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 给机会你也不中用啊!/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瞅这帮杀气腾腾的“社会人”将饭馆给门口给堵了,我心底暗道要坏事,赶忙侧身朝陈圆圆低声交代:赶紧躲进饭店的厕所里,半个小时以后再出来,不许提条件!

陈圆圆抿着嘴角,迟疑了几秒钟后心不甘情不愿的转身走进饭店。

“老大,就是这个逼!刚才打的我,我报咱们四海帮的名,他还牛哄哄的说四海帮都是垃圾!”小协警的头上胡乱裹了两圈纱布,殷红的血迹往外渗透了一大片。看上去就跟在脑门上贴了条用过的卫生巾似的,颇有喜感。

前面带头的大胖子,满脸横肉,足足能有二百多斤,感觉比胖子至少得大一号,身上套了件黑色的貂皮大衣,敞着怀,胸口也不知道纹的龙还是鱼的花色刺青,乱七八糟的一大片,脖颈上戴条小拇指粗细的大金链子,手里还拖着条棒球棍,标准的社会人打扮。

“小逼崽子你混哪的?”大胖子瓮声瓮气的指着我叫嚣。

混社会的没几个傻子,一言不合,上来就磕的二逼不是没有,但绝对当不上大哥,那胖子例行公事的冲我叫号,言外之意就是让我报出来跟什么人混的,他好衡量自己到底能不能惹得起,惹得起就往死里捶我们一顿,惹不起的话让我喊过来自己老大。“一笑泯恩仇”。

“我的后台比较大,说出来怕吓哭你!”我右手悄悄的探进兜里,打算随时掏出来甩棍开干。

“长安区没有我蒋四海不认识的大拿!”胖子估摸也觉得有点热,抖落了两下身上的貂皮大衣,故意拿棒球棍“咚,咚”的怼着地面,周围的一帮小混子也有样学样的抄起手里的家伙式“叮叮咚咚”的敲打着路边的栏杆上,试图给我制造点心理压力。

我正琢磨着应不应该给雷少强去个电话,让他带点兄弟过来救救场的时候,程志远横冲直撞的从屋里走了出来,昂着脑袋咒骂:“吵吵你麻痹,咋地?现在叫花子也开始组团要饭了?”

程志远出来的时候,两手可都没空着,一手捏着磨刀石,另外一只手攥着把大号的菜刀,故意发出刺耳的磨刀声音,嘴里斜叼着根烟嘟囔:吃顿饭都他妈吃不消停,那个猪头焖子,你想怎么滴?来,走近一点,跟我唠,别他妈浪费我大哥时间。

程志远这一手不光把对方给怔住了,把我唬的一懵一懵的,一个人一把刀就将对方十多号社会小青年给压的说不出来话,见大胖子不吱声。程志远拔腿就往他跟前迈了两步,一脸烦躁的骂了句:好几天没杀人了,老子刚好手痒痒!剃秃瓢的内个胖子,你过来!

起初程志远的造型的确把这帮人吓了一跳,不过听到他后面这句话的时候。胖子连带着后面的那帮马仔全都笑喷了,胖子脸上的肥肉乱颤,捂着肚子大笑说:“好几天没杀人了?哈哈,小狗崽子你电影看多了吧?”

这句话听起来像是在开玩笑,不过我很清楚,这位“八号公馆”的大公子在崇州市的时候,绝对没少干过这种勾当,不说杀人什么,废掉谁的手脚程志远绝逼不会手软。

他们笑的越厉害,对面的程志远脸上的笑容也越盛。不同的是胖子一伙是在嘲讽,而程志远是在冷笑,我押了口气轻声说:远哥下手有点分寸,我不想惹麻烦。

程志远背对着我点点头,含糊不清的嘟囔。那就卸他一条胳膊吧。

大胖子估摸也是在长安区社会面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短暂的惊讶后,梗着脖颈就走了过去,脸上带着狠辣的笑容,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左脸狞声道:“弟弟,跟我玩狠呢?老子从长安区刀口舔血的时候,你还穿着开裆裤撒尿活泥玩呢,是男人今天你他妈弄死我!”

“满足你!”程志远嘬了口烟嘴,“呸”一下把烟头吐了出去,脑袋微侧,猛地一步跨出来,左手的磨刀石“啪”的一下呼在胖子的脸上,右手的大菜刀同时就举了起来,照着那胖子的肩膀硬生生就劈了下去。

谁也没想到程志远这么生猛,竟然真敢下手。街头干仗的混子打架动刀动棍很正常,但平常用的都是没开刃的片刀,拿菜刀跟人拼命的很少,因为菜刀这玩意儿杀伤力实在太强悍了。

一刀落下去,那胖子先是一愣。接着捂住肩膀“啊,啊”惨叫着就蹲下了身子,周围的那帮马仔立时间有点傻眼,等他们反应过来要往跟前凑的时候,程志远再次举起手里的家伙式又是一下狠狠的砍在胖子的后背上,头都没往起抬,冷声呵斥:谁敢往前走一步,我就多砍他一刀!

十多个小青年谁也不敢再往前凑,程志远右手握着菜刀架在胖子的脖颈上,左手从他光秃秃的脑门上抚摸了一把。阴笑着问:小胖子,服没?

胖子还没来得及出声,程志远抡圆胳膊又是一刀劈在胖子的肩膀头上,胖子哭爹喊娘的嚎叫:服了,服了!

别看这大胖子叫的那么惨,实际上并没有受多大的伤,程志远下手很有分寸,胳膊举的高,给人一种拼命的感觉,实则落刀的时候已经卸去了一大部分力气。再加上这货身上还套件厚厚的貂皮大衣,我估计顶多也就是破了几条小口子,疼归疼,绝对不至于要命。

“服了,就他妈给我闭嘴!”程志远猛然厉喝,再次举高胳膊,冲着胖子的脑门就砍了下去,我看的仔仔细细这会儿他用的是刀背,胖子“啊!”的大喊一声,甚至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刀背从他的脑门上砸出了一条红印子,胖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裤裆上浸透了一大片的尿渍。

程志远梗着脖颈,仰头又看向不远处的那帮小痞子们,邪恶的一笑问:“你们呢?”一帮小青年齐刷刷的都将手上的家伙藏在背后,站得笔直,如同迎接老师视察的少先队员一般老实。

程志远捏了捏鼻梁骨,指着刚刚那个小协警说:你过来!

小协警犹豫着没有动弹,程志远一脚踹在那胖子的脸上咒骂:你小弟不服气,怎么办?

“小黄毛,我槽你姥姥,麻溜滚过来!不然老子弄死你!”大胖子发出杀猪似的呼喝。

小协警缩着脖颈,犹犹豫豫的挪动过来,程志远昂了昂下巴颏说:把你手里的家伙式递给你老大,完事自己站到旁边掌嘴去。声音不响,待会我亲自教你什么叫掴脸!

小协警将手里的西瓜刀“咣当”一声丢在地上,兔子似的蹦开,老老实实的抡圆胳膊开始自扇巴掌,“噼啪”的响声打的那叫一个卖力。

程志远俯着身子冲大光头说:我知道你嘴服心不服,咱们这样,也别整什么单挑群挑的,太费力气,就直接点,你砍我一刀,我还你一刀,谁先扛不住谁跪下,如何?

胖子两眼盯着地上的西瓜刀,陷入了犹豫,好几次手指已经伸向了刀把,又好像很害怕似的缩了回去,反反复复几次后,胖子心一横,猛地抓起了地上的西瓜刀,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起来,程志远直接把脖子伸直,拍了拍自己的脖颈冷笑:往这儿剁!麻溜的。

“阿远!”我生怕这小子玩出火,待会再把那胖子刺激的真不管不顾捅他两刀,程志远没有回头,昂声低吼:三哥没事儿的。反正我有癌症,多活一天赚一天,我要是挂了,你记得报个警,他要是挂了,记得把我从监狱里捞出来,操特妈的,我这辈子最烦被这种狗鸡八不是的玩意儿堵门口了!

听完程志远的话,胖子“咣当”又一下把西瓜刀扔在了地上,带着哭腔求饶,我怂了!真的服服帖帖!

程志远上去又是一脚蹬在胖子的肚子骂:给他妈你机会,你也不中用啊!不喜欢玩刀是吧?那咱们玩枪,我现在回屋去拿枪,咱俩对着喷,规矩还和刚才一样,玩不玩?

胖子瞬间痛哭流涕,匍匐在地上,搂住程志远的小腿肚子,“咣咣”磕起了响头,嘴里嚎啕大喊:爷,我真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