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6 会不会是他?/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才只顾着着急,一时间都忘记问下那个护士栾城区的人民医院具体在什么位置,开车驶进栾城区,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问杜馨然:你知道人民医院具体怎么走吗?

杜馨然歪着脑袋想了想说,我小时候来过一次,也记不大清楚了,等我问下吧,说罢话她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几分钟后指向了一个岔路口说,从那边左拐。

很快来到“人民医院”,我们急急忙忙的跑进了住院部,空旷的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到处弥漫着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地砖斑驳不堪,墙皮也剥落了。感觉特别的破旧。

护士站里根本没人,杜馨然再次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一个套着白大褂,估摸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出现在大厅里,看到杜馨然后,他很亲昵的打招呼,杜馨然简单给我们互相做了下自我介绍,然后带着我们往楼上走。

这个中年人是医院的院长,姓魏,看上去很是随和,对杜馨然的态度像是长辈,更像是手下,和我大致说了下胖子的情况,他告诉我,胖子和柳玥两个人都是煤气中毒被送进医院的,好在发现的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只有他们两个人吗?是不是还有一个中年人?”我不解的问道,难道王叔没有在家?

院长摇摇头回答,没有什么中年人呐,只有他们一对小青年。我们的救护车到达地方的时候,两个人已经陷入高度昏迷状态,屋子被密封的很好,卧室里放着两盆炭火,感觉像是自杀殉情,幸亏有人在我们去之前提前把门窗都打开了,不然就算是神仙也很难救的了他们。

“狗屁的自杀,我这兄弟怕死的要命,而且他现在过的很开心,根本没任何理由去自杀!”我忍不住咒骂了一句,脑子里却在琢磨王叔去哪了?难道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情况?

这家医院的配置极其简陋,没有ICU重症监护室,危重病人只能住在抢救室里,这也是一间很简陋的病房,就在护士值班室的隔壁。

我和杜馨然径直走进抢救室里,推门一看,里面环境简单到让人想发火,两张铁架子病床,下面还带着滑轮,以便快速移动。油漆都掉了,床头柜也是老式的,暖水瓶也是那种八十年代的款式,胖子和柳玥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

两人都还陷入昏厥当中,身上遍布五颜六色的电线。旁边竖着大口径航弹一样的氧气瓶,桌子上摆着监控仪,心跳、脉搏、血氧,血压等等都一目了然。

“叔,他们大概什么时间可以醒过来?”我抽了抽鼻子,算是松了口大气。

魏院长走过去观察了一下监控仪说,再有一两个钟头差不多吧,根据人的体制决定的,女孩子可能要久一点,男孩子的身体还是不错。相信苏醒会快一些。

猛然间我想起来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胖子和柳玥都中煤气了,王叔不知所踪,那么是谁打的急救电话?我慌忙问魏院长:叔,您能告诉我。谁打的120吗?

“这...我也不太清楚,医院有医院的规定,不好意思哈。”魏院长迟疑了一下,朝着我摇摇头。

“我先帮他们去交下住院费,你不用着急!”杜馨然看了眼二人,和那个院长一起走了出去,望着胖子和柳玥这副样子,我心里特别的不好受,倚靠在窗台上掏出手机给伦哥和王兴都去了个电话,让伦哥这会到王叔家和王叔摆摊的地方看看是个什么情况,让王兴带点兄弟过来保护胖子。

二十多分钟后,杜馨然回来了,手里抓着一张小纸条递给我说,这个号码打的急救电话。

“谢谢你啦!”我接过纸条,照着纸条上的号码按键,只拨到一半的时候,我愣住了,我手机里有这个号码,是林昆的!林昆打的急救电话?林昆为什么会出现在栾城区,而且还是胖子住的地方?

一瞬间我惊的长大了嘴巴。林昆之前告诉我,他们这次到石市的任务是除掉一个为非作歹的过气的军官!过气军官?王叔之前就是军人,而且他当年正是利用军队的背景带领血色在石市呼风唤雨,现在胖子和柳玥煤气中毒住院,也就是说林昆他们的目标是王叔?

目标是王叔我能理解,毕竟职责所在,可是他妈的林昆难道不认识胖子吗?怎么忍心对自己兄弟下手,我胸口里那股子邪火“腾”的一下就蹿了起来,“卧槽!”我立即拨通了林昆的号码,电话响了半天那边才接起来。林昆很着急的冲我说,我现在有事在忙,晚点再给你回电话。

不等我再问什么,林昆直接挂断了手机,我再拨过去的时候。提示已经是关机状态。

“怎么了成虎?”杜馨然看我脸色铁青担心的问道。

我咬着嘴皮摇摇头说,没什么,就是心里有点难受。

之后我们陷入了长久的沉寂,我大脑里混乱一片,许多念头从我脑海里来回翻滚涌动,第九处要杀王叔!可他妈王叔是陈花椒的亲爹,如果林昆真动手的话,将来我们这帮兄弟还怎么处事?陈花椒知道实情后,绝逼会给林昆拼命的,我心急如焚的编辑了一条短息给林昆发个过去。

我正着急上火的时候。猛不丁听到胖子“咳咳”的声音,紧跟着胖子“突”一下坐了起来,泪流满面的来回张望脑袋,跌跌撞撞的想要从床上爬起来,我和杜馨然赶忙跑了过去,我轻拍他的后背安抚:你别乱动,身体还没痊愈呢。

“三哥,小磊死了!小磊死了!”胖子话都没说完,眼泪一下子就淌落出来,情绪特别激动的拽着我的胳膊摇晃。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说!”我轻声问他。

胖子使劲抓扯着自己的头发,痛苦的哽咽,中午我回家给师傅拿饭,看到小磊被吊死在门槛上,当时就慌了,接着又听到玥玥在屋里发出一声尖叫,我想要跑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在后面拿东西一下子砸在我后脑勺上,然后就昏迷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就是在这里。

“那你看清楚是谁砸晕你的吗?”我心底一沉。

胖子抽泣着摇摇头说。没有!三哥,我的小磊死了,呜呜呜...

“好了,兄弟!你别太伤心,哥肯定会替你报仇的,我问你,你出事的时候,王叔还在街口给人修车吗?”我摸了摸胖子的头发问道。

胖子点点头说,不知道!我出事的时候,师傅还在街口帮人补车胎。

说话间胖子突然回过神儿。焦急的问我:三哥是不是有人要为难我师父?你得帮他啊,我师父前几天干活刚刚把手腕给伤了,如果真有人偷袭他的话,他根本反应不过来。

“行了,你先休息休息。别的事情我帮你做。”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跟胖子说这里面的情况,更不敢离开医院,如果有人再来击杀胖子的话,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十多分钟后,王兴带着七八个兄弟急急忙忙的跑到医院。我把情况跟王兴简单说了一下,又拜托杜馨然帮着多照顾,跑出医院,开上警车就往王叔修车的那个巷口疾驰而去。

我前脚刚到,伦哥带着几个兄弟后脚也来了。王叔的修车摊子没受到什么影响,各种工具整整齐齐的摆放,旁边还停着两辆修好的自行车,应该是没有打斗痕迹的,看来王叔离开的很从容,我们又快速跑向王叔住的地方,两扇大门敞开,里面也整整齐齐,没有一丝凌乱,只是“小磊”被吊死在正房的门框上,迎风微微晃动,一点都不吓人,倒是让人看着心里疼的不行。

“真他妈的畜生,一条狗招谁惹谁了!”伦哥鼓着红通通的眼睛把“小磊”放下来。

我深呼吸两口说,小磊是狗,见到陌生人会叫是本能,但是它受过王叔的训练,轻易不会攻击人,所以被人吊死了...

“麻痹的,到底是谁干的!”伦哥咬牙切齿的低吼。

我心情沉默的摇摇头说,我暂时还不能确定,或许说不相信会是他,我现在更担心的是王叔,如果王叔有什么意外,咱们兄弟间肯定要出大乱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