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 嚣张小保安/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概是不满我自我介绍说自己是保安,杜馨然恨恨的踩了我脚面一下。

我不由咧嘴“嘶嘶”了两声,对面的“两口子”费解的仰头望向我,杜馨然不自然的笑着替我辩解:成虎有胃病,每到吃饭的时候,肠胃都会抽搐,老毛病了!

“对对对,老毛病了!媳妇你吃点啥?”我忙不迭的点点脑袋,胳膊顺势就揽在杜馨然的小蛮腰上,嘴巴贱嗖嗖的还往她耳边凑,杜馨然吓了一哆嗦,面颊赶忙往旁边闪了闪。装作看菜单的模样,轻声说:我来一份红酒牛排就可以了,你呢?

“黑椒牛排和罗宋汤吧,汤汤水水的吃的暖和!”我像个土老帽似的吸溜了两下鼻涕。还特意发出“嘿嘿”的憨笑声,蒋丽和石田大翔同时轻蔑的撇了撇嘴角,那抹狗眼看人低的屌样简直神同步。

我余光打量着对面的石田大翔,心底暗自嘀咕,昨晚上就让你个逼养跑了,今天我要是不让吐出来点啥,都算篮子白长了,没错!对面的石田大翔就是昨晚上开沃尔沃差点跟我“亲嘴”那混账东西。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个“富二代”。寻思捉弄捉弄算了,可当听清楚他是远东集团的人而且还特么是个岛国人的时候,我计划改变计划了,今天说啥也得让丫彻底丢人败兴一遭。

很快菜上来了。石田大翔很考究的分别给两位女士和他自己倒上半杯红酒,唯独掠过了我,傲慢的撇撇嘴巴说:赵先生自己来吧,我不清楚你究竟多大的量。

“稳妥,谢了石先生!”我也没客气,直接把剩下的多半瓶红酒揽到自己怀里,土狍子似的举起酒瓶冲他笑着说:我们中国老爷们喝酒喜欢对瓶吹,不光痛快而且显得气概。

“没文化真可怕,我男朋友姓石田!”蒋丽白了我一眼,涂着红指甲的纤细手指轻轻的摇晃了一下红酒杯朝着杜馨然微笑:馨然我现在有些搞不懂你的品味了,上大学的时候你可是咱们系里的系花,那么多长相帅,家世好的学长学弟追你,你都不睬,怎么现在会看上一个臭保安呐?

言语里讥讽之意不加掩饰,她似乎已经打定主意我不敢掀桌子走人。

杜馨然刚要开口。我微微笑着说:公安配保安,骏马配好鞍,这不正好嘛?难不成都像你似的当个戏子,才叫辉煌人生?骚瑞啊。我这个人嘴欠,一着急就容易说秃噜嘴!您是光荣的文工团战士哈,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文化了!

眼瞅着蒋丽要发火,我赶忙摆手道歉,抓起红酒瓶“咕咚”灌下去一大口,冲着对面的狗男女点头哈腰说:我自罚一个。你们随意!

蒋丽和石田大翔气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我估摸着如果不是看在杜馨然的面子,他俩敢直接跳起来给我撕逼。

杜馨然嘴角微微抽动,不见有任何生气,反而冲我递了一个赞许的眼神,赶忙摆摆手说:蒋丽、石田先生,你们别和我男朋友一般见识,他这个人喝点酒就爱瞎得得。其实人是个好人。

“算了,算了!工作不分高低贵贱,刚才也怪丽丽,好好的鄙夷赵先生工作干嘛。有本事当主任的谁愿意去干保安,赵先生、馨然你们别和丽丽一般见识!”石田大翔不愧是垃圾中的战斗机,明面上好像挺知书达理的,实则又把老子给狠狠的鄙夷了一顿。如果不是考虑到我的真实身份,不方便待会动手打人,我真想上去就是一顿“还我漂漂拳”,打的狗日亲妈都认不出来。

埋汰完我以后。石田大翔无比愉悦的举起酒杯朝着两个女人举杯:“来,为了你们老同学重新聚首,咱们切而丝...”再次华丽丽的无视了我。

我眼珠子滴溜溜的来回转动,总算在桌子角看到了胡椒粉。

杜馨然怕我被冷场。暗暗拽了拽我衣角很小声的说,如果你呆的不开心,咱们就走吧,反正下午还要上班呢。

“高兴啊,我挺高兴的!大半年没吃过肉了,趁着这次机会我不得好好的犒劳自己一下,反正又不用咱们花钱!”我满不在乎的摇摇头,嗓门微微提高说道。

蒋丽和石田大翔再次齐刷刷的鄙视了我一眼。接着大家开始吃饭,瞅着面前的刀叉,我有些犯难的瞥了瞥眉头,伸出胳膊朝不远处的服务生喊了一句:给我来双筷子!

这一嗓子下去。不光是对面的“狗男女”望向了我,餐厅里的其他人也全都侧头朝我们这个位置望过来,不少人窃窃私语的嘲弄起来,我一脸无所谓的昂着脑袋。

杜馨然轻轻靠了靠我胳膊低声说:成虎。咱们吃的是西餐。

服务生也走过来,硬憋着涨成猪肝色的红脸朝我鞠躬解释:不好意思先生,咱们这里是正规的西餐厅,吃牛排用筷子这种事情还没有过先例。请您见谅!

“西餐咋地了?你这西餐厅不是建在中国的土地上?你这个服务员说的不是国语?拿到的工资不是人民币?入乡随俗懂不懂?别给我扯什么先例,以前那是因为我没过来吃饭,从今往后记住我这张脸,我来吃饭,就得给我提前预备好一双筷子!”我气呼呼的站了起来,在别人眼里看上去,我这就是胡搅蛮缠,只有我自己心底发狠,老子一定说到做到。

服务生无奈的点点头,转身去给我准备了。

“啧啧啧,素质在哪?这种高档场合里呲牙咧嘴的喊叫,馨然我真怀疑你的眼光了!”蒋丽发出一声贱到骨子里的嗲声。

石田大翔也“哈哈”大笑着说:比起来素质。我更关心赵先生每月能挣多少钱?据我所知石市的保安工资不太高吧?辛辛苦苦一个月,顶多也就是到这里吃个一日三餐,为了赌气划不来的。

“老公,你不懂!中国有些屌丝。就是这种死要面子活受罪,宁肯蹲在出租房里啃一个月的方便面,也要把面子做出来,我上大学那会儿,有个屌丝追我的时候也是这样!”这对狗男女像是说相声似的一唱一和的絮叨,把旁边的杜馨然说的脸色都有些发绿了。

我拿腿轻轻靠了靠她的腿,挤出一脸坏笑说:媳妇相信我,指定说到做到。

“赵先生,你还没回答我呢,你一个月的收入是多少?”石田大翔傲慢的瞟了我一眼。

“两千多点吧!”我很诚实的回答,只不过少说了一个万字。

“哈哈...”石田大翔和蒋丽全都笑喷了,之后两人不再理我。娴熟而专业的使用着刀叉,吧唧吧唧的大嚼着澳洲大龙虾,时不时举起高脚杯和杜馨然干一个,旁若无人的大笑,俨然把我当成了空气。

等他们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抓起胡椒粉咬牙切齿的嘀咕“味儿怎么这么淡呢!”往自己的牛排上喷洒,刺鼻的胡椒粉熏得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阿嚏!”我冲着对面石田大翔的盆子就喷了过去,一抹焦黄的大鼻涕直接黏在了他的大虾上。

我赶忙揉了揉鼻子道歉,结果手上有胡椒粉,这么一刺激“阿嚏!”又是一下喷在了蒋丽的盘子上,第二个喷嚏打的比较有水平,不光喷了蒋丽一盘子,还喷到了她的脸上,瞅着她粉琢玉雕的小脸上粘着一缕鼻涕头,我不厚道的笑了,这一笑不要紧,接连又是几个喷嚏打了出去。

“你干什么?”蒋丽尖叫着站起来,伸手狂擦自己的脸,石田大翔同意也不悦的起身冲我皱着眉头低吼:赵先生你是故意的吧?

“真不是石先生,我是头一回吃西餐,不懂规矩,您多担待!”我连连摆着手辩解,话说到一半又是两个喷嚏打了出去,两抹鼻涕头又飞到了石田大翔雪白的衬衫上。

“八嘎!”石田大翔彻底愤怒了。

我抓了抓后脑勺,一副小孩儿犯错的模样说:太君您消消火,我真不是故意的,这几天有点上火了,对不住啊,要不咱们再重要一份吧?你放心,我买单,我这会儿就让同事给我送钱过来,倾家荡产也得把这顿饭钱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