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1 我知道是谁干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说这人倒霉起来,放个屁都能摔跤,本来被那几个抢劫犯五花大绑的捆起来我就已经够难受了,嘴里还让塞了布头,想喊都喊不出来,我拿脑袋“咣咣”撞了两下房门外面愣是屁动静都没有,兜里的手机一个劲地震动,明明希望就在前方,可我一点法子没有。

脑门子都给撞出血了,外面的人依旧没有反应。我脑子里甚至开始幻想自己会不会饿死在这间房里,很多天以后尸体腐烂才被人发现,挣扎了好半天,我也挣脱出束缚,最后无奈的倚靠在门后面等待奇迹发生。

这帮抢劫犯不光胆子大而且应该受过很专业的训练,绑人的手法绝对一流,武器也异常的精良,微冲、手雷这些平常只能从电影里看到的武器,他们竟然都能搞到,可想而知稻川商会的实力是有多恐怖。

从地上喘息了片刻,我又鼓足劲开始用脑门撞门,连续“咣咣”撞击了几下,外面终于有了反应,我先是听到一阵开门声,接着拖鞋趿拉的声音随之走到门外,一个男人的声音咒骂:有完没完了?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唔唔!”我竭力发出呼救声,吸引外面骂街男人的注意,外面的人可能也听出来了异常,接着又问:里面干什么呢?

“唔唔唔!”我连呻吟带撞击门,额头上的鲜血顺着脸往下淌落,拼命的冲撞让我脑子有点缺氧,生怕错过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没敢泄气,又是“咚咚”顶了两下门。

“卧槽!”外面的男人惊呼一声,接着快速跑走了,紧跟着我听到“咣”的一声关门声,楼道里再次陷入了寂静,之后任由我怎么撞门,都没有任何动静,此刻我心里简直有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说好的见义勇为呢?说好的中国好邻居呢?妈蛋的,童话里都他妈是骗人的!

推算时间的话,现在应该是晚上十二点左右,这个时间段杜馨然去哪了?就算是睡着,听到我这顿闹腾,多少也应该起点疑心才对的,为什么会不闻不问呢?

我心里阵阵发凉,就怕是因为对面的银行被抢劫,杜馨然也回所里报道去了,这种大案子一忙起来最少得几天,到时候老子绝逼饿死在这里,我不死心的又撞了几下房门,愤怒的“唔唔”两声,最后实在没辙了,我半坐在地上听天由命。可能因为脑袋猛烈撞击的缘故,我意识渐渐有点模糊,陷入了半清醒半迷糊的状态。

大概过去二十多分钟,我听见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紧跟着又是开门的声音。之前喊“卧槽”的那个男人急冲冲的说:就是这家,大半夜不睡觉,我还听到里面有很奇怪的响声。

紧着外面传来“啪啪”的拍门声,有人大喊:家里有人吗?

“唔唔!”我立马精神起来,连呼嚎带顶门的折腾出动静。

外面的人议论了几句,接着就有人说,联系一下小区的物业管理,把门打开!

最后门终于开了,四五个警察和两个保安,以及一个穿件蓝色睡衣的中年男人站在外头。那男人估计就是帮忙报警的家伙吧,我感激的望了他一眼。

看到我这副惨样子,两个警察赶忙过来松绑,剩下几个人鱼跃而入,替我松绑的警察好奇的望向我:你是出警队的赵队长吧?怎么会好好的被人绑架了呢?

“对面的中国银行是不是被抢劫了?”我没理会他的问题。一把拽下来嘴里的破布头,火急火燎的问他。

那警察点点头,眼中出现一抹悲伤说,是的,两辆装载黄金的运钞车,在一个多钟头以前被抢劫,押运的保安和咱们两个听到枪响过来救援的同事都壮烈殉职了,现在市局、刑警队和特警全部都在,赵队您这是怎么了?

“我就是被那帮抢劫犯绑架的,你们几个赶紧再找找这屋里的地下,说不准还有什么武器或者蛛丝马迹,那帮抢劫犯应该在这里隐藏了很久,联系一下物业或者房主,问清楚这栋房子是什么时候租出去的,被谁给租的。”我顺手抹了一把脑门上的血迹,拔腿就往楼下跑。

两车黄金,四条人命!这帮狗犊子也特么太狠了吧!

我急急忙忙的跑出小区,看到对面的银行前面已经拉起了警戒线,穿着不同制服的警务人员,急急忙忙的来回奔走,银行正门口的两辆运钞车被掀翻在地,车身上有很多弹孔,地上还有血迹。

几个巡警队的同时站在警戒线外面阻拦看热闹的人群和记者,看清楚是我后,同事把我让进来。一个面熟的同事凑到我耳边很小声的说,赵队,你怎么才来啊?马哥和欧局都发火了!

“他们在哪?”我抹了一把脸问道。

同事指了指不远处灯火通明的银行大厅说,在里面,欧局、马哥还有市委的几个领导都在。

我急急忙忙闯进大厅里,刚进门就看到市里主管治安的李长亭正在大发雷霆,欧鹏、马洪涛以及几个穿制服的警察头头噤若寒蝉的搭理着脑袋,见到我进来,李长亭虎着脸大骂:没他妈看到正开会呢?回去坚守自己的岗位。

“我知道那帮抢劫犯是谁!”我抽了抽鼻子出声。

“什么?”一帮人的视线全都投向了我,我一字一句把自己被绑架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没忘记加上对“稻川商会”的猜测。

听完我的话,大家集体沉默了,马洪涛赶忙问我,你能形容出来那个板寸头的大概长相吗?

我点点头说:可以的!

李长亭赶忙冲着欧鹏怒吼,还愣着干嘛?赶快联系刑侦素描科的同志过来。

之后来了两个会画画的同事,按照我的大概描述抄着画板将那个板寸头的模样大概绘了出来,这两个同事的水平真不是盖的,单凭我的形容,竟然把那板寸头画的七七八八,得到我确定后。李长亭招呼马洪涛,让人带着画像去调查户籍。

我这才突然意识到,之前我干掉钱进和冯建业的时候,确实是有人在替我打了马虎眼,不然单单凭借这两下子,警察想抓出来我,简直易如反掌,当即惊出来一脑子冷汗。

当然我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描述那个板寸头模样的时候,有些细节特地说的遮遮掩掩。

等我把自己知道的全都汇报完,外面的天色已然大亮,疲惫了一宿的几个领导再次开始新一轮的会议,马洪涛让我先回去休息,我点点头,走出银行大厅,刚出来就看到一身制服的杜馨然径直冲我走过来。

“我日,你跑哪去了?”

“你去哪了?”我和杜馨然异口同声的质问对方。

紧跟着杜馨然抬起胳膊就要掴我,我赶忙往后倒退两步说:有病吧你,刚见面就准备跟我来个亲密接触?

杜馨然的眼圈微微泛红,冲着我说:你知不知道我找你一晚上了?

“那特么是你蠢,老子让绑架了半晚上,就在你隔壁,你都不知道去敲敲门?”看她一副哭撇撇的模样,我心不由一软,冲着她摆摆手说:行了,我这不是没事嘛,对了,陈圆圆怎么样了?

杜馨然擦拭了一下眼角朝我摆手说:“她回洗浴了,你也赶紧回去吧,你的那帮兄弟们乱成一锅粥了,非喊着要去踏平远东几天,现在情况这么紧急,告诉他们千万别往枪口上撞!”

“嗯,你自己注意安全,暂时先换个地方住吧,你住的地方太不保险了!实在没地儿去,就到我们洗浴先凑合几天!”我点点头,也顾不上跟他们寒暄,抬腿就跑了出去,现在欧鹏和李长亭正一肚子邪火没处散,我们要是再闹出来点什么事情,铁定被他们严办。

我借了一个同事的警车,踩足油门冲回洗浴,当看到洗浴门口聚集了足足能有二三百号人的时候,心都悬起来了。赶忙抓起车里的扩音器喊话:都特么散了!

二三百号身穿“王者”西装的小青年压根都不带鸟我的,我从车里跳出来,指着他们喊:听不懂我的话是不是?马上散了!

他们这才意识到是我,齐刷刷的呐喊:三哥!

接着如同潮水一般缓缓散开。

雷少强、王兴、伦哥和胡金他们急冲冲的跑了出来,“成虎,你去哪了?”陈圆圆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到身前,我喘着粗气,摆摆手说:什么也别问,待会我跟你们慢慢解释,先给我联系陈二娃、蔡鹰还有唐贵用最快的速度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