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1 道理我都懂/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等他出声,我先一步问出口:你不是告诉我,你们组织不参与任何地方势力的争斗吗?那请问你和天门是什么关系?

和尚和宋康、文锦对视一眼,一齐“哈哈”大笑了起来,和尚清了清嗓子说:“小家伙,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参与了?收起来你心里那点小九九,别以为我会强迫你加入天门,现在就算你想入,天门也未必愿意接收。”

我心里的想法一下子被他给戳穿了,我有点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刚刚我就怕和尚直接强迫我加入天门,想着先堵住他的嘴,没想到人家根本不是因为这事跟我谈的,既然不是因为这事儿,我想或许就是王叔吧。

我摸了摸额头掩饰说,怎么会呢,我就是好奇您和天门到底是什么关系?

“合作关系,天门掌控南方。可以为我提供很多贪官污吏的线索,当然如果他们遇上什么比较难缠的问题,我也会适当的伸出援手,第九处确实属于国家,但我是个人,也有自己的朋友,这不矛盾吧?”和尚梭了梭嘴角,眉眼带笑的望向我问:你希望和我成为朋友吗?

我感觉身体好像一下子燥热起来,和尚的话再明显不过,他是在对我示好,或者告诉我,我其实有和天门一样的机会,但我没敢痛快的点头,想要和这样的大拿成为朋友,付出的代价绝对不会太小。

和尚轻挑一下眉头,秀气的面庞上出现一抹狡黠说:成虎,你这孩子我一直都看在眼里,林昆也不止一次的跟我说过。你很仗义而且还算爱国,起码混到今天为止,再苦再难没有犯不该犯的错,也没做不该做的行当,我本心里是很愿意和你成为朋友的。

高帽都给我戴上了,想必和尚要让我办的事情绝对轻松不了,我怔了怔低声说:和尚叔,要不您先说事吧,能不能攀上您这棵高枝,我再琢磨!有些话我不敢说的太满。

“狡猾的小东西,好了,我也不跟你藏着掖着,血色你大概应该听说过吧?”和尚押了口茶,修长白皙的手指在茶几面上轻轻的滑动。

一瞬间我有点心惊肉跳,果然是奔着王叔来的,我佯作迷茫的样子,摇摇头说:血色是什么?一家新开的KTV吗?

“你不老实哦!”和尚的嘴角散开,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绽放精芒。

我摇摇头辩解,和尚叔,我真没听过什么血色夜色的,是不是需要我帮你砸掉?告诉我地址,那我马上就安排人去办!

“王一!”和尚的脸色顿时变冷,冲我昂了昂脖颈说:按年龄的话,你应该喊他王叔或者王伯,不要跟我说,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兄弟胖子的师傅,栾城区的那个修鞋匠,还需要我再具体一点吗?

“我...”我哑口无言的低下脑袋,心里却在念叨敢情王叔的本名这么霸气。而且王叔确实有本事,竟然逃过了林昆的抓捕,甚至躲的无影无踪,不然和尚也不会坐到这儿跟我侃侃而谈。

见我一语不发,和尚笑了笑说:既然是交朋友,肯定要公平公正。只要你帮我找出来王一,孔家小孩身边的两个脱北者,我帮你想办法解决掉,孔家其他的脱北者,我也可以帮忙困住,同时还可以告诉你,那两车黄金的具体下落,棚户区要建金融街,眼下你们手头上应该很拮据吧?两车黄金能够兑换不少现金,有了钱,王者可以迅速腾飞,这笔买卖怎么做都划算。

“那两车黄金不是国家的吗?您敢做主给了我?”我瞠目结舌的长大嘴巴。孔令杰身后的两个保镖竟然是脱北者,怪不得我之前有种肃杀的寒意,而且听和尚的意思,孔家养的还不止两个脱北者,这问题以后难办了。

和尚笑了笑说,如果你是用两车黄金走私军火。或者贩卖毒品,我肯定不会同意,但是扩建金融街本身就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与其让官员们层层剥削,还不如流入民间,黄金不是主题,现在的问题是你愿意帮我找出来王一吗?

我迟疑了,说真话我心里的那份坚持真的动摇了,听和尚的口气,他根本不知道陈花椒是王叔的儿子,也就是说陈花椒肯定是安全的,而知道这件事情的就只我和王叔两人,伦哥一知半解,相信肯定不会跟人瞎说,拿王叔换两车黄金和第九处的一个人情,这场交易算下来的确是我比较讨便宜,况且我和王叔也没什么太过深厚的交情。

“您不是说第九处不掺和地方势力吗,王叔就是个平常人。犯不上这么大动干戈吧?”我心底仅剩的那点道义也在慢慢浮动,试图说服和尚,这样的话两边都有好处。

看我陷入犹豫,和尚接着说:十几年前石市突然崛起一个名为“血色”的组织,短短一两年的时间迅速控制石市的建筑业、运输业,以及粮油的进出口,可谓是红极一时,而这个血色的龙头就算王一,如果王一只是个单纯的流氓混子,就算闯出来再大的乱子,第九处都会管,但王一还有一个身份,他是石市卫戍团团长,并且利用手中职权私造枪支,强建个人武装势力,你认为这个王叔还是个普通老百姓吗?

“血色当时这么强横?近乎垄断了石市所有挣钱的行当?”我倒抽了一口凉气,通过上次瓜爷来石市我就知道,血色当初肯定很牛逼,但是不成想竟然逆天到了这种程度。

和尚笑了笑说:事情败露后,他一力承担所有罪状,解散血色,并且要求残余势力终身不得踏入石市半步,认罪态度可谓极好,再加上上面有人诚心袒护,除了他以外,我们又抓了几个小鱼小虾,算是完成任务,哪想到在押送他回京城的途中,王一逃走了!

“从你们第九处的手里逃跑了?”我吞了口唾沫。

和尚点点头说,不得不承认,王一的作战实力确实很一般,但是隐匿和防追踪本事绝对一绝,入伍前他本身就是太行山的猎户出身,再加上他受过很系统的侦查兵训练,有心想要藏起来的话,我们根本抓不到。

“那我..更没辙了!王叔跟我不过是点头之交,你们都找不到的人,我怎么可能抓到。”虽然和尚的条件很诱惑,但是再最后一刻我守住了自己的理智,我不能那么干,否则就真不是人了,即便花椒不知道王叔是他亲爹。可我以后再面对他和胖子的时候,也会觉得心中有愧。

和尚眯缝眼睛望着我说:成虎,我既然找你,就说明我肯定知道很多你想象不到的东西,比如你尾指的那颗亮银戒指,比如陈花椒到底姓陈还是姓王。我相信你肯定有办法逼迫王一现身,你的馊主意一点不比文锦少。

“咳咳,馊主意这事儿,别带着我...我是个君子!”文锦干咳两声,朝我眨巴了两下眼睛使眼色,我知道他是在示意我点头同意。

我抿了抿嘴角。望了眼文锦,又看了眼旁边好像一直都在走神的宋康,心里复杂到了极点,到底应该怎么做?卖掉王叔换取第九处和天门这两个盟友,还是再坚持一下,我沉默了足足能有十分钟。最终抬起来脑袋。

“和尚叔,对不起..我没办法帮您!我就是个屁民,您说的祸国殃民我没有感受到,我认识的只是一个全心全意为了儿子、兄弟好,甘愿洗心革面跑到郊区去当修鞋匠的可怜人,谁都有犯错的事情。包括是您,孔家横行跋扈您不管,岛国势力渗入石市您不管,那些贩药的企图通过崇州市打通半个北方省份您不管,我不懂您为什么一定要去为难一个已经痛改前非的可怜人!对不起,我真的帮不了您...”我站起身,朝着和尚鞠了一躬,既算是感激他今天安排狐狸救我,又是感激他平常对林昆的照料。

“犯错了就应该受到惩罚,那些死刑犯哪个不悔恨当初,但是法律能绕过他们吗?”和尚板着脸孔直视向我。

我摇摇头说,别告诉我。您不知道有多少本应该被枪毙,但是又在外面逍遥法外的人,道理我都懂,可我帮亲不帮理,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我的场子随时欢迎您过去做客,文老师、康哥,也谢谢你们对我一路的照顾,告辞了!

说罢话我转身离去,心里疼的跟割肉似的,我竟然为了区区的道义,拒绝了两车黄金和第九处的示好,真是特么的够刺激,每个人都在道义和金钱中游走,我庆幸自己还记得道义。

这场利益和良心的拷问中,我很庆幸自己坚守了自己的本心,否则的话,我的底线恐怕会无止境的下放。今天可以为了利益出卖王叔,明天我可能就会为了利益放弃兄弟,王者能走到今天,靠的不是我赵成虎有多厉害,而是兄弟们的其利断金。

“去趟长安区,或许能找到黄金的下落。”和尚在我身后轻飘飘的开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