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3 马洪涛也有好朋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端起酒杯和每一桌的兄弟至少碰了三杯酒。

于公,我感激他们相信我,相信王者,把自己最好的年华交到我手上,于私,我心疼这些跟我年龄差不多大小的兄弟,风风雨雨的在外奔波,为了让我个人的地位更上一层楼,冒着生命危险的生活。

从傍晚的五点多钟陪着这帮兄弟们一直喝到晚上的十点多钟,很多兄弟都醉了,还有不少人趴在地上一边吐一边哭,嚎啕着喊叫说是把王者当成自己的家。

我给几个堂口的老大都拿了一笔钱,让他带着手下的兄弟们今夜肆意挥霍,怎么开心怎么玩,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把兄弟们的酒钱饭钱一分不少的结算清楚,完事才醉醺醺的开着那台夏利车往派出所的方向走。

进去前,我随手抛给门岗上值班的同事两包“中华”烟,特意交代他帮我照看这辆“亲戚”的破车,门岗室的同事乐呵呵的跟我打趣:“赵队长。您觉得多大胆子的贼,敢跑到派出所里偷车。”

把车停好以后,我下意识的望了一眼马洪涛的办公室,发现居然还亮着灯,犹豫了几秒钟后。走过去轻轻敲响了房门,“进来吧!”马洪涛略带沙哑的嗓音从里面传出。

我推门走进去,屋里云山雾罩的,满屋子都是呛眼的劣质香烟混合着脚臭气的怪味儿,熏得我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我把门打开,埋汰他:你这是从屋里玩自焚呢?

马洪涛坐在办公桌后面,两只眼睛熬的跟兔子似的通红一片,桌上扔着一大堆的资料和记录,旁边还堆着好着个方便面的桶子。里面塞满了烟头,我伸手从脸上扇了扇风,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说:狗日的,你不要命了?这么吃烟?

马洪涛揉了揉油乎乎的乱头发叹气说:没有头绪啊!那几个银行的高层全都承认自己往外提供过运钞车的资料,可他们并没有跟上家接过头,资料都是通过短信发送出去的。

“没见过上家,凭什么相信对方?”我瞟了一眼他面前的问案笔录。

马洪涛烦躁的揉捏着自己太阳穴回答:绑架,有人绑架了那两个银行高层的家人,逼迫他们往那个手机号上发送信息,运钞车被劫以后,他们的家人也被释放回去,我挨个问过那些家属,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被绑到哪了,眼睛上罩着眼罩,始终都在车里呆着。

看到马洪涛这副样子,我其实真想告诉他实情,一忍再忍后,我沉声安慰说:“别急,既然有突破口,水落石出肯定不会太远!”

马洪涛叹了口气。又从兜里掏出一包四块钱的“荷花”,递给我一支,自己点上一根,嘬了口烟雾说: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成功和长安区、栾城区的两只老狐狸打通关系没?

“呃?你知道?”我一直以为马洪涛这几天忙的晕头转向,肯定不清楚我的那些小动作。

马洪涛白了我一眼笑骂:你看老子长得傻不?别看你鬼心眼多。社会地位也比我高,可在警局里混日子,你小子差着远呢?栾城区的老张,长安区的老宋,全都和我是同一批的进的警局,我们私下关系好着呢,你以为我不点头,他们能跟你个小屁孩把酒言欢?

“就知道什么都逃不过我马哥的火眼金睛!”我干笑着拍了句马屁。

马洪涛撇撇嘴说:三子,你跟我交个底,两车黄金的动向你知道吗?我不逼着你一定告诉我。你凭心就可以。

我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说:大概知道在谁手里,可具体藏在哪,我现在也在查,如果你是以领导的身份问我。我肯定告诉你,我不知道,如果你是以哥们的身份问我,我会告诉你,如果我能拿到那批黄金,会给国家上缴一部分,但是让我如数奉上,我绝对不干!

马洪涛吐了口烟圈说:我就知道这种事情,你小子绝对不会落下!其实我并不关系黄金到底去哪了,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动的手,打死七个押送员,两个巡警,我想替那些死去的人讨要一个公道!

“死的人里有你认识的朋友吗?”看到马洪涛那副恶狠狠的模样,我轻声问道。

马洪涛摇摇头回答:素未平生,跟我个人感情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只是不想警徽蒙羞!

“马哥,如果你信得过我,就暂时先缓一阵子吧!现在不会有任何头绪的,假如我可以侥幸拿到那笔黄金,我会想办法帮你抓出来幕后的主犯,如果你要抓人的话,会得罪石市的一个大权贵,可能会被扒到警皮,甚至有生命危险你还会继续吗?”我沉思了几秒钟问他。

马洪涛一对豹眼瞪圆,毫不犹豫的点头说:“就算是市委书记。我也照样敢抓!”

“缺心眼的东西,难怪你这辈子也就能从所长、队长的位置来回盘旋,一点都不懂人情世故!”我好笑又无奈的骂了他一句。

马洪涛将烟头按灭在方便面桶里,正色的望向我说:如果目无法纪就是人情世故的话,那我选择当个傻子。包括是你也一样,你想要那批黄金没问题,但是别让我知道,我要是知道的话,绝对会抓你!

“好吧好吧。吃饭没有人民卫士?要不要我请你搓一顿?”我无语的摆摆手,打断他的话。

马洪涛摇摇头说:不了!我再继续琢磨琢磨案子,对了,我手里现在有两个指标,可以跟长安区警局做人事对调。我听人说你最近对长安区挺上心的,要不要把你暂时借调过去?

“真的可以?”我瞬间喜出望外,下一步我的想法就是占领长安区,长安区在石市的地理位置比较偏远,那地方颇有点山高皇帝远的味道,名为一个区,实际上和县城差不多,各种势力盘根错节,根据陈二娃和蔡鹰打探回来的消息,那头光是各种各样的小势力就得有十多伙。

马洪涛摆摆手笑骂了句:滚蛋吧!那就这么定了,过去以后少惹点祸,到了那边不比桥西区,有事老子可以替你扛着,长安区的老宋出了名的万金油,好处拼了命的往怀里揽,坏处全都找人顶!

“马哥,你先别跟他说换我过去,就说一个月以后再定这事儿,我明天出发,先过去看看那头水深不。要是不好混的话,我就不去了!”我想了想后冲马洪涛说道。

马洪涛瞪了我一眼骂:你拿老子当欧鹏了?我没那么权利,顶多半个月,去不去,给我句痛快话!

“好嘞!”我高兴的合不拢嘴。昨天孔令杰给我的那个地址就在长安区,虽然明知道不会太真,可我还是想过去撞撞大运,说不准能有点什么意外收获。

我哼着小曲离开派出所,走到一半的时候。我骤然停下脚步,马洪涛刚才说,听人说我这几天对长安区挺上心的,听谁说的?我之前给长安区、栾城区的所长吃饭喝酒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偷摸的进行的。外人不可能知道。

卧槽!看来那两个所长跟马洪涛的私交不止是不错那么简单吧,他们应该亲如兄弟,一直以为木头似的马洪涛根本不可能有朋友,没想到人家不光有,而且还有俩!

我闷着脑袋走进洗浴中心,心里琢磨着到长安区去,应该带着谁,猛不丁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一下,我回头望了过去,看到一个剃着圆寸头。大眼睛的青年正冲我傻笑。

“呃?远哥,好久不见了!咋把你那一脑袋小蓝毛给剪了呢?差点都没认出来你!”看清楚他的模样后,我露出一抹笑容,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前段时间和陈圆圆一块跑到石市来投奔我的程志远。只不过我最近一直都在忙,没跟他打过照面。

“可算特么逮着你了!老子到石市都快一礼拜了,愣是没见过你人影!”程志远很自来熟的一把搂住我的肩头说:“听说你现在从石市混的挺好的,我寻思着能不能带上我混。”

“远哥开玩笑了,你爸和我爸是拜把子兄弟,咱们之间都是哥们,没有谁跟谁混的!你要是乐意帮我,明天就跟我出趟公差去!”看到程志远,我瞬间计上心头,看来明天去长安区有人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