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2 规矩不能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蒋四海的面前至少堆了小四十万的筹码,大起大落后的他满脸潮红,当然他还没冲动到脑子抽筋直接点头同意,而是回头望向了我,满眼全是跃跃欲试的亢奋。

半晚上可以输出去二十万,一个钟头又能赢回来四十万,我想我大概明白那些赌徒们的心理了,只是这种刺激,我个人是真承受不住,我犹豫着要不要吩咐蒋四海收手。

“蒜苔精,你他妈脑子有坑吧?别管昨天还是前天提的车,二手的就是二手,一辆汉兰达顶踏天也就值十五万,放到牌桌上贬值就更多了,顶多跟你玩十万的。玩的起就继续,玩不起就认怂!”程志远伸了个懒腰,凑到我耳边低声问,说的没毛病吧?输十万咱们还能赚十万,赢了就是一台车!

“没毛病!”我重重点了点脑袋。

“十万就十万!老子保证把你裤衩子都赢光!”邓瞎子是真输红眼了。咬牙切齿的暴吼。

赌物件这种事情,赌场会抽取一定的费用,当然也得负责给我们做公证,扈七安排人出门去检查了一遍邓瞎子的那台车,十多分钟后确定没有问题后,扈七又让我们双方从转让合同上签下名字,开始安排荷官发牌。

一把牌二十万,定输赢!场子里所有的赌徒们都云集了过来,单说涉及的金额可能不算太大,但参赌的两方都算是在长安区比较出名的人物,这种斗气的方式免不了给人增加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

搓牌的时候,蒋四海的双手都止不住的颤抖,对面的邓瞎子同样也紧张的不得了,三张薄薄的扑克牌仿佛变成了三块重重的磨盘,两人都用力且缓慢的将三块磨石慢慢推开。

蒋四海的前面两张是两条“K”。K是牌面里最大的单数牌,如果最后一张也是K的话,那就是整个牌面里的至尊牌,最大的!快要推到最后一张的时候,对面的邓瞎子突然大喝:“等等,趁着咱们都还没开牌,老子要加注!你敢吗?”

“你还有赌注吗?别说拿旁边那个更年期老娘们抵押?我们不缺保姆!尤其不缺又老又丑的保姆!”程志远咬着烟嘴,嘲讽的撇了撇嘴角,一瞬间把周围的那些赌徒们全都逗的哄堂大笑,那个中年妇女气的“腾”一下站了起来,指着程志远骂:“有种你再给老娘说一遍?”

程志远眯着眼睛冷笑:“我劝您千万别冲动,我这个人属畜生的,打人从来不分男女!”

扈七轻轻拍了两下手掌问:“邓老板,您还打算加注吗?”

邓瞎子脑门上的青筋都要绷出来了,咬牙切齿的嘶吼:“加,我新城区的那套房子怎么也值二三十万吧?我要赌死肥猪所有的筹码!”

“你疯了,那房子你不是说要跟我结婚用的吗?买房有一半钱是我掏的,我不同意!”中年妇女不干了,上去拉拽邓瞎子嚷嚷起来。

邓瞎子回头就是一巴掌,狠狠的呼在妇女的脸上咒骂:结你麻痹的婚。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逼样,老子要不是惦记你那个被撞死的老公的赔偿款,会搭理你?给我滚远点,房子现在是我的户名,跟你没半毛钱关系!

原形毕露的邓瞎子此刻的凶狠模样恨不得要杀人。朝着扈七喊:“七哥,房产证我没带在身上,但是我的为人你还信不过吗?替我做个鉴定人!”

“不好意思邓老板,赌场有赌场的规矩,况且你的为人,呵呵呵..”扈七摇了摇脑袋,押了口气冲着邓瞎子说:“邓老板要是真的觉得稳操胜券的话,可以先从我们赌场贷二十万,都是老朋友,我做主只收你三分利。如何?”

邓瞎子红着眼睛,胸口剧烈起伏了几秒钟,点了点脑袋吼叫:“好,借给我二十万,这把牌结束。我就能还上!”

扈七又侧头问我们:“蒋老板同意加注吗?”说是问蒋四海,扈七的眼睛实际上是盯着我看,我犹豫起来,刚刚看邓瞎子这么胸有成竹,我其实有点慌了,我们前两张牌是“K”,就算最后随便摸一张也不会太小,可邓瞎子刚刚喊的那么响亮,明显他的前两张牌,肯定也是个大数,难不成他的前两张牌也是“K”?

要不要搏一把?我抿着嘴角脑子快速运转着,这玩意儿完全就是看运气,根本没有什么规律可循,见我们这头一语不发,邓瞎子扯开公鸭似的嗓门嘲讽起来:“怎么了?赌不起了?就这点出息啊!”

“闭上你的肛。再絮叨咱们马上开牌,老子不给你任何加注你的机会?”我眯着眼睛冷视邓瞎子,迟疑了半天,我还是决定不再冒险了,刚准备示意扈七开牌的时候。猛不丁看到邓瞎子的身后出现一个清瘦的中年人,中年人像普通赌徒似的,伸直脖子往前探头,我俩的视线刚好碰到一起,我心底“咯噔”狂跳了两下。他朝我微笑的点点头。

看清楚中年人的长相,我不再犹豫,稳操胜券的朝着扈七仰声说:“我同意加注,不过瞎子的注实在太小了,没什么意思,我这张卡上还有五十万,加上牌桌上的这些筹码,怎么也有一百万,咱们要玩就玩把大的,不赌拉倒!”

“一百万?”

“我日,那小子什么来路?这么财大气粗!”

“小点声吧,别给自己惹事..”

一瞬间周围的赌徒们哗然了,齐齐把目光投在我身上,我搓了搓脸颊笑眯眯的看向邓瞎子:“玩吗瞎子哥?大家时间都很宝贵,别浪费在瞪眼上!”

邓瞎子深吸两口气,看向边上的扈七结结巴巴的问:“七哥,能再贷给我七十万吗?这把牌我一定可以赢!只要赢了,我给你加四分的利!”

扈七摇摇头说,我就是个打工的,希望邓老板理解一下。咱们对事不对人,如果您可以拿出相应的抵押,就算是贷七百万我也可以给您办理,但是光凭空口白话,真心不好意思!

“我有!帝国洗浴里有我百分之五的股份。再加上我手头上还有一批货,只要七哥您敢收,绝对值几百万!”邓瞎子真是输急眼了,唾沫横飞的直点脑袋。

“不管是文物字画,还是真金白银,咱们翠屏居没有不敢收的!”扈七笃定的点点脑袋问:“邓老板手里有一批什么货?”

邓瞎子犹豫了几秒钟后,两眼一横,走到扈七的耳边低声轻语了几句,扈七眉头紧皱,沉寂了几分钟后点点头,招呼身后的侍应生说:“给邓老板再拿七十万的筹码,另外让他签下合同!”

很快八十万的筹码摆放到桌上,我眯着眼睛看向邓瞎子的中年人,脑海里思绪不断,刚才扈七无意间暴露出一个事实。翠屏居的实力绝对强横,八百万的贷款都敢放,没什么东西不敢收,可想而知他们手里头到底积攒了多厚的财富。

筹码到位,荷官宣布开牌。邓瞎子直接蹦起来一把将牌甩到桌上,兔子似的红眼睛睁的老大,哇哇大吼:“老子三条Q,小至尊!蒋胖子你他妈认栽吧,哈哈..桌上的钱全是老子的了!”

一边吼叫,邓瞎子一边手舞足蹈的将赌桌上的那些筹码都往自己的怀里揽,周围的赌徒们嘴巴全都张成了O字形,赌场里瞬间变得热闹起来。

蒋四海没敢摸最后一张牌,而是侧头望向了我。

“妈的,输也输的光明磊落!”程志远一把将最后一张牌掀开。整个赌场里瞬间安静,静到掉根针在地上都能听见,我们的最后一张牌是个“K”,正是荷官之前解释过的至尊牌。

“什...什么?不可能,你们作弊。卧槽尼玛的,老子三条Q,你们就三张K,七哥你快抓他们,这帮逼出老千,绝对耍诈!”邓瞎子直接傻眼了,紧跟着情绪失控,大喊大叫着朝我们扑了过来。

“去尼玛的!跟谁俩比比划划呢!”程志远一胳膊肘揽在邓瞎子的脖颈上,抬腿就狠狠的跺在丫的脸上,邓瞎子的几个马仔刚准备上手,扈七已经带着几个看场小哥把他们拦开了,完事朝着面如死灰的邓瞎子轻笑说:“邓老板,麻烦跟我到后台去办理一下相关手续吧!还有那批货按照规矩,您应该抵押到我手上保管了,如果您有什么疑问,咱们可以调监控录像看。”

邓瞎子杀猪似的嚎叫,朝着扈七呼喊:“七哥,我不玩了,当我是个屁,那批货真的不能动,否则岛国人会要了我的命,放了我吧!我求求你了,我给你当牛做马也会还上那七十万的,我家里还有十万的存款,可以先拿出来当利息...”

“刚才押的什么就得还我什么,规矩不能坏!”扈七冷着脸摆摆手,两个黑西服的青年拖着嚎啕喊叫的邓瞎子冲墙角的“工作室”走去,接着扈七又面带笑容的看向我和程志远、蒋四海说:“请三位贵宾跟我一起到后台兑换了一下筹码。”

我点点头,转着脖子寻找刚才站在邓瞎子身后的那个中年人,发现他已经失去了影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