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5 什么素质/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下桥西区已经走上正轨,基本上广插“王者”大旗,现在我离开的话,应该不会出不了什么问题,犹豫了再三后,我还是把陈花椒和伦哥喊到了我房间,跟他们认真交代了一下,把刘云飞和十虎留给他们,以备不时之需。

王兴带着“巨鳄堂”的兄弟在攻占栾城区,雷少强率领“狂狮堂”先一步到达长安区,“毒蛇堂”和“山鹰”两个堂口则负责盯梢孔令杰和稻川商会,所有兄弟尽然有序的进行自己的事儿。我能带到长安区的看来就只剩下程志远了。

临睡前,我又仔仔细细的琢磨一通,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才倒头合眼。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没想到程志远比我更早,木桩似的立在我房间门口,手里还拖着个行李箱。

“卧槽。你干啥?”我吓了一跳。

程志远指了指行李箱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说:你不是说今天要去小县城吗?我寻思当小弟的,怎么也得比老大起的早点,就把洗漱工具,换洗衣服什么都整理好了。车我也热好了,咱们随时能出发。

“远哥,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我嘴里的小弟不是马仔。只是你听我交代!不是让你干这些事情的,你拿出来当年在职高的傲气,我要的是那个桀骜不驯的汉子!”我哭笑不得的摆摆手。

程志远不好意思的小声说,我没给人当过小弟,所以不太懂行...

“算了,忘了小弟的事儿吧,从这一刻开始咱们是兄弟!你把这些玩意儿也都丢家里,咱们是过去出差,又不是逃难,两手空空的过去,才有打拼一切的决心!”我搂住程志远的肩膀往楼下走。

不想,走到大厅的时候,居然看到早早等候在大厅里的陈圆圆,陈圆圆混了一身大红色运动装,还特意把长发给扎成了马尾,冲我精神抖擞的招招手说:成虎早上好啊!

“你这是要跑步去吗?”我歪嘴冲她问道。心头瞬间浮现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陈圆圆摇摇头说,不啊!我准备跟你一块走。

“你跟我往哪走啊?我哪也不去,这会儿出去吃早餐!”我吸了吸鼻子,挤出一抹笑容。

陈圆圆点点头说:好啊。我正好也饿了!咱们一起吧。

“我天呐,姑奶奶,你要干嘛?我是忙正经事,你像个尾巴似的跟着我干啥?拖油瓶你懂不懂?拜托你饶了我吧!”我朝着陈圆圆双手抱拳的作揖。

陈圆圆低着脑袋像是犯错的样子,不过嘴里已经倔强的嘟囔:随便你说什么,反正我肯定是要跟着你的,薇薇姐说过,男女之间发生感情无非就两种情况。一个是一见钟情,再有就是日久生情,我已经错过了一见钟情,不想再错过日久生情。成虎我保证不会拖累你的,我现在可以帮到你很多,不信你问问远哥,八号公馆每月账目都是我做的,跟那些领导交流谈判,我也做过不少次呢。

“奶奶,我是去挖宝,不需要谈什么判!”我苦着脸再次冲他作揖。

陈圆圆是铁了心跟我杠上了,昂着小嘴儿说:我可以帮你递铁锹,还可以给你擦汗!求求你了,你就带上我吧?

程志远也轻声说,三哥不行就带着她吧。咱们都走了,她一个人从这儿呆着也孤苦伶仃的,万一被人欺负的话,回去你也不好跟你爸交代不是?

“服了,大写的服!提前说好了,不要影响我做任何事情,我让你去干嘛,不准讲条件!”我朝着陈圆圆翘起大拇指。一语不发的往门口走,陈圆圆一蹦一跳的搀住我胳膊,用撒娇的口吻说: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我把胳膊从她怀里抽出来,瞥了一眼她胸脯。心说这妞现在真心是越发育越好了,虽然没有杜馨然和19姐那么波澜壮阔,不过也算“有棱有角”的,猛不丁想起杜馨然。我寻思着好歹跟这妞告个别。

坐进“帕萨特”里,我掏出手机拨通了杜馨然的号码。

那边好像还在睡觉,声音的懒散的问:喂?怎么了?

“那啥,我需要出差一阵子。琢磨着咱们也算是朋友,你如果有时间的话,记得帮我照看一下胜利大街的洗浴,回来我请你吃饭!”我朝着杜馨然客套的说道,以她的身份愿意帮我的话,绝对可以保证万无一失。

杜馨然慵懒的说:你这算是对我表达不舍吗?不过真不凑巧,我也要出差一段时间,说不准咱们还能碰上呢!

“绝对没可能,我要去大城市!香港,Hongkong,你懂不?”我信口胡诌道。

杜馨然很神经质的“噗”一下子乐了,吧唧两下嘴巴说:啧啧啧,这么洋气呢?要去大城市啊,那行吧,提前祝你一路平安!

挂掉电话后,我摆弄着手机嘀咕。她也出差?昨天怎么没听马哥提起呢?算了,爱去哪去哪呗,反正这种大家族的小姐公子,我都保持一种友好的态度。不说成为好朋友,怎么着也不当敌人处,毕竟多个朋友多条道。

我示意程志远往“长安区”的方向驶去,脑子里对长安区的大概情况做了下分析。长安区原本是个郊县,因为距离石市比较近,前几年才被划成了区发展,整体人口差不多能有三四十万。周边也有一些比较大型的工厂和企业,外来务工人极多。

上次我请长安区派出所的宋所长吃饭的时候,他曾经说过,长安区最大的矛盾是本地人和外地人之间,两边都有不少混社会的组织帮派,时不时因为抢地盘,爆发两场斗殴,因为距离石市比较远。所以这种情况很少往上报,基本上都是私下处理,不过消停不了多久,就又会发生大规模械斗。所以这事一直都让他头疼不已。

因为不熟悉路况的原因,一直到中午两点多钟,我们才到达地方,一进入长安区,我立时间有种恍然的感觉,这长安区也太特么的落后了,两边的柏油路面不过六七米宽,感觉还没有几年前的崇州市繁华,路边是些矮楼的小店铺,最高的都不超过五层。

路上的行人也很稀少,感觉格外的萧条,就他妈这种环境竟然孕育出十几伙大小帮派?那些混社会的人都特么靠吃土为生吗?

我示意程志远慢悠悠的往前开,好不容易碰上个交警,我打开窗户问他:哥们,请问王子路怎么走?

孔令杰之前给我的那个地址叫“王子路”,我寻思着先从那附近找个地方落脚,交警不耐烦的指了指路口说,从那出去,一路往上直走,然后再找人问问新城区怎么走?

“你听不懂人话吗?”交警特别横的吐了口唾沫。

“什么素质啊!”陈圆圆歪了歪嘴巴冷哼,这下瞬间热闹了交警,他一下子挡在我们前面,朝着开车的程志远喝斥:“熄火,停车!全部下来检查,我怀疑你们车里有违禁物品!驾驶本,行车证拿出来!”

我瞪了一眼陈圆圆,赶忙下车给交警递烟说:大哥您别生气,我妹妹不懂事儿,我们这车是新买的,还没来得及上牌照,你这样..我这儿有二百块钱,请您喝瓶饮料的。

交警一把摆开我,从我胸口推了一把,皱着眉头很严厉的说:少给我来这套,新车和驾驶本不矛盾吧?拿出来相关证件,不然就跟我回队里走一趟!

“卧槽,你什么态度!”程志远直接挽起了胳膊。

交警冷笑着撇撇嘴说:外地的吧?跟我耍横是不是?

接着他朝着不远处一个小卖部喊了一嗓子,小卖部里面蹿出来七八个吊儿郎当的小青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