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3 收割者/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昆耐着性子跟我聊了一会儿,对于他现在担负的角色我挺理解的,也明白他确实不能太过帮助我们,有些百感交集的笑了笑说:昆子,咱们很久没从一起正经八百的喝顿酒了吧?

“是啊,这几年你和我都在不停的朝着远方跑,跑的太快了,都快忘记当初为了什么而跑的,等我忙完这阵子,绝对到你那儿好好的赖上一阵子。老子要跟着你花天酒地,谁让你特么是大哥的!”林昆唏嘘的叹了口气。

我乐呵呵的应承:妥妥的,老子保管你让你喝酒喝到吐,日漂亮姑娘日到哭。

“你自己多保重,稻川商会不是善茬,存在的年头久了,各项发展趋于完善,他们下属风雷雨三大分社,石市盘踞的势力是他们的风社,风社有两个堂口组成,一组是远东集团,主要就是商业团体,另外一组叫收割者,主要就是干一些暴力事件,听说不少人都曾经是职业军人,特别难缠!”林昆压低声音冲我说道。

“收割者?”我诧异的问道。

林昆“嗯”了一声说,一明一暗,远东集团是明面上的盾牌,收割者是藏在阴影里的刺刀,其实国家很反感这些过江杂鱼,但是又不能直接动手,高层之间的关系很微妙的,我这么跟你说吧,如果王者和稻川商会发生大规模的械斗,只要不是特别轰动,上面甚至都会帮着你们圆谎,你应该能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态度吧?

“这些话是你自己推算的,还是有人告诉你的?”我谨慎的问道。

林昆顿了顿说:是我们处长想要借我嘴告诉你的,所以三子,只要你没有太过出格,一般不会有人整你的,但也别指望谁帮你,上层能保持默认的做法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人多口杂,我能说的就这些,剩下的你自己意会。

“谢了,兄弟!”我嘘了口气。

林昆笑着说,咱们是兄弟!

挂掉电话以后,我陷入了沉思,林昆话的意思很明白,上头人物是知道稻川商会存在的,同样也知道我们的存在,说的好听点,上面希望借我们手,兵不刃血的除掉稻川商会。但是因为有这样、那样的原因,又不好直接表明立场,如果是这样说起来,其实留给我们动手的空间还是挺大的,如果我能把握住这个机会。让王者一跃成为“天门”那种顶尖的大势力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得。

但这个尺度具体应该怎么把握,就有点耐人寻味了,首先可能不能闹的太大,其次就是不能死人太多,至少不能让大部分老百姓知道,见我一个劲地挠头抓脸,雷少强低声说:三哥,咱们其实可以去找那个吴晋国聊聊,如果真是那个什么收割者做的,我想吴晋国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

刚才我和林昆的通话用的是免提。雷少强也从旁边听的清清楚楚。

“对,就算分属不同的堂口,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吴晋国不可能仍旧面不改色,我只需要很隐晦的告诉他。老子清楚你们的勾当,他就应该会慌乱,只要吴晋国乱了,自然而然露出马脚!到时候咱们再一把将他们按趴下!”我连忙点了点脑袋。

说干就干,我俩起身往门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手机突然响了,是马洪涛给我打来的电话,让我抓紧时间回趟单位,审讯一下杜馨然对面房子的业主。

我迟疑了片刻后,冲着雷少强说,强子你敢不敢单独跟吴晋国会上一面?

雷少强打了个响指,一脸无所谓的瞥瞥眉头说:那有啥不敢的,他吴晋国长了俩脑袋还是仨篮子,放心吧,单论装逼,你都够呛是我对手!交给我办吧。

“顺便催催他十辆帕沙特的事儿,弟兄们现在好歹也是有身份证的人,进进出出的,没点排面太卡脸了!”我伸了个懒腰乐呵呵的说。

之后我俩分头行动,我直接回了派出所。

派出所的审讯室里,一个染着一脑袋屎黄色的小青年正吊儿郎当的叼着烟坐在铁板凳上左摇右晃,见到我进来了,那小青年鼻孔朝天的冲我诈唬:喂,警察叔叔。我又没犯什么错,你们干嘛把我抓进来?

我跟之前审讯的同事简单做了下交接后,将审讯室的铁皮门反锁上,然后我微笑的问向小青年说:哥们,你这么年轻手里就有一套房子,真是让人羡慕啊!

“房子是我爸的,我爸去年出车祸死了,所以归到我名下了,警察大哥我什么都不知道,刚才你同事也问我半天了。你能不能痛快的把我放了?我还约了朋友打麻将呢!”小青年一脸焦躁的吐了口粘痰。

我脱下身上的外套挂在椅子把上,微笑的掏出香烟,递给他一支,自己又点上一支说:兄弟,你家的租户把运钞车给劫了,这事儿你知道不?

小青年甩了甩自己的头发撇嘴说:那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们买了注水的猪肉,还要去把养猪的农民铐进来问问为什么吗?

“呃?这话说的...没毛病!”我被他一下子给怼住了,干咳两声说,兄弟咱们轻松一点交流。我就是个挣工资的,你也着急走,不如你把你知道的那些租户的资料跟我说一下,完事咱们各忙各的多好?

小青年翻了翻死鱼眼,极其不耐烦的打着哈欠说:“我也想配合你,关键我什么都不知道,今年二月份吧,有个家伙找到我,说是想租我家的房子,而且特别豪爽的一次性给了我两年的房租,我就把房子租给他们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不清楚了!我们毕竟不是警察,租个房子也不至于调查人家祖宗十八代,您说对不?”

这个小青年穿件敞口的花衬衫,胸口的地方有一大片青色纹身,估摸着也是社会上摸爬滚打的混子,很熟悉警方的流程,说起话来夹枪带棒,完事还故意耸了耸肩膀嘟囔:我知道就这些,已经跟你们说了八百遍了,大哥可以放我走了吗?

单听他说的这些话,的确挑不出理来,可我总觉得他有问题,刚才说话的时候,狗日的眼珠子来回在瞟动,但是人家毕竟没犯什么错,我也不能硬逼着他怎么样,又跟他墨迹了一会儿后,实在套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我“啪”的拍了下桌子,冷着脸吓唬他说:你再老老实实的回忆回忆,还有什么没交代清楚的,我跟你说兄弟,既然把你喊过来,我肯定是掌握了充足的证据,现在是给你机会,让你自己说,别等我把证据摔到你脸前的时候,你才哭着喊着求原谅!

小青年一下子炸了,骂骂咧咧的站起来说,吓唬老子呢?别特么以为我不懂法,来!你有什么证据,尽管往我脸上砸,有种你他妈马上枪毙了老子,别以为老子没有人。信不信你脱下这身衣裳,我就弄死你?臭警察你编号多少,我特么要告你!

我也火了,揪住他脖领就拽了起来,厉喝:给我装社会人呢?老子告诉你...

听到里面的动静,外面杜馨然和几个同事赶忙走了进来,杜馨然把我拉到旁边的方便劝阻了好一番,我抽了抽鼻子缓和了一下情绪说,看来我确实不适合给人做审讯,那啥你接着问吧,实在没什么证据,就把他给放了!我抽根烟冷静冷静。

等杜馨然他们离开后,我掏出手机给刘云飞打了个电话,完事换下制服就直接走出了派出所,我有种直觉,这小子肯定知道那帮劫犯更多事情,既然没办法用正常的手段诈唬出来他,那就只能走点非常规的路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