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6 鱼龙混杂的长安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老实话我当时有点懵逼,这都哪跟哪啊,碰上一个糟心的警察,我能理解,他把我们带回交警队我也自认倒霉,可是丫居然一嗓子喊出来七八个社会小青年,这是要干嘛?

难不成这地方混乱到了警匪一家的程度?不过想想我自己,好像也是这么来的,倒也没啥说不过去的,瞄了一眼那交警的胸口,编号是XJ开头的,合着是一个烂协警啊,难怪这么嚣张。

我把刚掏出来的二百块钱又重新揣回口袋,朝着准备下车的陈圆圆训斥:车门锁死,窗户关上。不准下来!

“我..”陈圆圆还想要辩解,看到我眉头已经竖起来了,老老实实的按上了车窗,我耸了耸肩膀朝着那交警问:怎么个意思哥们?这是打算欺负外地人吗?我们不过是问个路而已,你犯不上这么冲吧?

交警抬起胳膊看了眼手表。嘴角往上一咧,很干脆的把帽子一摘,身上的反光背心也脱下来,递给旁边的一个青年,朝着昂了昂脖颈说:老子下班了。今天正好气不顺呢,活该你们倒霉,走吧?找个地方练练?

摘掉大盖帽,这小子竟然染着一脑袋的黄毛。

我琢磨着刚到这地方,能不惹事忍忍就算了。我从另外一个口袋掏出烟盒,递给他一根烟说:“君子动口不动手!哥们,刚才我妹妹态度不太好,你别跟小姑娘一般见识,需要赔不是我就给你们赔个不是。你看行不?”

看到我手上的“中华”烟盒,那协警和旁边的几个小马仔的眼珠子立时间亮了,他歪嘴冷笑说,刚才拿四块钱的中南海糊弄老子,我就他妈知道开得起帕萨特的人怎么会抽那种烂烟呢,既然你不想把事情闹大,也好办,给我拿五千块钱“顶嘴费”算了。

我瞬间给逗笑了,这他妈不是明抢嘛,五千块钱的“顶嘴费”这钱挣得确实容易,看他不接烟,我自顾自的点上一支,又把烟盒抛给程志远,微笑的看向那个小协警说:哥们,你这么整,不怕我告到你们单位,到时候把这身皮给你扒下来?

协警无所谓的梗着脖颈说:扒就扒呗,大不了我回去玩两天,回头再找找人,就又穿上了。少他妈操心我的事儿,老子就问你,拿钱还是跟我练练?

我左右看了看,这半天也没见有一辆车开过去,路过的行人也都是匆匆瞥一眼就快速离开了。指了指对过的一条小胡同说,去那吧!待会别打脸,谢谢!

一帮小青年推搡着我和程志远往胡同里走,我冲着程志远低声说:下手轻点,别惹麻烦!

前面带头的小协警还以为是我求他呢,牛逼哄哄的转过来脸吓唬我:“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别待会打挨了,还得拿钱,那就不划算了,我也不怕你报复。实话跟你说吧,我是四海的人!”

“四海?这么厉害呢?”我咧嘴笑了笑,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确定没什么人注意后,我抬腿一脚踹在挡在我前面的那个小青年屁股上。把他蹬了个踉跄,接着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那个小协警的跟前,单手揪住他头发,照着墙壁上“咣咣”就狠磕两下。

看到我动手了,程志远也没含糊,随手捡起来一块砖头就往一个混混的脑袋上砸,三两下就干趴下两个人,单手抄着砖头指向另外几个吓傻了的混子大吼:草泥马的,谁牛逼再往前走一步试试!

我揪住那个小协警的头发照着墙壁上一边磕一边骂:“顶嘴费!五千!”连续磕了丫几下后,他的脑门上立马淌下来鲜血,“哇哇”喊叫着挣扎,想要把我推开,我左腿往前一勾,将他绊倒在地上,直接从后腰掏出一把匕首顶在他脖颈上厉喝:喊爸爸!

“爸爸。我错了...”小协警满脸是血的哀嚎起来。

“都他妈跪下,要不然老子攮死他!”我回头朝着剩下的几个小混混喊叫。

“寻思你麻痹啥呢?跪下!”程志远一个箭步蹿到一个混子的跟前,拎起砖头就拍在他脸上,那小子“啊”一声捂着脸就蹲了下来,剩下几个人想都没想,掉头跑了!

“看来你这帮兄弟不中用啊!”我把手上的血迹在那个小协警的身上蹭了蹭,嘲讽的吐了口唾沫说:“老子问你,长安区为什么这么破败?平常那些混混指什么生活?”

“这是老城区的外围,大混混们基本上都在新城区和开发区发展,你刚才说的王子道上就有很多出名的大混混。大哥我错了,饶了我吧。”他两手捂在脑袋上连连道歉。

“王子道,翠屏居是个什么地方?”我站起来拿脚踩在他脸上。

他思索了一下哭着回答,明面上是个茶楼,实际上是赌场。听说进门费都得一万块钱,好多大老板晚上都会去那赌钱。

“赌场?”我摸了摸鼻头,踢了他一脚骂:“滚吧,以后注意点,别他妈给身上的制服丢脸!”

他委屈的蜷缩在地上连连点头说:“是是是。我记住了!”

不过眼中却绽放出一抹怨恨的神色,我知道这种货不给他点教训是记不住的,朝着旁边的程志远摆摆手说:让他住院!

“好嘞!”程志远两个大跨步蹿过来,上去就一砖头闷在了那小子的脸上,接着我俩拍拍手走了出去。径直返回车里,朝着路口的方向快速驶去,一边打方向盘,程志远一边甩着胳膊打哈哈:真他妈过瘾,老子就喜欢这样的生活!

“以后这样的生活怕是少不了!”我沉了口气望向车外,刚才那小协警已经说明了问题,长安区水太深了,看来想在这种地方落脚,必须得跟所谓的地方势力有点瓜葛,也不知道雷少强带着“狂狮堂”进展是否顺利。

驶出了路口,按照刚才那协警说的,我们一路直上,沿途我看到不少冒着黑烟的工厂和一些正在动工的工地,应该是建什么厂房之类的,又走了差不多半个多钟头,才总算又看到了建筑。

和刚才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差,望着林立的高楼大厦和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我寻思这应该才是真正的长安区吧。

已经快下午三点多钟,我寻思吃点东西。完事找家宾馆先住下,晚上再去找那条“王子街”,交代程志远随便找了家小饭馆,我们仨点了几样小菜,我和程志远又要了一瓶二锅头。

服务员刚把酒拿上来。我旁边的陈圆圆眼疾手快,一把就将酒瓶给抢走了,还给服务员说:我们不喝酒。

“擦,你有病吧?来的时候答应过我什么的?说好了,一切都听我的!不要给我指手画脚。”我瞪了眼陈圆圆。

陈圆圆鼓足勇气望着我说:“开车不喝酒。你就算不为自己安全着想,也得替我们考虑吧?”

“你待会可以打车!”我没好气的皱起眉头。

陈圆圆摇摇头,倔强的说:“我没钱,我也不许你们喝酒!”

“吃完饭,你就回去吧!真他妈跟你耗不起。”我恼怒的吐了口唾沫。

陈圆圆吸了吸鼻子说。成虎,我是为了你好!

看气氛有点僵硬,程志远赶忙打圆场说:“三哥,不喝就不喝呗,正好我这两天口腔溃疡,也喝不了酒,圆圆说得对,为了咱们安全着想。”

“真特码日!我也是闲的蛋疼,给自己找了个妈!”我站起来走到饭店门口,寻思抽根烟。谁知道我刚起身,陈圆圆也立马站了起来,朝着我弱弱的说:“你要是想喝酒的话就喝点吧,不过你得答应我,咱们待会走路找宾馆行不?”

“不喝了。你赢了!”我甩了甩袖子走到门口。

陈圆圆竟然也跟着我走了出来,我不耐烦的问她,你老跟着我干嘛?

“我..我怕你走!”陈圆圆像是小猫似的眨巴了两下眼睛,一瞬间整的我有点心软了,我“噗”一下咧嘴笑了,揉了一把她的头发说:“我不走,你晕车好点了吗?”

“大哥,就是他!操特妈的,骂咱们四海都是渣!”我俩正说话的时候,一辆面包车,一辆皮卡车风驰电掣的停到饭店门口,从两台车里下来十多号拎着砍刀的小青年,领头的是个差不多能有二百多斤的光头大胖子,旁边跟着刚刚被我削了一顿的那个小协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