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5 煤气中毒/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伟夹着双腿,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结巴道:我也是瞎猜测,黑龙过去就是在长安区混的,而且在看守所的时候,我听他无意间说起过,他的老婆和孩子也都在长安区,昨天发生那么大的事情,全市都戒严了,他们根本不可能逃掉。

“没看出来你还有点小脑子嘛,伟哥。你说如果我把你弄死,然后往麻袋里一塞,丢点石头进去,多久会被人发现?”我舔了舔嘴唇阴森的咧嘴一笑,寻思着能不能从他嘴里再诈出来点有用的信息。

刘伟吓得慌忙给我又是一顿磕头,哭爹喊娘的哀求:大哥我说的全是真话,今年二月份我因为和人打架被抓进了看守所里,黑龙晚我几天进去,在号里特别照顾我,而且还提出让我出去以后跟着他混,出狱以后,我跟着黑龙到长安区混了一阵子,后来他说有几个朋友没地方住,想要租我家的房子,我也没多想,就带着他过去看房,对了,当时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陪着一起去的,那青年在我家的阳台上站了很久,我也是昨天才反应过来,他当时应该是在看对面的中国银行。

“那青年长什么模样?”我皱着眉头问道。

刘伟摇摇头说,没看清楚,他当时戴着墨镜和口罩,但是我能感觉出来黑龙特别的尊敬那个青年,我说话带点把儿,都被黑龙给踹了一脚。

“嗯,还有什么想说的吗?”我歪了歪脖颈。

刘伟吸溜了两下鼻涕头说,没有了,整件事情我知道就这么多,自从黑龙他们搬进我家以后,我就再没回去过,黑龙在宾馆替我包了房而且还送给我一台车。

“兄弟,你这是拿生命在炫富啊,这些话你就烂在肚子里吧,以后不管谁问都不要再说出来,不然我估计你可能活不到过年,就这样吧,以后好自为之!”我踢了他一脚笑着说道。

实在诈出来什么了,我冲刘云飞和十虎摆摆手,我们一帮人钻进金杯车里,迅速离去。

路上我心里一个劲地犯嘀咕,这事儿到底是稻川商会干的还是孔家做的?假设刘伟没说假话,那他看到的那个青年应该就是孔令杰,虽然没什么实质证据,可我就觉得这种事情除了孔令杰。别人干不出来。

“哪怕他说的都是假话,但是黑龙这个外号肯定错不了!”我拨通胡金的号码,让他尽快从长安区打听出来这个人,如果真的是孔令杰干的,那这个家伙的心思也太恐怖了。嫁祸稻川商会,自己闷声发大财。

可是以孔令杰对我的厌恶程度,明明有那么好的机会干掉我,为什么还会留我一条命呢?想着想着,我脑子里灵光一闪,愈发肯定了自己的猜疑,因为我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他了解我的性格,留我一条命的话,我肯定会拼死跟稻川商会的人开磕!

反观稻川商会的人没那么傻逼。拼着暴露身份的危险,只是为了吓唬吓唬我?

我总算想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听那个“板寸头”说不想招惹杜家时候,会感觉那么牵强,以稻川商会的实力根本不惧所谓的四大家族,就算惹不起。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就得了,只有同位四大家族的孔家才会忌惮杜家,毕竟他们的根在这里,跑的和尚跑不了庙,也只有石市的坐地户才有本事勾结银行内部人员,得到那么准确的消息。

每天都有运钞车进进出出,为什么平常都没事,单单会在拉了两车黄金的时候被抢劫,这里面要是没有内鬼,我把脑袋拧下来当屁股使。

想到这儿我立马惊出了一脑子的冷汗,庆幸没有直接招呼兄弟们把目标对准“稻川商会”,要不然真中了孔令杰的圈套,他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双方开战,之后所有人的视线全都吸引到我们身上,他才有机会把两车黄金神不知鬼不觉的兑换出去。

可是我又有些想不明白了,以孔家的财力怎么可能会稀罕区区两车黄金呢?这可是掉脑袋的大事,稍有不慎就会身败名裂,孔老爷子和孔家的大人不可能不懂这其中的厉害关系?而且我也相信以孔老爷子的为人绝对不会干出这种事情,难不成是他们遇上了什么难处?

本来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但是在下午的时候,一起人命案应证了我的猜想,当时我正坐在办公室里正和杜馨然翻看抢劫运钞车的监控录像,一个同事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冲我说:赵队,刘伟死了!

“刘伟是谁啊?”我脑子一时间没转过来弯。

“就是那几个劫犯租房子的业主,您忘了上午你刚审过他的!”同事递给我几张照片。死者正是刘伟,刘伟应该是堕楼身亡的,死状特别的凄惨。

杜馨然从旁边瞅了几眼,小脸唰白一片,似乎被吓到了。

“怎么死的?”我把照片还给同事出声问道。

同事想了想说,法医鉴定说是服用了过量的兴奋剂之类的药物,产生了幻觉自己从楼上跳下去的,具体情况不知,刑警队的同事已经接手了。

我苦笑着点点头,没有吱声。心里不禁咒骂,刑警队的人都是猪脑子,家里的租客刚特么把运钞车给抢劫了,他这个时候属于嫌疑犯,时不时的会被警队传唤,鬼才会这个时候嗑药,摆明了就是被他死,而且我和刘伟接触过,很清楚这小子怕死的要命,又怎么可能自己跳楼。

“成虎。能不能跟你商量个事情?”杜馨然欲言又止的看向我。

看她的表情,我就知道她想说,坏笑着吧唧嘴巴说:“不用商量了,我同意!这种时候让你回去住,确实挺瘆人的,不过你可得想清楚了哈,女警住洗浴,这传出去名声不好听,将来要是嫁不出去了,千万别赖我!”

杜馨然松了口气,白了我一眼娇声说:“嫁不出去就不嫁了呗,大不了我在你们洗浴里赖一辈子,不过真的很谢谢你!”说话的时候,杜馨然满脸绯红,怎么看在怎么像是在撒娇。

“美妞,我可跟你讲清楚了啊,哥永远都是你得不到的男人,我有老婆的!我孩子也快出生了,骗你是小狗的!所以以后我要是调戏你,你就大耳光的扇我。”我决定还是先给杜馨然打个预防针比较靠谱,让我口花花偶尔耍个流氓行,但是真让我上手,其实我比谁都怂,杜馨然长得漂亮,我就怕自己会把持不住了,算是提醒她,更是提醒我自己。

我俩正闲聊的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看了眼号码竟然是胖子打过来,我好笑的接了起来:喂,死胖子,想哥了啊?

“您好,请问您是这个号码主人的朋友吗?”那头传来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

“我是他哥,你哪位?”我疑惑的问道,听声音绝对不是柳玥的。

“我是栾城区人民医院的,您的朋友和他家人煤气中毒,在我们医院接受抢救,请问您可以过来交一下相关费用吗?他的电话号码上只有几个联系人,我看到您的号码署名是哥,所以想要先通知您一下。”那边的女人机械似的回答。

“栾城区人民医院是吗?好的,我马上过去!”我一下子慌了,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杜馨然跟在我后面手里抓着一把车钥匙,我也顾不上跟她多说什么,钻进车里就要走。杜馨然也跟着上了车,我皱着眉头问她,你干什么去?别添乱了。

“栾城区人民医院的院长和我爸是朋友,我跟你一起过去的话,方便很多!”杜馨然拿出手机打电话,我琢磨也是这么个事儿,这年头不管到哪,有人总比没人好办事,也不再多说什么,踩足油门就冲了过去,嘴里一个劲地念叨:千万别出事,死胖子你可千万别他妈出事。

“成虎,你别着急,只是煤气中毒的话,应该不会太过严重!”杜馨然放下电话轻声安慰我:我已经给我那个叔叔打过电话了,他说马上就过去看看。

“这他妈都是几月份了,怎么可能煤气中毒呢?卧槽特姥姥的!”我忍不住破口大骂,上次去王叔家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他们的煤炉子是放在外面的,这里面肯定有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