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9 尴尬的约会!/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杜馨然这才满意的双手环抱在胸前冲我昂昂头,又恢复自己温婉的腔调:那我先去换衣服,咱们在门口见面吧!你都安排好了吧?

我不由脱口而出,“安排啥呀?”看她脸色又要变,我连忙摆手说:我开玩笑呢,救命恩人交代的事情我能不往里心里去吧,放心好了,我指定给你个大大的惊喜。

等杜馨然离去以后,我脑门上冷汗都下来了,她昨晚上交代我今天开辆差不多档次的轿车,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只记得今天要上任,把这事儿给忘了,这都眼瞅火烧眉毛了,再让伦哥他们帮我租车肯定来不及了,家里最好的车就是几台“伊兰特”。

不管了,死马当成活马医吧,开“伊兰特”也比走路去的强。我掏出手机给我伦哥打电话,结果伦哥告诉我,哥几个现在全都在栾城区,唐贵从那片看中一块地,想要开发出来,当时我是真要哭了,抓耳挠腮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而这个时候,杜馨然已经换好了衣裳,头发很随意的披散开,她上身穿件宝蓝色的针织衫,底下套条格子图案的铅笔裤,尽显一双又直又长的大腿,整体看起来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你怎么还没换衣裳?”杜馨然皱着眉头问我。

我“咳咳”干咳两声说,你不觉得其实我穿这身衣裳最有派吗?显得格外的阳刚!

说话的时候,我还做出一副“大力士”的模样,比划肱二头肌。

杜馨然嘴角抽搐两下说,那你把肩章和编号摘了吧,要不然违反规定。

“好嘞!美妞你等等我哈。我去取车钥匙!”我动作利索的把肩章、编号揪下来,拔腿就跑出门,趁着马洪涛还没下班,我得赶紧让他帮我借辆车。

跑到马洪涛的办公室,他正拎着饭盒准备去打饭,见到我满头大汗跑上来。迷惑的问我:怎么了?

我火急火燎的朝马洪涛说:“帮我整台车,我有急用!前阵子我不是让人送到咱们派出所十辆轿车吗?快随便给我一把钥匙,我用一中午就给你送回来!”

马洪涛摇摇头说,管车库的小秦下班了,你要是用车的话,院里的警车随便开。

“你快拉鸡八倒吧,你见过谁开警车约会的?还不抵骑自行车浪漫!”我瞟了眼楼下,看到杜馨然正站在大门口望向我。

马洪涛沉思了几秒钟,有些心疼的从裤子口袋掏出一辆自行车说:给你,我车在车棚停着呢,大红色的车座很好认的,你骑的时候可小心点啊,我刚换的刹车线。

“靠,你还真特码拿自行车兑付我啊?”我无力的拍了拍脑门,这个时候兜里的电话已经响了,看了眼是杜馨然打过来,我一把夺过来车钥匙,拔腿就往下跑,脑子里快速琢磨着说辞。

我从车棚里推出来马洪涛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哪都响的破自行车,脸色发烫的走到杜馨然的跟前小声说:是不是很惊喜啊?这种搁篮子125现在可不好找了,我敢保证整个石市绝对不会超过十辆,费了牛鼻子劲儿才从马哥手里磨过来的,纯手动,无污染。源自德国的技术!

我已经准备好了被杜馨然劈头盖脸的训斥,耷拉着脑袋半天没敢抬起来,谁知道她竟然一脸窃喜的狂点小脑袋说:“哇!确实好惊喜啊,读大学的时候,看到室友们谈恋爱,都是骑这种单车。特别的浪漫和温馨,那时候我就想着有一天我也要自己男朋友这么驮着我游览世界!”

“呃?你满意?”我眼珠子都瞪圆了。

杜馨然嘴角笑的像朵迎春花一般的灿烂,抬起穿着铅笔裤的修长的大腿,跨坐在自行车后座上,催促我:咱们出发吧!

我收起一脸懵逼,跨上自行车脚一蹬,骑着这台“搁篮子125”,在周围很多同事的注视下,快速离开了派出所大院。

“那啥,美妞,我记得你不是自己有车吗?要不咱们开你的车去赴宴呗?我觉得这车浪漫是浪漫,就是有点慢!”我一边使劲蹬着脚蹬子。一边侧头问道她,可能是太久不骑,我技术有点生疏,蹬起来歪歪扭扭的,杜馨然惊呼着拽紧我的腰杆,像个小孩儿似的哇哇叫着说:今天你不是答应我会安排车的吗,我就没有开!

“得嘞!咱们到哪吃去?”最后一丝希望也彻底破灭,我认真的蹬起了自行车。

“东江道上的必胜客,我那个室友非说吃西餐!”杜馨然两只脚一翘一甩的,看起来玩的很开心。

我撇撇嘴嘟囔,必胜客还叫西餐啊?那地方的东西又贵又难吃。

“我也不喜欢,不过她已经提前订好了。讲究一点吧!大不了回头我再请你吃大餐。”杜馨然把脑袋轻轻倚靠在我后背上,惊的我不由打了个哆嗦。

东江道距离派出所不算太远,蹬了二十来分钟,就到了目的地,我招呼杜馨然先进去,自己把车子推到旁边开始锁住前轮子。完事才拍拍手走进去,透过反光的玻璃大门,我望向自己,忍不住苦笑出声,这尼玛哪里有半点约会的绅士范儿,简直就是一个收水电费的保安。难怪门口的迎宾看向我的时候,都忍不住皱眉头。

走进去,里面环境还算不错,清新雅致,服务员彬彬有礼,虽然摆脱不了山寨性质。但毕竟是认真的在山寨。

杜馨然和一个女孩坐在靠窗户的卡座正在聊天,见到我进来了,她赶忙朝我招了招手,我抿了抿自己的头发,面带微笑的走了过去,坐在杜馨然对面的是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子。穿的很隆重,手里还捏着一份《时尚芭莎》的杂志。

看到我走过来,先是认真的打量几眼,又瞄向我一身的行头时候,我鼻子忍不住抽动两下,嘴角泛过一丝不屑的冷笑,又自顾自的跟杜馨然聊起来天,反正我就是来当“花瓶”蹭饭的,无所谓看得起看不起,大大咧咧的来回转着脑袋观望起来。

“成虎,这是我大学时候的好朋友,叫蒋丽,丽丽这个是我男朋友,赵成虎!”杜馨然一把搀住我胳膊,笑盈盈的朝对面的女人介绍。

女人微微点点头,直接无视我,问杜馨然:“馨然你现在还在派出所上班呢?”

“是啊!”杜馨然点了点脑袋。

蒋丽伸出一只包养的很好的手掌,轻轻挽了挽额前的乱发。轻笑说:“呵呵,我现在去咱们市里的文工团了,当片警没前途的,我现在是事业编制,马上就能转行政编制了。”她不无得意的晃了晃自己的白皙的手掌,我觉得丫更像是在秀自己食指上的钻戒。

杜馨然淡淡的笑了笑说。真好,太羡慕你了!

“对了,你也别再派出所上班了,当警察太累了,而且又危险,咱们年纪轻轻的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为什么非要那么苦呢,还是想办法跳槽吧,要不然我待会我帮你介绍一下我对象的哥们吧,他哥们特别有本事的。“蒋丽喋喋不休的说着,表面上好像是为杜馨然着想,其实无时无刻不在炫耀着自己现在的优越,尤其是提到自己男朋友时候那副装逼的模样,简直让人恨的牙痒痒。

杜馨然硬挤出个笑容摆手说,不用了!我男朋友心眼小,不愿意让我和太多陌生人接触,而且咱们本来不就是学警的吗?跑去干别的工作,不是浪费四年的大学时光嘛。我现在挺好的。

在两人正寒暄的时候,一辆黑色的沃尔沃越野车从窗户口缓缓开过,蒋丽一脸欣喜的指着车身机关枪似的连发絮叨:“我男朋友来了!他在远东集团当办公室主任,远东集团你们知道吗?就是在栾城区建手机厂那个跨国大公司,现在可牛气啦!”

一个夹着皮包的年轻人从驾驶座位子上下来,昂首挺胸的走进了店里。看到那辆沃尔沃的时候,我眼皮忍不住狂跳两下,当看清楚从车里下来的男人时候,我的嘴角忍不住咧开了,小声嘀咕:真是冤家路窄喽!

见到男朋友到了,蒋丽急忙站起来。又是帮忙拿包,又是帮着他脱外套,嘴里碎碎念念的问:“亲爱的,怎么这么晚才来?对了小丁呢?不是说好了帮他介绍朋友吗?”

那副恭维的模样,简直比看到自己亲爹还要尊重。

“老板在和市委的几个领导吃饭,他得等会儿才能过来!”年轻人优雅的朝我和杜馨然微微一笑。拖去上身的商务男装,故意露出腰带上银光闪闪的“七匹狼”LOGO。

蒋丽明面上一副哀怨的模样,实际上是在趁机炫耀:“唉,你们远东集团也真是够忙的,中午都不让人吃饭!看来年薪六十万真的不是那么好赚的!”

“付出才有回报嘛,公司忙归忙,福利有多好,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忘了上次我带你到银座去泡温泉了?”青年刮了刮蒋丽的鼻子,熟练的打了响指,远处服务生迅速走过来,声音很低:“先生需要什么?”

“九四年的王朝赤霞珠。一罐雪碧,要听装的,四只澳洲大龙虾,法式焗蜗牛,红酒香菜烤羊排,金枪鱼杂蔬。意式牛肉蔬菜汤,再来个印度飞饼。”青年很专业的说道。

我暗自诽谤,真是特么,鱼找鱼虾找虾,婊砸逼货是一家,这个女人已经够能装的了,没想到她对象装的比她还逼真!

服务生微笑的离去,青年将皮公事包放在旁边的座椅上,从裤兜里掏出最新款的三星手机和一包没开封的硬盒中华烟很随意的丢在桌子上。

蒋丽热情的介绍起来:“老公这是我大学时代最好的闺蜜杜馨然,你们上次见过面的还记得不?上回我们同学聚会,你去接我的时候见过面的。”

青年微微点笑着朝杜馨然伸出手,蒋丽又接着说:馨然这是我男朋友,石田大翔,岛国华裔!在远东集团做办公室主任,经常和市委的领导一起吃饭。

岛国人啊?我心底不由泛起了冷笑。

“这位是?”石田大翔微笑着望向我。

我憨厚的一笑说,我叫赵成虎,是馨然的男朋友。

“您在哪里高就啊?有时间咱们可以一起打高尔夫。”他拿起了烟盒,撕开了包装条。

我搓了搓鼻子说:我在明德小区当保安,是个小队长,嘿嘿!

“哦”石田大翔刚准备递出去的烟不漏痕迹的缩回,自己点上了,再也不搭理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