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6 紧锣密鼓的进行中/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原本是打算撵出去跟杜馨然解释清楚的,结果她速度很快的坐进了一辆出租车里,这个时候一块突如其来的砖头径直冲我飞了过来,我下意识的抱住脑袋就跳到旁边,那块砖头不偏不倚“啪”的一下砸在我身后的车上。

崭新的“帕萨特”前脸瞬间被夯出来两个玻璃球大小的小坑,我侧过去脑袋望向砖头飞来的方向,看到小王八蛋杰西和他那个小女友骑在一辆摩托车上,杰西脸上戴着个画着骷髅头的黑色口罩,冲我怪叫一声比划起中指。

“草泥马得,小兔崽子!你给老子站住!”我咒骂一声,抬腿就冲他奔了过去,刚跑出去两三步,那小王八蛋后面载着的女孩回头朝我妩媚的一笑,竟然也从肩膀上挎着的小包里拎出来一块板砖,冲着我就扔了过来。

“狗日的!现在学生的常规武器都变成砖头了吗?随身携带着!”这次我没敢躲闪。打算来个徒手接砖头。

我这个人要钱不要命,砖头砸我两下无所谓,顶多就是疼几分钟的事,可要是把车砸坏了,修理费又得不少钱。

哪知道那女孩的准星那么差。我都已经张开双臂摆成“太”字形了,她手里的砖块竟然从我脑袋上“嗖”一下飞过去,径直撞在帕萨特的大灯上,灯罩“咔擦”一声裂开了,我当时心疼的肝都颤了。

一击得手后。杰西得意忘形的打了声尖锐的流氓哨,一脚踹着摩托车“昂~”的一声就蹿向了街头,几秒钟的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想要追他们都来不及。

我欲哭无泪的望向帕萨特,汽车前脸让砸的凹出来两个明显的小坑。蹭掉一大片漆,左大灯的灯罩被砸出来几条裂缝。

崭新瓦亮的“帕沙特”在我手里两个小时都没开够,牌照还没来得及上,就得被送进修理厂,可想而知我心底的郁闷。“下回抓着你个兔崽子,老子非把你腿给打折不可!”我恨恨的低吼一句,开车返回了洗浴中心。

我回去的时候,雷少强已经把胖子两口子接回来了,伦哥,胖子,王兴,雷少强和陈花椒,伦哥正聚在包间里边喝酒边聊天,得知自己“老干爹”失踪,陈花椒一个劲的唉声叹气,我注意到包房的角落里竟然立着一把一米来长的关刀,正是之前我在王叔的院子里见过的那把家伙式。

胖子因为满怀心事,早早就把自己给灌多了,见到我回来,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搂住我,一边哭一边笑的吼叫:“三哥,我要给小磊报仇,我要给我师傅报仇,伦哥刚才都告诉我了。这事儿十有八九就是孔令杰干的!”

“你们也是真够没心的,不知道他身体还没好,谁让他喝这么多酒的?”我朝着雷少强他们皱了皱眉头。

雷少强大着舌头摆手解释:他心里有苦,你不让他发泄出来,只会越憋越压抑。胖子这人你还不清楚吗,哭完闹完,明天就又是一条好汉。

“三哥,我也想杀掉孔令杰!我干爹多好的一个人,没招谁惹谁,莫名其妙的就被追杀,只是因为跟咱们来往密切,按照孔家那小逼崽子的逻辑,谁和咱关系好就弄谁,以后咱们是不是还不能跟人交朋友了?”陈花椒明显喝的也不少。两只眼睛跟兔子似的红通通的。

“我有计划,也在落实计划,你们都给我稳当着点,该干嘛干嘛,别他妈是事不是事。就整的跟天要塌了一样,人的命天注定,尽人事安天命!你干爹肯定能逢凶化吉的!今天我不多说什么,明儿开始给我各司其职,老子分了几个堂口不是摆设!”我有些愠怒的训斥几个兄弟,现在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们几个的心态。

哥几个长期都在我的羽翼下混迹,都快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这样下去,如果有天我真的不在王者,王者这块巨大的机器很容易就陷入停滞,而这种事情正是我最害怕的!

“知道了三哥!”几个人一齐冲我点头。

我吸了口气说,胖子酒醒以后编入强子的狂狮堂,不需要给他特殊待遇,就从最底层开始干起,干的好提拔。狂狮堂明天开拔长安区,花椒打辅助,利用瓜爷给你的那几个大佬关系,帮助强子他们迅速站稳脚跟,我不管你们使什么法子,一个月之内,我要长安区飘起王者的大旗!

“明白!”雷少强和陈花椒拱了拱手。

我又看向王兴说:兴哥明天带着巨鳄堂朝栾城区出发,本地那些小势力能收编就收编,收编不了直接碾压,有兄弟被抓的话,不用慌张,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会想办法往出捞人,伦哥你配合王兴,明天带点钱。想办法和栾城区的那些领导接上头,栾城区现在还是比较穷的,可以先从一些医院、政府部门入手,比如投资更换点医疗设备之类的事情,博取好感度。我同样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我要看到远东集团被我们王者给团团包围起来!

“好!”两人一起抱拳。

“哥几个再喝一会儿,喝完以后早点歇着吧,一个月后,我希望王者的大名响彻整个石市!”望了眼几个跟我一路打拼过来的兄弟。我轻叹一口气离开,王者想要茁壮,他们这帮从小就跟着我混迹的发小就必须得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接下来的两三天里一切按部就班的进行,我们王者的“爪子”开始悄悄的朝整个石市扩张,而我装作没事人似的每天该上班的上班。该出警的出警,马洪涛从两个银行高层的嘴里套出来一些关于运钞车被劫的具体细节,这几天忙的都顾不上回所里,而我成了整个车站派出所暂时的最高领导人。

地位上去了,人脉圈子也很自然就提升了,我有了更多充足的理由顺理成章的拜访栾城、长安两个区的派出所所长,再加上我的刻意示好,两个所长很快就跟我达成了“攻守同盟”。

能当上所长的人没有蠢货,他们兴许工作能力不行,但是眼光一定独到。我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地位,不是家里有人,就是极其有手段,不管哪种情况,将来的前途都肯定不可限量,跟我这样一个“青年才俊”交往,百利无一害。

人这种生物很奇怪的,脱掉衣裳进澡堂全都一模一样,唯独在穿上“权势”这层外衣后,才会分成三六九等,过去我就是个小民警,想要跟两个区的大所长交朋友,他们都未必愿意多看我一眼,可是这段时间不一样,大家平起平坐,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那天晚上之后,杜馨然给我打电话请了个长期假,说是家里出了点事情,暂时不能来上班,我也没太当成一回事,唯一让我不爽的就是杰西那个小王八蛋,两天砸了我七八次车,有两次还被我抓了个现行。

不过他很有恃无恐,被抓以后就给杜馨然打电话,要么就是他喊那个有钱的老爹安排人过来送钱赔偿。我都有点懵逼了,这小篮子为啥对我怨念这么深,整的好像我抢走他妈,要给他当后爸似的。

关于刺杀孔令杰身边那两个“脱北者”的计划一直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果然如同我之前猜测的那样。得知自己被“监视”后,孔大少愈发嚣张起来,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会特别高调的出席一些酒店夜场。

其实我们双方都在博弈,我在计划灭杀掉那两个脱北者,孔大少同样也在设计怎么把我们连锅端。比拼的就是谁的手段更高超,谁更不要脸!

原本我和孔令杰的胜率五五开,直到行动开始前的那天晚上,我接到了一个来自远方的电话,瞬间自信满满,有了十成十的把握干掉两个“脱北者”。

终于捱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孔大少晚上八点多钟带着两个“保镖”跑到石市很出名的“巴娜娜”夜场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而我们的行动也将正式开始。

晚上八点半,我换上一身紧致的黑色小西装,带着胡金和唐贵,慢条斯理的迈进了巴娜娜的大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