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0 眼是黑的,心的红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后我跟随陆峰他们哥仨快速离开,来到他们的地头“花街”。

花街的规模比之过去扩充了很多倍,原来只是单单的一条街,经营一些最低档的色情小店,现在两边的街面全都打通了,吃喝玩乐各种各样的商铺都有,街口的地方立着一个很大的广告牌,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四个大字“天门花街”。

“峰哥果然不是池中物!没想到不出半年的光景就把花街发展成了小号的不夜城,佩服!”我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诚心实意的冲陆峰说道。陆峰跟我一块坐在警车里,林恬鹤和狐狸一起坐在前面的捷达车上。

陆峰爽朗的笑了笑说,我哪有那么大本事,都是兄弟们的功劳,还有就是文哥指挥的好,三哥你今天属实有点莽撞了,怎么敢一个人往孔家门口立棍呢,幸亏我们路口,阿鹤眼尖看到了你,不然后果真不堪设想。

我现在想想也觉得后怕,孔令杰好像完全疯了,根本不在乎我警察的身份,我点点头说:“是啊!确实鲁莽了,对了,你们怎么会好好的从孔家小区路过呢?”

陆峰从兜里掏出一份报纸递给我,我瞄了一眼看到上面写着“热烈庆祝天门大厦正式动工,市委领导班子亲自参加开业剪彩活动”看日期是昨天,没想到这么大的事情,我竟然不知道。

“天门大厦?”我疑惑的出声。

陆峰点点头说,是啊。文哥和康哥过来了,投资了一栋金融大厦,就在孔家小区的旁边,本来今天狐狸是打算去探望一下孔家老爷子的,谁知道碰上这茬,也算咱们有缘分。

“文锦和宋康来石市了?”我吞了口唾沫问。

陆峰微笑说,是啊!本身我们还在犹豫救不救你,我给文哥打了个电话,文哥只说了一个字“救”,还说让我带着你过去见他。

听到“文锦”俩字,我立马有种想哭的冲动,当然不是感动,而是恐惧,这家伙从我还在读书的时候,就是一个梦魇一般的存在,我挖空心思的那点小心眼在他眼里根本不值得一谈,更别说还有一个亦正亦邪的宋康,我寻思天门这次出动两位大佬,该不是打算收编我的吧。

“怎么了三哥?看你好像有点不高兴呢?”陆峰低声问我。

我拨浪鼓似的摇摇头回答,没有没有,我高兴的都有点想哭。

到了“花街”的中心地带,陆峰示意我停车,指了指旁边一座五层楼高的建筑说,这是我们的新总部,有没有点过去皇朝的意思?

五层的复古式建筑。外观看起来有点像过去的皇宫,外面贴着金光灿灿的墙砖,门头极大,显得豪华霸气,四个穿着高开叉旗袍的女服务员站在门口迎宾。大门之上,是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天皇宫”,正和这座建筑的风格相暗合。

“天皇宫?啥意思啊?”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微微伸展了下胳膊,撑的小腹又是一阵发疼,我忍不住低声骂了两句街。

陆峰摸了摸下巴颏坏笑说:这是按照岛国天皇的宫殿建的,里面的坐台小姐统称天后,意思就是但凡到我们场子来消费的都是岛国天皇,花几百块钱就能睡到天皇的媳妇,既能满足了消费者的心理。又能狠狠的贬低了岛国人。

“也是文锦出的主意吧?”我吧唧了两下嘴巴,长这么大我就服过两个半人,一个是文锦,整我整的没脾气,另外一个是朱厌。揍我揍的没脾气,还有半个就是阎王,险些把我给阴死。

陆峰点了点头说,是啊!你还不知道我那点文化程度嘛,从哪知道这些稀奇古怪的事儿,说实话三哥,文哥挺待见你的,你其实可以考虑...算了,人各有志嘛!

陆峰话只说到一半,但意思我明白,我笑了笑说:确实是人各有志。

跟着陆峰走进“天皇宫”,里面的装修更是充满了奢华,处处金碧辉煌,晃的人眼睛都晕,他带着我走到一个包间门口,自己没进去,而是冲我微笑说,文哥和康哥都在里面等你。

“今天的事情谢了峰哥,改天我请哥几个喝酒!”我朝着陆峰抱了一拳,推门走了进去。屋里一共坐着三个人,我还都特么认识,文锦和宋康坐在正当中,宋康的旁边是个光秃秃的大脑门,正是狐狸的那个倒霉师父和尚。

我干笑着挨个朝几位“长辈”弓腰问好。

我进去的时候。他们好像正在聊什么,见到我进来了,谁都没有吱声,文锦站起来,围着我来回转了两圈,怪声怪气的吧唧嘴:哟,混的不错嘛,这身制服是你偷的吧?怎么穿在身上显得那么不协调呢?

“文老师,这是我自己的!我现在是车站派出所的警察!”我抽了抽鼻子解释,文锦之前当过一阵子我的老师。一般情况下,我都是这么称呼他。

文锦回手就是一巴掌呼在我后脑勺骂:你也知道是自己的啊?明明有个好身份,就是不会用,你脑子里面装的都是屎吗?

“啊?我怎么了?”我不解的抓了抓侧脸。

文锦戳着我胸脯上的警察编号说:如果你刚才带上五六个警察到孔家,就说有人报警称里面失窃了,门口的保安会不让你进去吗?他们巴不得求着你进去,你那么生拉硬扯的,鬼都知道你不怀好意,没打死你,都算他们给你留面子了!

“我...”我一想确实是这么坏事,吭哧了半天没话往下接。

文锦拍了拍我脑门接着说:咱再说说你刚才那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吧,怎么?真以为孔家的小孩不敢弄死你?你是警察,告诉我,弄死一个警察最多被判几年?

“无期或者是枪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

“从医院雇个癌症晚期的患者去顶罪,你说这问题解决没有?以孔家小孩的本事。雇十个癌症晚期的病人应该没问题吧?杀你十次都不带多的,这几年没见你,总听别人把你夸的好像一朵花似的,我怎么看你个头长了,脑仁还是指甲盖那么点大呢?你长脑袋就是为了显示身高的吧?”文锦唾沫横飞把我数落的一文不值,关键是我还没话还击,耷拉着脑袋,一副知错的模样,时光好像恍然倒退,我又回到了当初念书的时候。

我佝偻着后背,脑袋都快耷拉到裤裆上了,朝着文锦很小声的念叨:我错了。

文锦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骂:错了不需要说出来,关键是记在心里面,时刻提醒自己,以后再不要犯同样的错误,现在你是在玩社会,错一步,丢的可能就是小命,就你这个智商还特么当大哥呢,当个茄子去吧!如果不是因为薇薇,我是真懒得跟你多说一个字的废话!

从文锦面前,我是真的一点都硬不起来,只能转移话题的问:“我19姐还好吗?”

“待会你自己问问她不就知道了吗?行了,坐吧!按理说,咱们现在阵营不同。我不应该再训你,但是老子也是恨铁不成钢。”文锦指了指沙发,冲我摆摆手。

我低着脑袋小心翼翼的坐到宋康的旁边,屋里的人一时间谁也没说话,我余光看了眼他们。轻声问:文老师,康哥,和尚叔,你们知道这次运钞车被抢劫的事情吗?

“孔家的小孩干的呗!”文锦翻了翻白眼。

其实之前我就知道是孔令杰做的,但只是猜测。从他们嘴里得到证实,还是异常惊讶的,我惊呼说:“还真是孔令杰干的?孔家应该不缺那点钱吧?”

“如果你输了两三个亿,把家里的积蓄都快挥霍一空了,会不会铤而走险?”宋康递给我一支烟笑眯眯的问。

输掉两三个亿?一亿到底是多少钱。我都没见过,这事更是想都没敢想过,和尚轻叹一声佛号说,人的眼睛是黑的,心是红的。可是眼一红,心就黑了,这没什么可奇怪的,赵成虎,我这次有件更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谈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