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 救命恩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讨便宜卖乖!

包房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估摸着孔大少可能真趴到门缝上往外偷瞄,这傻屌真是傻人有傻福,如果我真想鱼死网破的算计他,就这一下足够要他命的。

望着门上七八个透着光的弹孔,我有些迷惑,以王叔的手段不可能弄不开这破门啊,那他到底是图什么呢?

沉寂了七八分钟后,百孔千疮的包房门“吱嘎”一下被人从里面拽开了,确切的说应该是被人给拽下来了,孔令杰脸色发白的望向我,发蜡精心打造的鸡冠头彻底变成了面条。一缕一缕的耷拉在脑门上,丫的裤裆湿漉漉一边,我看到屋里躺着四五个青年,有男有女。有的已经不动弹了,有的还在发出微弱的呼救声。

“我想你会做很久的噩梦,那些人都是因为你死的!”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朝着孔令杰训斥儿子似的喝斥:脑子让门挤了?还不抓紧时间报警打120寻思你麻痹啥呢?

孔令杰这才如梦初醒一般的拿出手机打电话。

十多分钟后,喧嚣的警笛声和救护车的尖啸在“巴娜娜”门前响起,我和孔令杰都被送到了救护车,我俩坐在一辆救护车上,面对面而作,孔令杰惊魂未定的望向我。牙豁子不住打着颤的问: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往小了说,我不想替干掉你的人背黑锅,往大了说,我答应过老爷子,会保你一条命的,怎么说我也算是他干孙子,本来我这几天安排人偷偷跟踪你,想要好好整你一把的,没想到还碰上这种事情,真是他妈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我不屑的冲他吐了口唾沫。

现在这种情况,我就算当面给他两耳光,狗日的都肯定不带敢还手。

“刚才那个杀手真不是你派过来的?”孔令杰一脸的不敢相信。

我不屑的撇撇嘴说,你智商癌晚期,没救了!

孔令杰低下脑袋沉默了良久,好半天后抬起头朝着我低声说:谢谢你!

“免了,刚才我说的很清楚,五百万的救命费,过了今天咱们还是敌人,你敢跟我犯贱。老子还是会继续整你的!”我摆摆手,掏出手机给王瓅发了一条短息。

孔令杰一脸挫败的说:不管你接受不接受,我这声谢谢都是真心实意的,我这个人虽然很犯浑。但是分得清楚好坏,以后我不会再跟你作对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

“好啊,我要那两车黄金,或者你明天帮我干掉稻川商会,二选一,感激不是用嘴巴说的!”我伸了个懒腰。爱答不理的白了他一眼。

孔令杰没有吱声,低着脑袋“唉”又是长长的一声叹息。

“对了,你那俩牛逼的保镖呢?就是那天把我打的吐血的狠人去哪了?”我捏了捏鼻梁,试图将孔令杰往别的方向引导。

“被人给干掉了!家族只有这两个脱北者。我都不知道以后应该怎么跟爷爷交代!”孔令杰极其无奈的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脱北者是什么?”我装作懵懂的样子问他。

孔令杰有些烦躁的抿抿嘴说,回头我有时间再跟你解释吧!

“拉倒吧,我不想听,你回头记得让人把五百万的现金送到我洗浴去!”我似笑非笑的打着马虎眼。

孔令杰脸色复杂的冲我说:如果是平常别说五百万,就算一千万,我照样给你,但是现在我真的没那么多钱,这个恩情我先欠着,等我度过这段危机,我一定会连本带利的还给你,如果你信不过我的话,明天我可以把从棚户区上再转给你一条街。

“那棚户区的破地抵救命的账?行吧!便宜你了!”我装模作样的揉了揉下巴颏。整的好像吃了多大亏死的,棚户区的一条街,卖几千万都不过分,孔令杰现在就是脑子混乱,做什么事情根本不经过细想。

看他一脸的呆逼,我递给他支烟说:用不用我帮你分析一下整件事情?

孔令杰错愕的望向我,我撇撇嘴讽刺,不用就拉倒!老子也没闲工夫跟你扯淡。只不过是看在老爷子的面上,单凭你孔令杰,就算让人整死,我都不带皱下眉头。

孔令杰轻轻点点头说:好,你说!

“其实这事儿很容易琢磨的,石市对枪火的管制有多严格,你肯定比我清楚,能搞到家伙式的,除了你们四大家族,好像也就某集团了吧?你们四大家族之间有什么恩怨纠葛我不懂,也不分析,只说某集团!昨天吴晋国来找我。指名道姓的说,希望跟我合作,我利用崇州市的交通便利,帮助他们走货。他们利用自己的权势,帮我解决一切困难!你听清楚是一切困难!”我叼着烟嘴,开启了大忽悠模式。

“然后呢?”孔令杰上套了,皱着眉头问我。

我笑了笑说:我这个人做事低调。你也知道!在石市我没什么敌人,如果非说有什么大仇家的话,怕是就你孔大少一位了吧?当时我是真想同意,可是一想到老爷子对我的恩情。我还是犹豫了,就随口敷衍了吴晋国一句,我再考虑考虑,吴晋国走的时候,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会给我表示诚意的,让什么收割者筹划一起特别行动,然后今晚上就碰上了这样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吴晋国想要弄死我?”孔令杰瞬间愤怒起来。两只小拳头攥的死死的。

我摇摇头说,我可没那么说过啊,只是跟你就事分析事,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世家大少爷。智商和脑子一定比我好使唤,相信这种事情,你自己稍微一琢磨就能想透。

孔令杰咬着烟嘴,愤恨的低吼:狗日的吴晋国,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卧槽特姥姥的,咦?不对啊,吴晋国本身挺反感贩“药”这种事情的,怎么会找你谈合作?而且他和收割者的小丑关系一直特别僵...

“孔少,您的意思是不信我喽?那随便吧,当我没说过!”我差点没忍住骂娘,合着稻川商会里居然还有人反感卖“药”,这个瞎话差点让人戳穿。

我干咳两声说:“如果吴晋国没跟我谈判,他就被天打五雷轰的!咱这么说吧,我要是没和吴晋国碰面。又怎么可能知道什么收割者?岛国人你还不了解嘛,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吴晋国虽然反感卖药。但他毕竟也是稻川商会的一份子啊,你想想人家跟自己人亲,还是和你这个盟友亲,言尽于此,信不信都随便你吧。”

听完我“情真意切”的独白后,孔令杰又一次陷入了沉默当中,很快我们到达了医院,我俩都没受伤,只是做了个全身检查后,就跟随裕华区的警察和刑警队的办案人员开始做询问笔录。

一切笔录我都对答如流,唯独在我为什么会有枪的问题上,我被问住了,我憋了好半天后,直接把事推到了孔令杰身上,我说枪是孔令杰给我的,至于从哪来的,我就不清楚了。

相信以孔令杰肯定能给警方一个完美的解释,从警局里出来,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我正寻思要不要给胡金打个电话过来接我的时候,孔令杰从警局里走出来,朝着我轻声说:一起吃点宵夜吧?我还有很多疑惑想让你帮着我分析。

“现在相信我了?”面对这小子的转变,我有点惊讶。

孔令杰满脸挫败的说,咱们斗了这么久了,没想到最后还是你救了我一命,就像你刚才说的,就算不看我面子,看在我爷爷的份上,你也不会真要了我的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