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5 抽刀断水水更流/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大票小混混拎着各种家伙式堵在酒吧的门口,带头的那个家伙是个剃着瓦亮秃瓢的壮汉,壮汉人模狗样的穿件黄色的唐装,脖颈上不伦不类的戴条大金链子,手里还把玩着一对文玩核桃,牛哄哄的喊叫:谁特么在我场子闹事?

见到那壮汉,石田大翔、丁奉、江浩以及蒋丽的眼珠子同时亮了,石田大翔跪在地上挥舞胳膊喊叫:虎哥,救命啊!我被人群殴了!

蒋丽更是臭不要脸的围拢过去,揽住光头的胳膊摇晃发嗲:“虎哥,快点帮帮我们吧,这个恶霸带着一大票流氓到酒吧里闹事。石田他们看不过眼,就跟对方打起来了,不过他们人太多了,我们反而被他们给反扣了!”

杜馨然慌忙开口:蒋丽。你怎么能是非不分呢?刚刚明明是成虎从流氓手里救的咱们俩?

蒋丽歪了歪鼻子,冷哼说:这帮流氓分明就是你对象找来的,我跟你说啊馨然,赶快跟他分手吧,他就是个人渣,刚刚在必胜客的时候,他故意在桌子底下拿脚勾我的腿,如果不是看在咱们是好姐妹的份上。其实我刚刚就想翻脸的。

我轻蔑的摇了摇脑袋,这娘们让我彻底见识到了人原来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

杜馨然冷笑着摇摇头说,这种事情或许你男朋友会做,但是成虎绝对不可能。况且我了解你的性格,如果在必胜客的时候,成虎真敢那么轻薄你,你早就一杯水泼他脸上了,蒋丽,既然已经闹的这么僵了,那咱们以后就不要再继续联系了。

因为慢摇吧里比较阴暗,从我们的角度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酒吧门口,但是从酒吧门口的人看我们却很模糊,一瞅见那个秃瓢大脑袋我立马笑的合不拢嘴,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清华池”的看场大哥黑虎。

黑虎应该是还没看清楚我,扯着个公鸭嗓门嚎叫:哪来的小逼崽子,敢跑到老子地头闹事,兄弟们给我砍了,有什么事情我负责!

刘云飞带着“十虎”横站成一排挡在我前面,已经做好了攻击准备。杜馨然也紧张的拽了拽我胳膊嘀咕,成虎实在不行,咱们报警吧?他们可都是真正的社会人。

我递给杜馨然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从栏杆上蹦下来。梗着膀子慢悠悠走了过去,冷笑:“你负的责吗?小黑猫?”

“你算什么...呃?是你!”黑虎刚要破口大骂,当我走到他脸前的时候,这孙子立马把没说完的话给咽了回去,不自然的往后倒退了两步,手里的文玩核桃“啪嚓”滚了出去。

我伸手摸了摸他圆溜溜的大脑袋微笑说:手感不错,感觉像大娘们的屁股,你这伤好的挺快啊。这么快忘了疼是吧?

黑虎语塞的又往后退了半步,朝着我低声说:虎哥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在这儿,您看需要我做点什么?

见到自己的后台顷刻间对我这个“小保安”来了个三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石田大翔几个人的脸色别提有多精彩了。

“你老板呢?我还是比较想和他对话!”我从黑虎的上衣口袋摸出一包烟,自顾自的点上一根,朝着他浅笑说:今天我兜里揣了枪,你信不信?

“信。虎哥这事儿我不管了,对不住了,我路过!”黑虎转身就要离开,他很清楚我的身份。也知道自己到底跟我能不能磕的起,别看他牛气冲天的罩着两个场子,如果我真发狠弄死他,没人会帮他讨还公道。

我一把揽住他的胳膊。冷笑说:别介啊,既然来了,就帮着我处理处理事儿吧,要不然你们老板养活你有篮子用?

黑虎无助的搓了搓自己一张肥脸。艰难的冲我说:虎哥,你们谁我都惹不起,这两位是远东集团的青年才俊,那位是地税局的行政科科长。得罪了你们,我以后都不好混饭吃。

“如果我非让你得罪一个呢?你想清楚,得罪了他们顶多没饭吃,得罪了我,可能就命喘气了!”我脸色骤然变冷,把手探进了怀里。

黑虎胸口剧烈起伏着,两只眼睛瞪的圆溜溜的,咬牙低吼:你..你别逼我!

“三..二...”我很无所谓的伸出三根指头。

这个时候黑虎猛然回头。一胳膊揽在石田大翔的脖颈上把他甩倒在地上,接着又朝身后的那帮小弟呼喊:让他们跪下!

小混混不管那么多,老大发话让干谁就干谁,连推带骂的吓唬的其余仨人从地上给我横跪了一排。

我朝着黑虎摆摆手说:没你事了。你该忙啥忙啥吧,回头你们老板问起来,就说是我来砸场子的,他不敢把你怎么着。实在混不下去就到胜利大街上去找我,到时候我给你一口饭吃。

“谢..谢虎哥!”黑虎苦涩的笑了笑,挥了挥胳膊带着一帮混混闪身离开了酒吧。

我伸了下懒腰绕着从地上跪成一排的四个人来回转悠了两圈,猛然两手耷在石田大翔的肩膀上。石田大翔吓得哆嗦了两下,苦着脸朝我哀求:虎哥,我真拿出来那么多钱,连存款带我身上的现金,顶多给你凑出来五十万!

“石先生,我很费解,你媳妇都背着你偷汉子了,你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放过她了?要知道她绿的可不止你一个人啊,是你们整个大和名族,你想想看,我不知道你啥脾气,反正这事儿要是搁我们中国男人身上。嘴巴不给她打烂了,篮子都白长了!”我蹲在石田大翔的跟前,朝着旁边颤颤巍巍的蒋丽邪笑。

“虎哥,我没懂你什么意思?”石田大翔惊恐的望着我。

我指了指蒋丽说。这样吧?你扇这个傻逼娘们,一巴掌我给你减一万块钱,扇够二百巴掌,昨晚上的事情就作罢!

“真的吗?”石田大翔一脸的窃喜。

我冲着他脸吐了口唾沫说:屁话,我们中国老爷们什么时候说话都是一口唾沫一个坑,你寻思都跟你那帮野爹似的,说了不算,算了不说?

“好!”石田大翔没有犹豫,甩开膀子就是一巴掌扇在蒋丽的脸上,这一巴掌打的是真心卖力,一下子就把蒋丽嘴巴给抽出了血。

我退到旁边朝着石田大翔哼哼说:记住啊,每一巴掌都必须这么给力!

完事我又回头朝着刘云飞和杜馨然说:你们先走吧。我看完这出戏码就回去!

刘云飞没有犹豫带着“十虎”就走出了酒吧,杜馨然又跟我墨迹了几句,都被我以“拖油瓶”的理由给打发走了,最后气的跺跺脚,也跑出了门外。

石田大翔左右开弓的狂扇蒋丽,蒋丽也确实够怂的,脸都被人打成猪头了,除了一声高过一声的哭鼻子以外,闪都不带敢闪一下的。

我百无聊赖的从旁边数数:三十七,三十八...

石田大翔打到第五十巴掌的时候,蒋丽终于不堪重负的晕倒在地上,浑身筛糠似的不住抽搐,整张脸都像是充过气似的,圆滚滚的,先前那副冰山美人的模样早就不复存在,她的嘴巴、鼻子都是血,牙齿也让扇飞好几颗。

我清了清嗓子,鄙夷的看向江浩和丁奉咒骂:你俩还是不是男人了?自己情妇被人这么揍,就从旁边干瞅着?拿出来当初睡人家时候的那股子劲头,我的承诺不变,只要你们扇够石田大翔二百巴掌,咱们的事情也作罢!

我话音刚落下,江浩和丁奉立马“嗷”一嗓子朝着石田大翔扑了过去,仨人狗咬狗似的打成一团。

“抽刀断水水更流,人不修理梗啾啾!”我掏出手机迅速拨下了11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