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4 她!/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记得还在崇州市的时候,程志远也算是青年一辈里混的比较开的人物,光我就从他手里吃了不下三回瘪,还差点被逼的走上卖“药”那条不归路,而且程志远还曾有逼迫上帝低头的光辉往事,论能力的话,这货绝对不比陆峰差,如果他能完全听我的,功成身退的时候,送他一座长安区也未尝不可。

我招呼程志远坐到大厅的沙发上,递给他根烟说:“时间过的可真快啊,谁也没想到,我们这对昔日喊打喊杀的冤家,现在居然会以这样一种奇怪的方式成为兄弟!”

程志远大大咧咧的翘着二郎腿说:可不呗!那会儿我还挺看不上你的,就觉得你狗屁本事没有。无非就是有点小心眼,还仗着几个过命的兄弟,现在看来我当时真幼稚的,如果那会儿我就入伙的话,指不定现在也算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哈哈!

“我就不跟远哥瞎客套了,我赵成虎这个人做事没什么底线,但是对自己兄弟绝对拿命处,我不敢给你放那个硬话,承诺跟着我将来会怎么怎么样。以后的事儿谁也说不准,我只敢说,如果你愿意听我的,我肯定不辜负你!要是你能做到,明天就陪我去个小县城。要是做不到的话,我明儿安排兄弟带着远哥好吃好喝的玩上几天,完事后,送你回崇州,咱们之间的关系不受半点影响!”我弹了弹烟灰。一脸正色的望向他。

程志远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似笑非笑的说:意思就是让我给你当小弟呗?

“也可以这么理解!不过我还不一定收,这年头想挣钱、想出名的小混子街上一抓一大把,找几个愿意给我卖命的人很简单,远哥想要上位,就得拿出自己的实力和智商出来!”我直接点了点头。

程志远使劲嘬了口烟嘴,然后将烟蒂狠狠的捻灭在烟灰缸,径直站起来,我以为这家伙受不住嘲讽要走人,也没多说什么,谁知道他走到洗浴的门口,冲我招招手说:来吧!

“干嘛?”我不解的问。

程志远冷着脸说,你不是想试试我的斤两吗?

这家伙明显会错意了,我苦笑不得的站起来,寻思着理解错就理解错吧,刚好我可以拿他试试招,看看自己最近进步没有,还在崇州市那会儿,我就挺期待跟他干一架的。

我俩走到洗浴中心的门口,程志远挺着胸脯说。你先来吧!

“不用!”我甩了甩两手,朝他笑着说,这家伙是真不识让,我话还没说完,他已经一个俯冲到我跟前。伸手就要抓我的领口,我往后让了让,轻松避开,抬起腿就往他小腿上“砍踢”,程志远很利索的跳躲开,两手一把揽住我的腰杆就往旁边甩。

电光火石间,我猛然响起上次看监控录像,朱厌上次干架的场景,学着他当时的样子,左胳膊顺手勒住程志远的脖颈。往自己怀里一拉,膝盖同时弯曲“咣”的一下就磕在了他的脑门上。

我还没来得及高兴,程志远就一记重拳狠狠的砸在我小腹上,疼的我差点岔气,趁着机会。我抬起腿,一下“砍踢”在他的小腿上,当然我没敢全尽全力,即便如此,程志远也疼的“嗷”一嗓子瘫坐在地上,揉搓着小腿冲我摇头说:不打了,我干不过你!

我揉着小腹冲他翘起大拇指:这一拳太狠了,差点把我肺给打出来。

程志远脸色复杂的撩起裤腿,指着泛青的小腿面说:你更他妈狠,腿上不是绑钢筋棍了吧?疼死我了!

“嘿嘿,侥幸而已!”我走过去将程志远搀扶起来,心里说不上的痛快,辛苦了这么久,总算是小有成就了,也不枉费我每天起五更的跑到公园里踢树。

程志远挫败的叹口气说:看来当小弟我都没机会了。行了三哥,不用安慰我,明天我就买票回崇州去,不在石市继续丢脸了!

“回去干嘛?吃你爹的喝你爹的?完事当个潇洒的二世祖吗?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话,那随便,挺大个老爷们,活的一点尿性都没有呢?过去你揍我像揍傻篮子似的,我要是也奔着你这个想法,是不是早该找个高楼跳下去?程志远,你如果是个男人。愿意听我的,明儿就跟着我走,其他你随意!”我白了他一眼,冷声说道。

可能是我现在眼界上去了,程志远那点微末的格斗技术确实很一般。不过对付三五个平常混子应该没啥问题,我更看中的是这家伙独当一面的能力,从小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说句难听话,他其实比我们这帮兄弟都适合玩社会。

“你愿意收下我了?”程志远一脸的惊喜。

“你们要去哪啊?带上我呗?”我俩正说话的时候。陈圆圆一蹦一跳的从楼上下来,朝着我和程志远笑容满面的问。

程志远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呢,听三哥说好像去什么小县城。

“我俩打算去死!你去不?”我没好气的白了眼陈圆圆。

陈圆圆一点不带生气,单手揽住我胳膊摇晃撒娇:死也带上我嘛。成虎我现在会做饭,会洗衣服,还会做很多家务,就算到了阴间,都能保证你受制。

“这些我花四百块钱雇个保姆也能干。”我挣脱开她的胳膊,冷着脸撇嘴嘲讽,其实我现在已经不讨厌她了,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她跟我保持距离罢了。

陈圆圆歪着嘴甜甜的一笑说:可是我免费啊!

“圆圆,女孩子应该矜持点!你现在怎么变的跟我似的,脸皮越来越厚了?”我捏了捏鼻子头,笑的有些无奈。

陈圆圆一屁股坐在我跟前,娇声说:薇薇姐说了,我缺少的不是爱,而是奋不顾身的勇气,不管怎么样,我想要为了你奋不顾身一次!

“你拉倒吧,你当咱们是生活在琼瑶剧里呢?你爱我,我爱她,你不爱我。我自杀!老妹儿别闹了,你也知道我马上要当爸爸了,跟你擦不出半点火花,如果你要是个陌生人,说不定我还会打算跟你玩场一夜情什么的。可是咱们这么熟,我都不好意思下家伙!”我拨浪鼓似的摇摇脑袋。

程志远干咳两声,站起来说:我先上楼收拾收拾去,你们慢慢聊。

陈圆圆似乎一点都不气馁,冲着我眨巴两下水汪汪的大眼睛说:成虎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喜欢苏菲,不喜欢我吗?

“因为她叫苏菲!”我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陈圆圆接着问我。

我深呼吸两口,脑海中出现苏菲的模样,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来,笑着说:她是我一颗糖就能哄骗的高兴一宿的女孩。也是别人十座金山都换不走的女神。

陈圆圆咬着嘴皮说:“成虎,我知道你对我心里还是有很大的芥蒂,我也不要求你必须把我当成什么,能不能就让我以朋友的身份呆在你身边,看着你,分享你的喜怒哀愁!”

“随便你吧,我累了,先上去休息了!”我装着打了个哈欠,有些不忍心再拒绝陈圆圆,朝着她轻声说:圆圆目标不对。怎么努力都白费,铁杵可以磨成针,可是木棒只能磨成牙签,其实你可以把眼睛睁开,周围合适的男人很多的。

“我有自己的想法!你可以左右自己不喜欢我。但是没有权利左右我不喜欢你!可能现在我还不够寒心,当我收集够满满的失望就会主动离开的,你上次说得对,如果我能早点看见你,你又能晚点喜欢我,或许我们的结果会不同。”陈圆圆抿着殷桃小口摇摇脑袋。

“没有如果!”我叹了口气,走回自己的房间,就和往常一样,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会习惯性的点燃一支烟迷茫一会儿,今天晚上我的心情特别不平静,陈圆圆的影子总是从我眼前晃来晃去,我知道自己的心思乱了。

从本心里讲,过去我确实对陈圆圆充满了好感,她也占据了我整整的初恋年华,自从我们和好以后,我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她,每回她都会红着眼睛离开,可过不了多久又会当作什么都发生一样的回来,我懂这不是脸皮厚,而是一种不舍,如果没有苏菲,如果苏菲没有怀孕。

“呸,想他妈啥呢!我就一个老婆,我媳妇叫苏菲!”我随手扇了自己一耳光,心真的乱了,这不是好兆头,我使劲抓了抓头皮,强制自己闭眼,强制自己去琢磨明天到长安区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