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9 这叫什么事儿/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枪的青年正是孙至尊,一枪干倒那个“平头”后,我俩迅速跑下楼去,一边跑,一边脱身上的外套和裤子,等跑到酒吧门口的时候,我和孙至尊全都换好了另外一身衣裳。

唐贵和胡金分别开辆一模一样的黑色捷达车早早就从酒吧的门口等着。

我和孙至尊速度飞快上了胡金的车,胡金“哔哔”按了两下喇叭,两辆车同时启动,只不过一个往左走,一个向右行。

“王瓅成功没有?”我“呼呼”喘着大气问前面开车的胡金。

胡金点点头说,二分钟以前,刘云飞和毒蛇堂的兄弟从后门成功接走了王瓅他们。

“大功告成,挥师棚户区,带着兄弟们喝庆功酒去!”我抹了一把脑门子上细汗。露出了笑容,刚才孙至尊开枪的时候,我的心都跟着蹦到嗓子眼了,生怕那个“平头”会躲过去,或者孙至尊走火。打中孔令杰,要知道我虽然恨不得扒了孔令杰的皮,但是王者现在的实力绝对扛不过孔家。

“孙子,今天的任务你是头功!待会我让胡金给你安排几个外国妞,今天晚上想几飞就几飞!”我靠了靠旁边木讷的孙至尊,这小子估摸着还没缓过来劲儿,从上车到现在耷拉着脑袋一语不发。

孙至尊好像吓了一跳,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冲着我干笑着梭了梭了嘴巴。

“怎么了?别跟我说你怂了啊!”看他的表情满是怪异,我低声问他。

孙至尊没有说话。而是从怀里掏出那把“大黑星”,很流利的将子弹退膛,张开了手掌,我看到他的掌心里有五发子弹,不解的眨巴两下眼睛问:我没懂你什么意思?

孙至尊抽了抽鼻子说,三哥您给我的时候就是五颗子弹,现在一颗没少,刚才那枪不是我开的!

“什么?”我嗓门骤然提高。

胡金也“吱”的一声踩下刹车,把车靠到路边停下。

孙至尊茫然的咬着嘴皮说:那一枪不是我打的,而是从咱们背后的包房里,开枪的人速度比我快,而且也要精准很多,绝对是个行家,当时情况特别着急,我来不及跟您多解释,回过头去看了一眼,看到开枪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开枪的男人长什么样?”我皱着眉头问他。

孙至尊摇摇头说,没有任何特点,那个中年人长得实在太普通了。

见我陷入了沉默,胡金拍拍我肩膀安抚说:“管他谁开的枪呢,只要人死了,咱不就皆大欢喜嘛!兴许是孔家那小王八蛋惹的人太多了,还有别人在算计他呗!咱们继续开路棚户区吗?”

“先等等,金哥我问你,让你从石市搞一把枪。费劲吗?”我点燃一支烟问他。

胡金点点头说,这不废话吗,我要是能搞到枪,咱们还用费劲巴巴的从欧鹏那偷家伙式?我觉得从石市枪银行都比搞枪容易,石市的黑市上卖的都是一些老掉牙的玩意儿。我托了好些过去老兄弟帮忙,也没能弄到。

“你这种算是混的不错的人物都弄不到枪,说明刚才开枪的人应该是很有手段的,有手段又有胆量杀人,孔令杰疯了去招惹这样一个仇家?”我抽了口烟,念念有词的嘟囔。

胡金和孙至尊都没有出声,我捏着眉心继续自言自语的说:咱们干掉那两个脱北者是为了敲山震虎,警告孔令杰以后老实点,我不相信别人也是这种想法,如果他的目标是孔令杰的话...卧槽!金哥快开车。马上回巴娜娜,孙子把枪给我,你先下去!

如果那人的目标是灭杀孔令杰的话,这个黑锅最后绝对得是我们来背。

孔令杰不能死,至少目前不能死。他要是死了,我们就得承受孔家的怒火,眼下不管是人脉还是硬实力,王者根本不是孔家的对手,孔老爷子万一发怒,王者的这些人一个都跑不了!

“他死了,也不会有人怀疑到咱们头上吧?今天晚上的行动这么严密,除非是神仙下凡算出来!”胡金虽然嘴上不情不愿,不过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快速掉头,狂踩油门又朝“巴娜娜”返了回去。

我没好气的骂了句:“咱们这些手段就是糊弄警察的!如果孔家人真要深究,其实处处都是漏洞,门口和大厅里都有摄像头,这些唐贵可以改掉,可是王瓅带着恶虎堂的兄弟三三两两的混进厕所里。半天没出来,有心人只要认真排查的话,很轻松就能找到咱们头上。”

胡金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没吱声,我接着说:“再有就是那帮服务生很多人见过我,除非我把他们都杀了,就算能把服务生都杀光,我和孙子刚才往出跑的时候,一楼的迪厅里也有不少人看到我们,咱们总不能全都干掉吧?做掉两个脱北者,孔家人会生气。但绝对不会动怒,脱北者本身是黑户,事情早晚会大化小,小化无,可孔令杰有个三长两短,孔家绝对暴走!”

说话的功夫,我们已经又回到了“芭啦啦”门前,我和胡金急冲冲的往楼上跑,楼上很多人尖叫着往外逃,费了好半天劲,我们才总算挤到KTV的那条长廊,距离老远就能听见手枪“嘣,嘣,嘣”的声音,震的人耳朵“嗡嗡”直响。

我和胡金紧贴在墙壁上慢慢往前挪动。我屏住呼吸,攥着“大黑星”悄悄把脑袋往外探了探,二楼走廊里因为刚才放过炮仗的原因,到现在还是雾蒙蒙的一片,此刻已经跑的一个人都不剩了。我看到一个穿件青色外套的男人正握着手枪对准孔令杰他们所在的包房里射击。

瞧架势他应该是还没撞开门,有些恼怒的抬腿又朝着门上“咣咣”踹了两脚,从我角度看不清楚那个男人具体长什么模样,但是我感觉他的身形特别的熟悉,就撞着胆子又往前挪动了两步。不小心提到脚边的酒瓶子,那个男人猛然转过来了脑袋,跟我四目相对上。

当看清楚他的长相时候,我愣住了,他也同意愣住了。我们双方都举着手枪指向对方,我轻声念叨:“王叔!”

“没你们事儿,赶紧滚!”王叔暴怒的低吼一声,眼睛却在不停的对着我眨巴。

我摇摇头,用左手握枪,右手朝他使劲招了招。

他也晃了晃脑袋,回头照着孔令杰那间包房门“嘣,嘣”又是两枪。

我直接拿枪指向了自己的太阳穴,朝着他大喊:你他妈走不走?再不走老子马上干掉他!

王叔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冲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我回头朝胡金声音很低的交代:把王叔带到棚户区,先别让他下车,等着我过去再说!

王叔朝我走过来的时候,我冲他的方向“呯”的一下开了一枪,当然并不是打他。而是往天花板上放了个空枪,王叔犹豫了几秒钟,“啊!”惨叫一声,接着直愣愣的趴到地上,同样也抬起手枪,冲着我身后来了一枪,直接把墙角的摄像头给打烂。

等王叔走到我跟前,我跟他交换了一下眼神,我什么都没说,他也同样没吱声,跟随胡金快步跑下楼去,等他们离开以后,我对着空气大声喊叫:草泥马,老子干死你!

说罢话,我直接连续叩动了几下扳机。

直到把手枪子弹打完,我才喘息了几口,跑到孔令杰所在的包房门口拍打:孔少你没事吧?我是赵成虎!如果还活着就他妈喘口气!

屋里面好半晌没动静,我的心越发的沉重起来,不住脑子里朝着满天神佛祷告,千万保佑这个祸国殃民的纨绔留口气。不然黑锅我们“王者”肯定要背了。

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老子明明恨不得孔令杰被人干成马蜂窝,现在还得拼命的盼着他别出事,我正手足无措的时候,包房里传来孔令杰颤抖的声音:赵成虎。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你特么二逼吧?老子费了这么大劲救你,能耍什么花招?”听到他的声音,我松了口大气,脚后跟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冲着孔令杰喊:要是你眼睛没瞎的话,可以隔着门缝往外看看,这鸡八包房门什么材质的,干那么多枪,愣是没打死你个王八蛋,姓孔的,老子不管你那么多,今天的救命之恩,五百万,我要现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