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9 皇帝不好当/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在两女都算挺给我面子的,一齐点点头,我们仨并肩往门外走,引得后面那帮雄性牲口们骂声一片。

陈圆圆站在我左手边,杜馨然走在我右臂旁,两人隔着我时不时的聊上几句天,虽然谈不上有多和谐,可总体氛围还算不错,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定论下早了。

一直都特别羡慕电视里那些左拥右抱的大亨,可实际面临这种问题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尴尬。

猛不丁陈圆圆拉了拉我胳膊说,成虎。你这位师姐不光长得漂亮,而且看上去也好年轻啊?

“什么玩意儿?师什么姐,我是她领导!”我白了一眼陈圆圆。

陈圆圆捂嘴笑着说,你没看港台电影里。不都是管女警叫师姐吗?

“我下个月才刚满二十岁,别把我喊老了!谢谢!”杜馨然的微微凝了下眉头,不过很快舒展开来,冲着陈圆圆微笑说:倒是你看上去怎么也得二十多岁了吧?还穿这种鹿皮小靴,会不会有点装嫩的嫌疑?

“我呀?我十九岁,青春正好!跟成虎同龄,比他还小两个月呢。”陈圆圆到底是技高一筹,一脸人畜无害的吐了吐小舌头。这一下把杜馨然怼的差点没说出来话。

杜馨然自然也不是吃亏的主,年龄没拼过陈圆圆,又跟她侃侃而谈聊起了发型和服饰,两个女人刚一开始的时候还是隔着我聊天。后来越聊越起劲,杜馨然干脆推开我,跟陈圆圆并排而立,看上去两人像是在聊时尚,可我总感觉像是小时候看到过的“斗鸡”表演。

毕竟是俩女人斗嘴,我一个老爷们上去瞎搀和也不太合适,尴尬的我像个小跟班似的尾随在她们身后,知道的我们是一起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个尾随小姑娘下班的猥琐男。

从派出所出来以后,两个女人的嘴巴就没消停过,一直走到菜市场,她们的争论话题又从化妆品变成了洗发水牌子。

把我从旁边听的烦得不行,我恼怒的低吼道:到底还吃不吃饭了?要是不吃的话,你俩就尽情吵,我回洗浴去了,本来就累挺一天。还得给你们当调解员,真他妈累人!

“谁吵了?从始至终,你看我俩红过脸没?”杜馨然撇了撇眉毛,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

陈圆圆也眯着月牙眼点点头说:就是啊。我们只不过是各抒己见罢了,对吧馨然姐姐?

面对我暴躁的质问,两个女人奇迹般的团结,异口同声的问向我,临了俩人还互相对视了一眼。

“没什么,我该吃药了,抓紧时间买菜吧!”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我是一点都不羡慕古代的皇帝了。两个女人就吵成这个逼样,想想皇帝们的三宫六院,怪不得没有一位“万岁爷”能活过百岁,烦也能被烦死。

本以为买菜应该能堵住她们的嘴巴。谁知道她俩居然又在买什么食材的问题上,又开始啰啰嗦嗦的“各抒己见”,这个说吃鱼肉明目,那个说吃山药养胃。

我恶狠狠的咆哮:不鸡八吃了,你俩慢慢论吧,真特么费劲儿!

“赵成虎你给谁甩脸呢?我说吃鱼肉明目有问题吗?看你一天抽那么多烟,眼珠子都浑浊了,我还不算为了你好?”杜馨然不依不饶的一把拉住我胳膊埋怨:“你看不起谁呢?请你吃顿饭都不给面子是吧?”

“都怪我,我不该多嘴的,馨然姐姐是主,咱们是客,我不该胡乱发表什么意见的,成虎对不起啊,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陈圆圆更聪明,直接给我来了个“以退为进”,弱弱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一副犯了大错的模样。

好在经过刚才我那一阵发火后,两人总算老实了,没有再继续斗嘴,很乖巧的开始挑菜买肉,我则负责帮她们拎着。

看到两人弯腰选菜的背影,我心里不禁小小的自豪了一把,有种“一家之主”的成就感。“呸,瞎特么琢磨啥呢!”我甩手轻扇了自己一耳光,就算是当一家之主,我也只是苏菲的一家之主,跟她俩有个篮子关系。

等她们选好菜以后。为了避免二人在路上继续“理论”,我直接拦下一辆出租车往杜馨然住的小区赶,现在我脑子里就一个念头,赶快把这顿晚饭吃完得了。以后说啥也不能再让她俩碰上了。

杜馨然住的地方是个很普通的三室一厅,整栋房子装扮的都很女孩气,粉红色的墙面,粉红色的壁纸。粉红色的木质地板,木屋里香喷喷的,沙发上堆了好多毛绒玩偶,走进去的时候,我都怀疑自己像是进了幼儿园。

陈圆圆一脸的羡慕的“哇”了一声,来回张望屋里的摆设。

我把买的食材放下,使劲嗅了嗅鼻子说:“没看出来你高冷的外表下包裹着一颗充满童趣的心呐...”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像杜馨然这种类型的女人,住的地方应该特别干练简洁。现在看来这姑娘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很独立,实际上也只是个小女孩心理。

杜馨然从鞋柜里帮我们翻出来几双拖鞋,冲着我笑容满面的说:家里从来没有进过男人,我也没打算请哪个男人来做客。所以就没准备男式拖鞋,你委屈委屈穿这双吧。

她摆到我脚跟前一双黄色的卡通拖鞋,鞋面上竟然还有一只大头熊。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很荣幸嘛,竟然成为第一个走进你闺房的老爷们儿!”我朝着她俩摆摆手说,你们赶紧准备菜去吧,我慢慢换鞋!

实际上我是害怕自己脚太味儿,待会再把她俩给熏哭了。

两个女人提着食材快速走进厨房。隔着老远就又能听她们争论起来,这个说应该先炖鱼,那个说应该先熬排骨,我彻底无语了。悄悄把房门打开,跑到走廊里换了下鞋子,顺手就把我的皮鞋丢在外面。

我刚打算回屋去,住杜馨然家对面的房门“吱嘎”一声开了。一个剃着板寸短头的精壮男子提着垃圾袋走出来,警惕的望了我一眼,我礼貌的冲他笑了笑,男人上下打量我几眼问:你是馨然的男朋友?

“不不不。同事而已!”我朝着他摆摆手,隔着门缝我看到对面的房子里好像还有七八个赤裸着身子的男人,客厅里也没什么摆设,尽是些跑步机、哑铃之类的锻炼器材。那男人立马将房门合上,冲着我笑了笑说:挺好挺好!

“对面难不成是健身房?”我迷惑的沉思了几秒钟,也没多想什么,径直返回屋里,朝着厨房的方向喊:美妞,你家邻居挺八卦的嘛,刚才还问我是不是你对象。

“谁?”杜馨然系着一个粉色的围裙走了出来,好奇的问向我。

“你家对门的邻居啊,对门是不是个私人健身房呐?”我指了指门外。

杜馨然挽了挽头发说,对面住人了?我一直都以为对门是空着呢。

“开什么玩笑,人家都能喊出来你名字,你会不认识?”我嗅了嗅屋里的空气,感觉味道有点不对劲,尴尬的冲她一笑说:借你家的卫生间用下哈,我想冲个澡。

杜馨然没有接我的话茬,而是打开门走了出去,轻轻按响对面的门铃,连续按了好几下,里面都没任何动静,杜馨然朝着我耸了耸肩膀说:你看我没乱说吧?对面确实没住人。

“扯淡,我亲眼看见有人出来的!”我也走过去“咚咚”敲了两下房门,里面确实死一般的寂静,难不成里头的人全都戴着耳机听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