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6 你真,我更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王叔无意间提起东南亚和金三角,我猛然想起来了我的恶虎堂,轻声问他:“叔,你知道金三角的昆西将军吗?”

王叔点点头回答:“知道但是并不熟悉,销售枪支弹药的事情都是阿七在做的,我听他提起过几次,这个昆西是个实打实的老狐狸,不过出手倒是挺阔卓的,翠屏居经常会收到一些文物字画之类的抵押品,一些算不上真品的东西,也都是销到金三角去的,昆西很有门道,跟很多国家的大势力都有来往,怎么了?”

“我有一支兄弟派过去帮他平内讧了...”我把恶虎堂的事情跟王叔简单絮叨了一遍。

王叔沉思了几分钟后说:“最近风声比较近,阿七也没太往那边贩卖过枪支。过阵子吧,我让阿七亲自过去一趟,看看具体什么情况,别回头让昆西把你的人当成炮灰使了,成虎你记得。混社会这行,可以没人性,但不能没义气,没了兄弟,就是个屁!”

“谢了叔!”我重重点了两下脑袋又问他:“对了,刚才你给邓瞎子注射的是什么玩意?”当初收拾上帝的遗物,在那个储物柜里我发现两支类似的绿色液体和一枚天珠,寻思着王叔见多识广,不行回头让他帮我鉴定一下。

“就是从金三角那边过来的东西,好像是从罂粟壳里提炼出来的废品,那玩意儿可比毒品可怕,一针就上瘾,而且没有解药,除非不停的注射,否则毒瘾犯了。能活活的把自己皮肤抓烂而死,如果不是因为邓瞎子办过那么猪狗不如的事情,我还把他当成狗一样圈养起来的!不过现在嘛..”王叔眼神一冷,后面的话我已经猜到了。

“我以前也得到过两支差不多的东西,还有一枚天珠,明天我让花椒给我送过来,您帮我看看,顺便还可以透过监控器看看他!”我笑着冲王叔说,说一千道一万,王叔帮我并不是因为我多优秀,而是他儿子和我是兄弟,我也应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好!”王叔的眼角有些激动,重重拍了拍我肩膀说了声“谢谢了成虎”。

或许是我自己马上要当父亲了,现在我越发能理解那种“养儿方知父母恩”的感觉,天底下没有不疼孩子的爹妈,只是爸爸跟妈表达的方式又有所不同,他们更加内敛和含蓄,更习惯默默无闻的撑起双肩替孩子遮风挡雨!

很快两个戴着“厨师帽”的青年端上来几道香喷喷的菜肴,王叔招呼我们吃饭,一顿饭吃的很舒服。虽然达不到“满汉全席”的程度,但绝对也都是稀罕物了,很多我都是头一次听说,比如什么清蒸加吉鱼,蚂蚁炒松子。红烧牡丹虾吃的我和程志远舌头都快吞进去了。

吃罢饭,王叔又陪我们聊了会儿,就带着我和程志远到靶场里去练射击,手把手的教我俩应该怎么握枪,怎么防反震力,什么枪大概有什么性能,有效的射程是多远。

他这里有用不完的子弹,也不用担心会被人给发现,我练起来格外的得心应手,打了七八个弹夹后。感觉手腕都有点酸了,才和程志远依依不舍的告辞,我暗暗下定决心,要在长安区多呆一阵子,争取把枪法给练出来。不说枪枪正中红心,起码再也能干对面对打人还射跑偏的丢人事儿。

王叔招呼扈七把我们送出了这座“世外桃源”,从翠屏居出来,外面的天色早已大亮,赢了几十万的蒋四海乐的合不拢嘴,不过还算懂事,除了把我给他的二十万本金还回来,邓瞎子的那台“汉兰达”也一并送给了我们,满脸谄媚的将我们送回入驻的宾馆。

到了宾馆楼下,我冲着精神抖擞的蒋四海问:“海爷,你不怕邓瞎子报复你吗?昨晚上你可是赢了他足足小一百万!”

蒋四海不屑的对着车窗外吐了口唾沫咒骂:“邓瞎子算个屁,如果没有岛国人罩着他,我让他一只手都能打他五个来回,而且我知道他这回肯定折了,虽然我不清楚两位爷到底是什么底细。但是对于翠屏居的一些传闻还是听说过的。”

“哦?什么传闻?”我饶有兴致的问他。

蒋四海压低声音说:“长安区的老混子们都说,翠屏居的后台老板地位比孔家还要高,只是从来没有露过面,这几年传的人渐渐少了,翠屏居的办公室号称鬼门关。进去的人没有活着出来的,两位爷不光活蹦乱跳的出来了,而且身上还带着酒味,再加上临走的时候扈七亲自把咱送到巷子口,不用想也知道你们的来路比长安区这些势力不知道大多少倍。”

“看来你不瞎嘛!”程志远上手摸了摸蒋四海光秃秃的大脑门说。以后跟着我们好好办事,好处少不了你的,干得好,将来我大哥一高兴,说不准直接让你的四海帮统领长安区。

蒋四海小鸡啄米似的狂点脑袋,朝着我们拍马屁道:“两位爷放心,虽然小海我胆小怕死,但是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兄弟的事情,四海帮是个不入流的小帮派,承蒙两位爷看得起,只要两位爷有需要,小海一定肝脑涂地!”

一个三十多岁的大胖子,从我们两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面前自称小海,那画面可想而知有多喜感,程志远上去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骂:“装你麻痹什么可爱呢?安排点小弟到宾馆门口守着,保护好我们俩安全,晚上六点前自觉滚过来。”

“放心吧远爷,我早就安排好了,昨晚上咱出门的时候,我就让小弟们把整间宾馆都包了。保护屋里的大小姐,我自己也从你们楼下要了个房间!”蒋四海缩了缩脖颈,颇有点憨态可掬的意思。

我眯缝眼睛,冷笑着盯向蒋四海说:“昨晚上你安排小弟过来,不止是保护那么简单吧?没猜错的话。你其实是想拿屋里的女孩要挟我们,或者是今天埋伏我俩吧?”

蒋四海的脸色一僵,自己掴了自己一巴掌,朝我低头道歉:“对不起爷,我昨天确实冲动了,不过幸好反应的及时,交代小弟们谁也不许乱来,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从今往后我一定忠心耿耿的跟着两位爷!”

“幸好你没有乱来,刚才还算实诚,否则你现在已经停止了呼吸,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不带一丝感情的从怀里掏出王叔刚送给我的一把“大黑星”戳了戳蒋四海的脑门,之前那把手枪,我留给了陈圆圆,就怕她会出危险。

蒋四海摸了摸脑门上的冷汗。老老实实的跟在我们身后走进了宾馆。

一边上楼,我一边冲蒋四海吩咐:“白天安排几个小弟,到帝国洗浴去踩踩点,特别是把更衣室和洗浴的内部情况给我拿手机照下来,如果能买通里面的服务生就更好了。这件事办好的话,邓瞎子在新城区的那套房子我送给你!”

“谢谢爷!”蒋四海兴奋的冲我拱了拱身子。

“不用着急谢,如果你办不好这件事情,你手里的那座菜市场就归我了,我会从你手下找更会办事的人!做事少走肾多走心,你真,我更真,你假,我换人!”我眯着眼睛,邪笑着回望蒋四海。对付这种老油条就得胡萝卜加大棒,对他太好了,他觉得你傻逼,对他太狠了,他会有反叛的心。所以得让他吃好,但是一定不能吃太饱。

蒋四海打了个激灵,慌忙点头说:“我不睡了,现在就去办,保证会在六点之前把事情弄好!”

“嗯,注意安全!”我把“汉兰达”的车钥匙抛给他:“开着这车出去办事吧,让长安区的人都知道,你蒋四海现在一点都不屌邓瞎子,吃社会饭就得心黑不怕死!”

“知道了,爷!”蒋四海肥胖的五官变得郑重其事起来。

等他出门,我和程志远相视一笑才走上台阶,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我朝着程志远说:“两个小时以后喊我,咱们自己也亲自到帝国洗浴去一趟,不管今天能不能把黄金弄走,首先得早好退路!”

“稳妥!”程志远打了个响指。

我刷了下房门,推门走了进去,半个身子才刚刚挪进屋里,脑门就被一把冷冰的枪口给顶住了,一道娇声怒喝:“不许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