒是信手拈来!

“谁让你那么恶作剧!”杜馨然小脸吓得发白,心有余悸的拍打自己的胸脯。

我厚着皮脸挤到旁边坏笑问:咋了?是不是夜里寂寞难耐想找人谈心聊天?

“你能不能要点脸?我找你是有正经事儿的!”杜馨然往旁边挪了挪身子。尽量跟我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嬉皮笑脸的点上一根烟,冲着她脸吹了口气说:借钱免谈,帮忙免谈,任何我有损失的事情都免谈,其他的随便唠。

“那算了,拜拜!”杜馨然抓起自己的小包,气鼓鼓的朝门外走,望着她窈窕的背影,我猥琐的琢磨,啥时候给自己制造个机会,捏两把感受一下弹性。

走到洗浴中心门口的地方,杜馨然跺了跺脚回过头朝着我娇骂:你是不是个君子啊?亏我等到你大半夜,就不能问问我到底碰上什么困难了吗?

“不是啊,从咱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一直都标榜自己是个小人,你忘了?”我朝着她吐了吐舌头,呲牙说道:行了,别急赤白脸的,有啥事你就说呗,都不是外人,帮不帮的,咱再议,先让我听听有啥好玩的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