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3 盗枪/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交代陈二娃先小心翼翼的跟踪着,完事我掏出手机给胡金去了个电话,接着拔腿就朝刘云飞的拳馆跑去,是时候好好的密谋一下怎么干掉那两头“危险”的野兽了。

我走进拳馆的时候,刘云飞正带着十个孩子一人对着一个立式的沙袋在打拳,十个少年全都赤裸着上半身,底下套条宽松的运动短裤,汗流浃背的猛击沙袋,他们打的很认真,甚至于我走进去,都没有人多看一眼。

整个拳馆里都是“咣咣”的重击声音,如同哑炮似的振人心田,看到我进来,刘云飞不解的走过来问,怎么了三哥?

“我想要杀两个人。两个功夫很硬的家伙!”我压低声音说道。

刘云飞提高嗓门喊:“继续练,谁也不准停下,一分钟打不够三百拳,今天晚饭吃素菜,一人不及格,全体受罚!三哥花那么多精力和时间养活你们,你们如果再不努力的话,对得起谁?”

“是!”十个少年齐刷刷的呐喊。

我和刘云飞一块走上了二楼,二楼被刘云飞隔成几个小屋子,用来当“十虎”的宿舍和食堂,看起来尽然有序,我俩盘腿坐在地上,我轻声问,是不是他们不争气?看你刚才发那么大火,都是一帮孩子而已。慢慢教,不用太着急。

刘云飞笑了笑说,我刚刚是装的!目的就是刺激他们更加努力,十个孩子都特别拼,而且天赋也不错,成年拳手一分钟不过打二百六十拳而已,他们中很多人已经能够达到一分钟连续出拳三百下,这帮小崽子的韧性特别足,稍微一刺激就跟打了个鸡血似的卖力,而且他们都挺崇拜你的,如果有时间,你可以跟他们多聊聊。

“崇拜我个鸡毛,一分钟三百拳,反正我是打不出来,估计再有几天,他们中就有人能完虐了我吧。”我自嘲的摇摇头。

刘云飞正色道,三哥你刚才说要杀谁?

“等会吧,我把胡金和唐贵也喊过来了,这次的猎物比较强横!”我揉捏了两下酸胀的太阳穴,干脆躺在地上休息一会儿。

一个多钟头后,唐贵和胡金全都来了,胡金来的时候把孙至尊也一并带了过来,等人都齐以后,我长话短说把孔令杰和那两个脱北者的事情说了一遍,完事问大家有什么意见。

刘云飞最先开腔说:“按照三哥刚才说的。硬拼的话,咱们这些人一起上估计都不是对手吧?那就只能取巧了,三哥,你说咱们可以用枪不?”

“说的好像咱们有枪似的!崇州市前几年就下了禁枪令,石市是省会。管制的肯定比崇州更严格,我之前让蔡鹰去打听过,黑市上根本买不到真家伙,就是一些土枪和自己改装的喷子,顶多吓唬吓唬人。”我没好气的白了一眼他。

孙至尊迟疑了一下,轻声开口:“三哥,我可以把发令枪改成装钢珠子的那种,近距离的话,打死人没什么问题!”

“发令枪?”我眯着眼睛看向他。

孙至尊点点头说:“嗯,刚出社会混那会儿。我跟着的大哥就是干这一行的,零三年大逮捕,他被定了个贩卖枪支罪,直接给枪毙了,从那以后这本手艺也算失传了。”

“好。我马上让人给你准备几把发令枪,你抓紧时间改装!”我瞬间喜上眉梢,真家伙弄不上,但是发令枪好整,各个学校的体育室里就有。

给蔡鹰打了个电话后,我又绝对有的不妥,拖着下巴颏沉思了一会儿说:“咱们如果自己弄枪的话,就算做掉那两个脱北者,后果也很严重,但如果有人替咱们背黑锅那就不一样了。

“我亲哥你没睡醒吧,这种事情谁疯了替咱背锅?”唐贵撇了撇嘴角。

我坏坏的一笑说,派出所有配枪只要马洪涛,原来曾亮那个傻逼也有,不过他进去了,配枪也被收上去了。但是警局里有配枪的人就多了,比如我们的一把手,阿贵如果你用市委书记的手机号码和口吻给我们欧局打个电话,约他出来吃饭,你说他会不会拒绝?

“肯定不会啊,三哥你的意思是?”唐贵一脸的震惊,冲着我低声说:你这胆子也太大了吧,这事儿如果被查出来的话...

“这事没可能被查出来,欧鹏到了饭店,就算没看见市委书记,你说他敢给书记打电话反问为什么不在吗?只能老老实实的等着,发现自己的配枪丢了,他敢声张吗?脱北者被打死,法医如果鉴定出来子弹是他的配枪,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不是追查凶手,而是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我抿着嘴角沉笑说。

“最重要的是,前两天刚发生了运钞车抢劫案,欧鹏的身上一定有配枪,而且肯定不下班,市委书记打电话,他来不及多想,等到了酒店后,他才可能意识到自己竟然把枪带出来了,这种时候你们说,他会把枪放到哪?”我舔了舔嘴唇接着问。

“车里!”哥几个异口同声的回答。

“那...”几个全都望向了我。

“那就开始准备呗,我让二娃回来,安排别的兄弟继续盯梢,他身边的那两个都是脱北者,说不准这会儿觉察到什么了,已经下好了套,就等咱们往里钻,我给他来个反其道而行,让他们继续全神贯注的等着挨操,老子偏偏不亮家伙式。盯个两三天,他们看咱没动作,警惕心也下去了,到时候一击毙命!”我邪恶的咧嘴笑了。

接下来的时间,胡金和孙至尊去改装发令枪。唐贵着手入侵欧鹏的手机,以市委书记的口吻约他晚上到“国际酒店”吃饭,刘云飞出去买假发套之类的伪装物品,我则跑回派出所“坚守岗位”,必须得给自己制造足够不在场的证据。

现在时间是晚上五点多钟。再有一个小时刚好该吃晚饭,我们约定好一个钟头后开始行动,时间一分一秒的飞逝,距离约定的时间不到二十分钟的时候,我给王兴打了个电话。让他报警,胜利大街有人斗殴,很快指挥中心那边就打到我们办公室电话,我顺理成章开着警车“出警”。

我把警车开到刘云飞的拳馆门口,我们一行人全都换了身衣裳钻进刘云飞的“金杯车”往国际酒店出发。

到达地方。等了没多会儿,就看到欧鹏开一辆蓝白相间的帕沙特警车停到停车场,然后神色慌张的一路小跑的蹿进了“国际酒店”,我冲着刘云飞点点头,刘云飞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紧跟着两伙小年轻也乘着出租车同时抵达“国际酒店”,一个个东倒西歪,看上去像是喝大了的架势,走到门口的时候,不知道究竟是谁碰到了谁,两伙人破口大骂。然后推推搡搡,都是脾气暴躁的年轻人,很快上升到集体斗殴的层次。

刚开始门口的保安都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围观,可是两帮小青年越打越厉害,还砸坏了酒店的玻璃门,酒店的大堂经理才赶紧拿起对讲机迅速招呼增援。

哪知道那帮喝醉的小青年谁的面子都不给,谁拦打谁,最后停车场的保安也匆忙加入了战团,场面混乱到了极点,我朝着换上一身女人连衣裙,头上戴着个假发套的陈二娃微笑说:“注意安全啊,二姐!”

陈二娃咬牙切齿的低吼:“老子信了你的邪!”骂骂咧咧的踩着高跟鞋走下车,慢悠悠的朝停车场的方向走去,我冲着哥几个说:你们还别说,二娃男扮女装真挺像那么一回事。前凸后翘的。

孙至尊舔了舔嘴唇坏笑说:这种鲜肉在监狱里是最受欢迎的了。

“哈哈哈..”我们一帮人全都大笑起来。

五分钟不到,陈二娃又摇晃着水蛇腰从停车场里走出来,只不过没有往我们这个方向走,而是很自然的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临上车的时候,陈二娃故意把自己的挎包从车窗口扔出来,只是我们提前商量好“得手”的暗号。

我冲着刘云飞点点头说,收队吧!

刘云飞掉转车头,故意“哔哔”按了一长一短两下车喇叭,酒店门口群殴的两帮小青年立马像是得到命令一般,掉转身子拔腿就跑,速度那就一个敏捷...

我们也慢悠悠的开车返回拳馆,回到拳馆,早早就换好衣裳的陈二娃,没好气的把一个黑色的手包抛给了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