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2 孔令杰出门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陆峰的场子里出来,我有点如梦如幻似的感觉,和尚竟然轻轻松松就告诉了我黄金的下落,那他把我喊过来这一趟到底是图什么?就只是单纯的聊聊天?

他们这种老奸巨猾的人,打死我也不敢相信目的会那么单纯。

对于这个“第九处”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存在,我真的是越来越疑惑了,和尚知道王叔送我的那枚亮银戒指是干嘛的,也清楚陈花椒的身份,其实喊不喊我来,完全都没有必要,他想要带走陈花椒,逼迫出来王叔很容易,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不想,或者说有人不准他这么干。

刚刚和尚无意间提起过王叔当年逃跑的细节,他说上面有人在袒护王叔。也就是王叔估计是有上家的,而且还是个很了不得的上家,这样说来一切都解释的通了,王叔十多年前在石市兴风作浪,兴许是得到某位大人物的首肯,事情败露后,他背下了黑锅,而那位大人物现在的身份或许今非昔比,成长到令“第九处”这个可以肆意屠戮贪官污吏的特殊部门都有所忌讳。

和尚不敢冒冒失失的威胁陈花椒,所以才找我出来谈“合作”,倘若我刚刚同意的话,他答应我的那些条件一定会作数,只是我有没有命再继续发展“王者”就另当别论了,想到这儿我顿时出了一脑子的冷汗,万幸自己刚才没有脑袋一热点头同意。

至于他告诉我黄金在长安区。其实也只是做个顺水人情,因为他清楚,就算他不告诉我,我也肯定能自己挖出来,“老狐狸!”我忍不住小声诽谤了一句。

我刚坐进警车里,准备打火,文锦就从“天王宫”里走了出来,一把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大大咧咧的坐了进来,冲着我撇撇嘴说:开车,前面路口停下,我约了薇薇一起吃饭,你也一起吧。

“19姐也来石市了?”我点点头,踩下油门慢慢往前溜达。

文锦不耐烦的皱着眉头说,刚才我不是就说过吗,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你可以当面去问,刚刚我其实替你捏了一把汗。

“怎么讲?”我从兜里掏出烟盒,散给他一支。

文锦咬着烟嘴说,既希望你能同意和尚的条件,又害怕你真的同意,如果你同意的话,最后一定会被逼的走投无路,到时候除了隐匿进天门,没别的去处。但你要真的同意的话,心性已经完全变得唯利是图,这样的你,天门是否还稀罕,我说了不算。康子说了也不算。

“王叔的上面有人吧?”我一时间没忍住,冲着文锦低声问道。

文锦迟疑了几分钟,点燃香烟,长长的吐了口烟圈说,人还是单纯点好,知道越少活的越老,我这么和你说吧,上面的人同样希望王一死,但只限于他正常的死亡,道义这种事情有时候很不值钱。有时候价值千金!

文锦模棱两可的话,让我听得脑子有点犯迷糊,我心说还是别刨根问底了,他说的对,知道的越少活的越老。好奇心这种玩意儿真的会害死人的,我笑了笑岔开话题说,文老师,您知道孔令杰手下养了几个脱北者吗?

他摇摇头说,不太清楚,我也是听和尚说的,前两年北朝鲜内部政权更替,逃出来一大批的脱北者,石市的几个红色家族可能多多少少都接纳了一些,具体每个家族接纳了几个,那是人家的高度机密。

“脱北者,实在太变态了!我曾经和一个父亲是脱北者的女孩有过交集,她可能只是学到一些皮毛,战斗力都比我手下的胡金要强上一些!特别是跟踪和隐匿的手段,一点都输给特种兵。”猛然间我想起来了安佳蓓。

文锦瞥瞥眉毛说:大部分家族接纳脱北者并不稀罕他们的战斗力。想要的只是他们的那套训练程序罢了,脱北者都是人形的杀戮机器,其实我觉得那些家族纯粹是痴心妄想,单是脱北者成长的环境就不是咱们内陆城市可以提供的,我听说脱北者训练都是拿活人当靶子,哪个家族敢这么干?如果这次不是因为孔老爷子病重的话,孔家小孩根本没有机会调动那两个脱北者。

我回忆了一下刚才的情形,心有余悸的点点头说:“那两个家伙很强,看我的目光就好像是在看随时待宰的动物!”

“很正常,他们把你当成动物看,同样也拿自己当成野兽,对待野兽的手段就两种,一种直接打死,另外一种驯服,那两个家伙常年蜗居在孔家,驯服的可能性很小,所以嘛...”文锦弹了弹烟灰冷笑说:阴人不是一直都是你的拿手好戏嘛?不要计较使什么方法,弄死他们,你就安全,今天孔家的小孩明显动了杀心,你自己以后多注意点吧。

我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没有往下接话,文锦说的对,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今天那两个家伙如果偷袭任何兄弟的话,我觉得谁都跑不了,即便是胡金不死也得重伤,眼下的当务之急,并不是找到黄金什么,而是除却那两把暗刃。

想弄死他们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不太难,以前我是因为不知道他们的存在,所以会受制,但今天我看的仔仔细细,相信以孔令杰的胆量。走到哪都肯定会带着他们,跟踪孔令杰,就一定有机会办掉他们。

到了前面的路口,文锦示意我停车,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刚刚还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电话才刚一接通,他的嗓门就立马降下来,小娘炮似的奸笑:喂,媳妇你去哪了?不是说好一起吃饭吗?我特意把赵成虎也喊过来了。什么?你去了赵成虎的洗浴中心?正和陈圆圆一起逛街呢?好好好,那你们先逛吧,我自己随便吃点得了..

挂断电话后,文锦臭着一张脸从车里蹦下去,朝我摆摆手说:你先回去吧。薇薇和陈圆圆一起在逛街,见到她,记得提醒她早点回来。

“那咱们回见文老师。”我点点头,径直离开了。

路上我还在琢磨,文锦和宋康这次来石市的目的是什么?帮衬陆峰。巩固天门在这里的地位,又或者是发现了石市有什么别的商机?想了半天我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给陈二娃打了个电话,让他安排人二十四小时监督孔家小区,只要孔令杰从里面出来,就马上通知我。

我把警车交回派出所,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发呆,屁股刚捂热凳子,马洪涛红着眼睛,胡子拉茬的推门走了进来。因为“运钞车被劫”的案子,他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休息过了。

“案子有啥进展没马哥?”我给他倒了一杯水轻声问道。

马洪涛叹了口气骂娘:操特姥姥的,鸟毛进展没有,上面那些酒囊饭袋就知道一个劲地催催催,还限定老子一周之内务必破案,什么线索都没有,监控录像拍的跟鬼画符似的,连对方具体几个人都拍摄不清楚,我就纳了血闷,过年一年投资的那些安保费用,都得他们吃了吗?

“消消火马哥,你的大方向兴许错了,现在眼睛就是一个劲地盯在那些劫犯上面看,为啥不想想从银行内部琢磨琢磨,那些劫匪为什么早不抢晚不抢。偏偏抢黄金,这种高度机密的信息,肯定得是从银行内部流出去的吧?普通的职员肯定不清楚,所以一定还是高层。”我轻声说道。

马洪涛瞪着一双遍布血丝的眼珠子盯盯的望向我,朝我点点头说:你继续说。

“其实可以查查那些银行高层,比如他们和他们的直系亲属的银行户头是不是最近突然多出来一笔钱,又或者有什么别的异样,这种掉脑袋的买卖,绝对是有很高的回报,反正上面领导要求的只是破案,至于能不能找出来黄金,他们并不关心对吧?”我歪嘴笑了笑。

马洪涛抹了一把下巴颏上的胡茬说,你说的对!我他妈真是忙懵逼了,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没想到,行了,先不唠了,我抓紧去办,最近所里的工作你给我负起责来,我的公章什么都在办公室的抽屉里,有什么案子,不需要经过我的同意。

“稳妥!”我朝他点了点头,等马洪涛走远后,我露出了邪笑,其实我就是故意把马洪涛望另外一个方向引导,他想要的是破案,而我想要的是黄金,我们的目的不能重叠了,要不然到时候特别难办。

我收拾了下东西,打算回去跟19姐碰个面,这个时候陈二娃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孔令杰出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