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4 血色的根儿/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邓瞎子这会儿彻底变成了软脚虾,裤裆处湿漉漉一大片,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爬到我脚边,脑门捣蒜似的朝着地面“咚咚”狠磕响头的抽泣:“大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应该冲撞您和海爷的,需要多少钱的赔偿,我都愿意给,千万不要杀我啊!”

我怔了怔,紧跟着看到王叔又抱起那把步枪轻轻的擦拭枪身,一下子明白过来,不管谁被抓到这么个地方,估计也会吓懵逼,我绷着脸冷笑说:“不想死很简单,我问你一句。你老实答一句,你可以不知道,但是要是敢说假话,我就赏你一颗花生仁吃,只要我确定没问题后。会帮你求情,给你条活口的!”

“我发誓不会说假话,您问!”邓瞎子哭哭啼啼的瘫坐在地上,印证了老祖宗流传下来那句“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不是没道理的,想想之前这家伙飞扬跋扈的模样,我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帝国洗浴的后台老板是不是岛国人?跟我大概讲讲帝国洗浴,方方面面都说清楚了!”我蹲在他面前冷笑问道。

邓瞎子狂点两下脑袋回答:“是的,老板叫瓜田,是个岛国留学生,家里很有钱,每个月只来一次,收完钱就走人,平常帝国洗浴都是我在负责,只有这个月他来的比较勤。”

“一月一次,来的比大姨妈还准时。瞅丫那个倒霉名字吧,瓜田李下,一听就知道不是正经人!”我嘲讽的撇撇嘴巴,暗道岛国人起名字都这么随便吗?是不是他爹妈从哪创造的他们,就给他们以哪命名。

程志远上去一脚踹在邓瞎子的下巴颏上,直接把丫的两颗大门牙给踢飞,横着脸咒骂:“洗浴里面大概是什么情况?有多少看场的,有没有配枪,别他妈让我大哥问你一句,你说一句,听懂没?”

邓瞎子捂着鲜血直流的嘴巴,含糊不清的说:洗浴里面有两伙看场的马仔,一伙是我从长安区招的小混混,还有一伙只有五个人,平常什么都不管,只是当有人来砸场的时候,他们才会动手,而且他们只听瓜田的,平常鸟都不鸟我,所以手里有没有枪。我也不清楚!

“瓜田在哪读书?你是怎么认识他的,跟我说说他的情况。”我接着问道。

邓瞎子摇摇头说:“这个我真不知道,我对老板..呸,我对瓜田一点都不了解,几年前我在市里的酒吧里当服务生的时候认识他的。那会儿他看上我女朋友,给了我两万块钱,让我用药把我女朋友迷晕陪他过了几夜,后来我就跟着他混了,没多久,他说要在长安区开洗浴,我就过来负责了,实际上我到现在为止都弄不清他到底是不是留学生。”

“你他妈可真是头禽兽不如的畜生,竟然还有女孩瞎眼愿意跟你交往!”程志远走过来,抡圆拳头照着丫的腮帮子“咣咣”就是几拳头。直打的他蜷缩在地上“哇哇”乱叫。

“阿远,先消消火!这年头人渣多了,傻姑娘也多了!”我摆摆手,继续盘问邓瞎子:“瓜田是不是稻川商会的人?”

邓瞎子捂着脸耷拉脑袋摇头:“稻川商会是什么?我没听说过。”

“他只是个顶缸傀儡,如果帝国洗浴闹出事儿。他肯定第一时间被扔出去顶缸,不可能知道太多的,成虎你先喘口气,我来问他吧!”王叔端起那把步枪用枪口怼在邓瞎子的脑门上轻笑:“刚刚你跟阿七说手里有一大批黄金,具体有多少?藏在哪?”

“我..”邓瞎子犹豫了。

听到“黄金”俩字,我耳朵“嗡”的一下,之前一直都以为邓瞎子嘴里说的“货”是药呢,没想到竟然是黄金,一大批的黄金,会不会和这次运钞车被劫的事情有关?

王叔冷着脸“咔嚓”一下把枪上趟,声音冰冷的说:“我只给你二十秒钟时间解释清楚,越细致越好,说不清楚以后都不用再说话了!”

“在帝国洗浴的更衣柜里,我们洗浴里有一排柜子是常年锁着的,平常是藏“药”的。就在五天前的凌晨,瓜田带人把十几个柜子全都塞满了东西,那天我也参与搬货了,所以知道是黄金,不过那五个岛国看场子的基本上每天都会盯着。所以我根本没办法拿到手,我知道的就这么多,求求你,别杀我..”邓瞎子的嘴巴好像一瞬间开了外挂,语速惊人的解释起来。

五天前的凌晨。不就是我诛杀那两个“脱北者”,从王叔手里救了孔令杰一命的日子吗?当时孔令杰约我一块到肯德基吃早饭谈心,咬牙切齿的说要报复稻川商会,敢情狗日的当天是为了拖住我,实际上已经把黄金给偷偷转移了,真是他妈好算计,我不知不觉就着了他的道。

“那几个岛国看场子身上有什么特征,或者是共同的物件吗?”王叔一对浓眉微微皱起。

邓瞎子琢磨了几秒钟后,小鸡啄米的点头:“有,他们身上都纹了蝎子,有的是在手背上,有的是在小腿上,但是蝎子的图案全都一样!瓜田的两只手背上分别有一个蝎子纹身!”

“明天我们要到帝国洗浴去洗澡,你负责安排,我不管你使什么办法,至少给我支走三个看场子的,听懂没有?”王叔从口袋掏出一支盛满绿色液体的针管,朝邓瞎子招招手:“事情办成以后,我给你解药,如果你敢耍我。就等着肠穿肚烂吧!”

邓瞎子着脑门被王叔用枪顶着,一动不敢乱动,等王叔把针管里的药剂注射进他胳膊后,这家伙才撕心裂肺的哭嚎起来,王叔攥起枪托朝着邓瞎子的脑门狠狠的“磕”了两下凝声:“憋回去!”

邓瞎子吓得不敢再出声。哆哆嗦嗦的哽咽,看起来跟个小受似的。

王叔舔了舔嘴角说:“如果你敢这里的事情跟别人说一个字,我一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听懂没有?”

邓瞎子忙不迭的点头,王叔扶了扶耳朵眼里的耳塞出声:“阿七,把邓瞎子送走吧。”

没多会儿两个穿黑色西装的小青年走进来将邓瞎子给拖走了,等他们出门以后,王叔又推了推耳塞出声:“安排人二十四小时盯紧邓瞎子,如果他敢耍花样,就地格杀!”

交代完以后,王叔微笑的望向我说:“孩子,有什么想问我的?随口开口,这地方不用担心隔墙有耳!”

“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问了,您说..我听着吧!”我摊了摊肩膀有些无奈的笑着摇头。

王叔点点头,瞄了一眼程志远。语重心长的说:“孩子,你先暂时回避一下,我信得过成虎,也相信你们是兄弟,可有些事情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知道的多了,对你也不是好事。”

程志远犹豫几秒钟,老老实实的开门走出靶场。

王叔轻叹口气说:“这里是我血色的会根,当年我预感自己要被办的时候,就安排人开始经营这里,这是我给自己和花椒留下的最后一条活路,没想到后来峰回路转,上面人只要我的命就可以,所以这里就被我隐藏了起来,当初血色鼎盛时期。我曾经办了四家孤儿院,有些孩子喜欢过正常人的生活,我就供他们读书,有些孩子顾念我的恩情,愿意帮助我..”

“所以就有了外面的那些看场小伙和荷官对吗?”我押了口气。心底的震惊仍旧久久不能平静,地下室建赌场已经是件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情,没想到王叔还在这里建了个小型的王国,光是这份智慧和眼见就不是我能够比拟的。

王叔点点头说:是!整个翠屏居从胡同口的盯梢马仔到赌场的服务生,全都可以算是我的孩子,还有几个成绩不错,脑子灵活的孩子在石市的一些政府部门任职,眼下还没什么地位,不过他们很快就会有起色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钱搞不定的,这些年翠屏居累积了足够的财富,上次分手的时候,我送你的那些礼物还满意吗?

“太满意了!王叔你真硬!”我诚心实意的点点头。

王叔笑了笑说:“上次我答应你,会帮你找出来黄金的线索,没想到你这么聪明,居然能够自己顺藤摸过来,也算是缘分!”

“叔,其实..其实我并不知道黄金在长安区,来这里是因为孔令杰告诉我黄金藏在翠屏居,对了,孔家人是不是对这里产生怀疑了?”我猛然想起来,翠屏居还是孔令杰告诉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