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4 初具规模/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具规模

一个消瘦的身影三步并作两步跨了过来,抡圆胳膊就是一巴掌重重的甩在中年人的脸上,冷啸:对大哥不敬,该掌!

这一巴掌掴的那叫一个嘎巴利落脆,当看清楚挡在我面前那个青年左脸上青色的狼头纹身时候,我会心的笑了,回头朝着惴惴不安的杜馨然说:喜欢看打架吗?

刚才那一巴掌是刘云飞打的,刘云飞现身的同时,十来个身材单薄的小青年也迅速挤进了包围圈子里,正是我从看守所里捞出来的“十虎”,十个少年清一色提着利索的板寸头,身上的行头也几乎一眼。都是纯黑色的圆领夹克衫,束腿的牛仔裤,白色运动鞋,看起来精神抖擞。

杜馨然满脸不自然的摇摇头说。成虎千万别惹事了,咱们身份不同,你今天才刚刚上任,要是真惹出来麻烦,马哥的面子也难看呐!

“我是保安,你在休班啊,这身份怎么了?那谁,你去包房里给我拿两支啤酒过来!”我拉着杜馨然的胳膊倚靠在旁边的护栏边。然后回头冲着满脸懵逼的蒋丽昂了昂下巴颏。

蒋丽脸色一尬,气鼓鼓的扭着小蛮腰朝包房走去。

盯着她的背影,我忍不住坏笑出声,靠了靠杜馨然说:我跟你打赌。待会蒋丽出来,脸上至少有一个五指印,你信不?

杜馨然皱了皱眉头,都什么时候了,你能不能有点正形,别闹了,咱走吧!

“着啥急,铺垫了一晚上就等最后收网呢,你放心吧,没人会报警,酒吧的人绝对不想事情闹大,那帮混子也知道自己理亏,我更不会报警!”我两手撑住栏杆,一屁股坐了上去。

这个时候猛然传来一声怒喝,“卧去尼玛的!”刚才被刘云飞掴了一巴掌的中年人愤怒的从地上爬起来,速度飞快的从地上捡起来一块酒瓶碎片。朝着刘云飞的小腹就攮了过去。

他快!刘云飞的速度更快!身子朝旁边微微一闪,抡圆了胳膊先是一记直拳怼在中年人的脸上,接着又是一记重拳砸在那家伙的小腹上,中年人鼻孔飙血。捂着肚子就蹲到了地上。

中年人的十多个小弟想要往上冲,我的“十虎”直接碰了过去,两帮小青年迅速推搡在一起,酒吧里顿时变得嘈杂无比,旁边围观的红男绿女们纷纷扯开嗓门尖叫起哄起来。

混乱中,我惊愕的发现其实骂娘喊爹的都是中年人的马仔,而“十虎”一句话都没有说,一个个像是哑巴一般只是和对方推搡。既不主动进攻,也不向后倒退半步。

刘云飞回头不带一丝表情的轻问: “大哥,怎么处理?”

“手打断,腿敲折!”我吸了口气轻声吩咐。

“都听清楚了吗?”刘云飞从兜里掏出一只拳刺套在自己的右手上。

十个少年齐声呐喊:是!

“动手!”刘云飞说话的时候,身子已经动了,一脚跨到中年人的跟前,抬起腿就是一脚踏在他的小腿肚子上,与此同时“十虎”也齐刷刷的从兜里掏出两只虎刺带在左右手。

两帮人迅速混战在一起。杜馨然担忧的晃了晃我胳膊劝阻:“成虎,不要太鲁莽了,事情闹大的话,要不然不好收场!”

“心不狠站不稳。手不毒人不服!”我嘴角泛起一抹微笑,如果这家酒吧是别人的话,我顶多就是让刘云飞捶这帮小痞子一顿拉倒,可是我刚才从几个保安的嘴里听得清清楚楚。这间酒吧归“黑虎”罩着。

黑虎是“清华池”的看场大哥,清华池的老板是个岛国人,而且还是稻川商会的,我们跟“稻川商会”之间有解不开的仇恨。别看现在风平浪静,他们其实无时无刻不在琢磨着弄死我,反正早晚要开干,只当是先来探探深浅。

舞池当中的混战仍旧在继续。叫骂声、惨嚎声响成一片,十虎毕竟只是一群孩子,而且才跟在刘云飞几天的时光,能学到的东西绝对很有限,一对一的跟成年人开干,其实并不讨便宜,就连他们中长得最壮实的“一号”都被人压着揍,好在刘云飞也亲自参与其中。

刘云飞的参战很有水平。从来不帮着谁打倒对手,只是在少年们快要扛不住的时候,凑过去来上两拳头,然后绷着脸咒骂:上午刚他妈教你的。怎么使用勾拳又忘了是不?

被训斥过后的少年立马像是打了鸡血似的不要命的往上涌动,一个个凶猛的简直如同虎崽子,敢情刘云飞是在用实战的方式教他们打拳,我会心的咧嘴一笑。街头混混打架的真谛就是“不要命为王道”,谁比谁更不要命,谁最后肯定能稳赢。

“十虎”本来就是一帮穷凶极恶的小悍匪,而且我挑的还都是见过血的少年犯。越打这帮少年越凶狠,明明被对方捶的满脸是血,一个个仍旧表情狰狞的往上扑,打着打着对方就开始退缩了,有人掉头开始往门外跑。

什么事情都怕有人带头,一个人逃了,马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溃散,刘云飞轻喝一嗓子:大哥交代过,手打断、腿敲折!没有完成任务的,回去十组组合式训练!

听到刘云飞的呵斥,十个少年立马发了狠,再次齐刷刷的从腰后摸出一把两指多长的匕首朝着那帮混子撵了出去。不一会儿酒吧的大厅和门口就惨嚎声响成一片。

先前那帮看热闹的红男绿女们一个个脸色都变了,悄悄的挪走。

刘云飞立在我旁边低声问:大哥,都收拾干净了,接下来怎么办?

我侧头瞟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丁奉。此刻那孙子正耷拉着脑袋藏在人群里往门外走,我指了指他的背影说:把他给我喊过来,然后到九号包间把里面的人都带过来。

刘云飞阴森的一笑,快步跑过去,一把提溜住丁奉的衣领领子揪了回来,丢垃圾似的甩在我面前,紧跟着鼻青脸肿的蒋丽、石田大翔和江浩也从包房里被推了出来。

看到他们仨人,我忍不住笑了,这仨“社会精英”现在蓬头垢面,脸上全是血污,身上的衣服被拽的一缕一缕,蒋丽的左右脸上都有巴掌印。正低着脑袋小声的抽泣,最惨的还是石田大翔,先前被我砸了十几瓶子,原本还算俊俏的面庞现在活脱脱的变成了猪头,三人惴惴不安的从我面前站在一排。

“啧啧啧,你们这是参加化妆舞会吗?石先生,接下来算算咱们的账吧?昨晚上你的车别了我,害的我车撞在电线杆上,现在还在大修厂,你说应该怎么赔偿?”我朝着石田大翔微笑。

“我赔钱!”石田大翔不是个蠢人,自然看得出来眼下的情况对自己不利,很怂的从兜里掏出钱夹子。

“痛快,二百万!我那辆车是私人订做的!原价五百万,现在便宜你了!”我打了个响指朝着他邪笑。

石田大翔一下子蹦了起来,指着我鼻子咆哮:你别太欺负人了,一辆破伊兰特充其量十万块,我赔偿你五万块钱,绝对绰绰有余!

如果不是因为“十虎”冷冰冰的从我身后站成一排,我想这家伙敢跳起来跟我拼命。

“跪下!”刘云飞一脚蹬在石田大翔的膝盖后面,冷着脸低喝:跟大哥说话的时候注意自己的音量!

“大不了就报警呗,咱们找警察处理这件事情!”蒋丽这会儿又横了,仗着自己是女人,没人好意思打她,泼妇似的拢了拢自己的乱发狂吠起来。

“好啊,那就报警处理呗!你这个老鸨子,公然诱导他人猥亵、诱奸我老婆,这事儿起码五年起步?别以为我不知道,地下躺着那帮小混混都是你找来的。”我朝着杜馨然微笑着问道。

杜馨然惊愕的望了我一眼,不过很配合的没有作声。

蒋丽气的浑身哆嗦,指着我鼻子咒骂:你血口喷人,证据呢?

“需要证据啊?”我朝刘云飞递给了眼色。

刘云飞拖起那个躺在地上直哼哼的中年混子走过来,照着脸上就是一脚,怒吼:是不是这个女人花钱雇佣你,让你猥亵我大嫂的?

“是是是..”中年人此刻哪敢说出半个不字,怂包似的狂点脑袋。

这个时候,从外面稀稀拉拉的走进来一大票拎着家伙事的小年轻,带头的一个家伙是个大秃瓢,牛逼哄哄的嘶吼:谁他妈在我场子里闹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