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7 我和你,男和女!/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时是真把我冷汗都给吓出来了,我往后微微欠了欠身子,看都没看,张嘴就喊了句:“好汉饶命!”

“噗..”握枪的那头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当看清楚是陈圆圆后,气的我差点没吐出血来。

陈圆圆两手握着枪,身体还轻微有些颤抖,谨慎却惊喜的盯着我,嘴角还有一抹刚刚被逗乐的笑意,好几种表情同时出现在她脸上,让人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又他妈犯病了是吧?这玩意儿能当玩具瞎捅咕吗?”我一胳膊摆开枪口,单手扣住她手腕把枪给夺了回来。检查了下枪,发现没有上膛,这才没好气的白了眼她骂:“以后不许随便指人的脑门,特别是自己人,万一走火了怎么办?”

“可是我害怕,昨晚上外面总有脚步声走来走去,还有好几个小混混学狼叫,我吓得一晚上没敢闭眼,一听到门把手响,身上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陈圆圆的眼睛瞬间红了,不过脸上却刻意的掩饰住那种见到我的喜悦感,但是是被我训斥了一顿,有些闹情绪吧。

我舒缓了两口气,沉下心来,拨拉了两下她前面的刘海说:“不好意思,确实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在家的,要不我把你送到裕华区去吧,你可以找19姐和文锦他们玩。”

“我不去!我就要呆在你身边。”陈圆圆揉捏了两下自己的手腕,刚才情急之下我使的力气有点大了,她白嫩的手腕上瞬间被掐住一圈红印子。

我皱着眉头说:“圆圆,咱们之间不可能,你别从我身上继续浪费时间了,你不是不清楚我马上要当爸爸,而且吧,我现在是真的拿你当成妹妹看待,你和我从小一起长大,你应该清楚我是个什么性格,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喜欢你的时候,当牛做马的也想为你好,心变淡了,就怎么也捂不热了,你条件这么好,想要个什么样的对象不是手到擒来嘛?以后我就是你娘家人,谁敢欺负你,我就削谁!”

陈圆圆颔首抿唇,叹息一声说:“成虎,你知道吗?喜欢上你,并不是因为你长得多帅,也不是你你现在混的有多好,只是你在特殊的时间里给了我别人给不了的感觉,说不清楚到底哪里好,就是感觉谁也替不了,我不会破坏你的生活,更不会挑拨你和菲姐分开,只是想趁着自己现在还有勇气肆无忌惮的爱,再死皮赖皮的蹭在你身边逗留一阵子。”

“稍微等我一会儿!”我揉了揉自己酸涩的眼睛,走到卫生间去洗了一把脸,强制让自己清醒起来,然后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陈圆圆的对面,微笑的看向她说:“我并不反感你留在我身边,但是我不喜欢咱们现在的这种关系,既然今天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咱们就面对面的好好谈谈吧!”

陈圆圆像只受了委屈的大白兔似的,两腿蜷缩在床上。呈半坐半跪的姿势,微微点点头说:“好,你想聊什么?”

这话一下子把我问住了,我抓了抓后脑勺说:“我觉得你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应该找个男朋友,至少应该给别人一个机会,阿远对你有心思。我看的出来,阿远是个不错的人,有脑子有家世,而且肯干,将来一定可以给你想要的生活。”

“我拿他当哥哥,而且你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吗?”陈圆圆抱起一只枕头,脑袋倚靠在枕头上,现在的样子说不上的妩媚动人。

我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应该是你未来男人考虑的事情,我简单明了的说下我的想法吧。如果你愿意和我做朋友,愿意跟我当家人,那就继续呆在石市,我也会全心全意的保护你,如果你是奔着咱们之间发生点什么超乎友谊的事情来的,哪怕惹恼我爸。我也会把你送回崇州。”

陈圆圆沉默了,长长的眼睫毛剧烈眨动着,看得出她现在心里应该很矛盾,我起身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笑了笑说:“你知道的,我爸妈很早就不在一起了,一直我都是跟着我爸,家里也没个女人,所以每次看到你,都会觉得格外亲切,那会儿年龄小,也不懂什么情呀爱呀啥的。就是特别想和你一起玩,喜欢闻你身上的香味,上中学那会,你爸让我保护你,明知道跟在自行车后面跑很丢人,我仍旧还是愿意高高兴兴的尾随在你身边,我觉得能够一直这样也挺好。”

“对不起,那会儿是我太刁蛮了。”陈圆圆凝声道歉。

我摇摇头说:“不是啊,你从小生活的环境就好,看不起我这种没长相、学习还不好的后进生很正常的,那时候我也以为自己很喜欢你,直到后来我想明白了,我并不是喜欢你或者喜欢你这个人,我喜欢的只是你的躯体,青春期的悸动,让我把本能当作了喜欢。”

陈圆圆咬了咬嘴角没有出声,两只清澈的眼睛盯着我的脸。

我抽了口烟接着说:“后来我认识了苏菲,就像你说的那样,特殊时间碰上特殊的人,给了最我特殊的感觉,我才明白我过来什么叫爱,我和苏菲从认识到现在没有说过几次我爱你,我喜欢你的话,但是我们却在默默无闻的为对方做着什么,彼此见不到会想念,听说谁身旁有了别的异性会吃醋,甚至有时候恨不得打一架,但转天就又能腻的像一个人。”

“所以我特别的羡慕苏菲。”陈圆圆声若蚊鸣一般的小声说道。

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脑海中出现了苏菲的模样,笑着说:“真正的爱,吵不散,骂不跑!圆圆,得不到的可能往往就觉得分外珍贵,你现在对我有感觉,只是因为我们没能在一起,假如有一天咱们真的在一起了,你可能会觉得自己瞎了眼,比如我睡觉会打呼噜、放屁、磨牙,袜子长长一只塞鞋里,一只塞到枕头底下,喝多酒会像个话痨似的黏着你从十二点聊到天亮,这些你都承受不住,但是菲菲可以,因为她爱我,她也知道我爱她!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也会碰上一个为了你奋不顾身,你为了他不怨不悔的男人!”

“是因为我和林小梦、何磊他们一起欺负你吗?”陈圆圆抬起脑袋,泪水已经从眼眶里打转。

“起初确实有点这方面的原因,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你们我都不再憎恨了,甚至还隐隐有些感激,如果没有你的冷漠和嘲讽,我想我不会变成今天这样,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让你有感觉的男人,圆圆,我真的很希望你不要活在纠结里,还记得小时候咱们玩过家家,你演妈妈,咱们邻居胖头演爸爸,我演大树,或者是锅碗瓢盆,每次我都跟你说,我会一直保护你,现在这个承诺仍旧不变,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保护你的机会,让我像哥哥一样站在你前方为了遮风挡雨。男和女之间不单单只有爱这一种关系!”我吐出最后一口烟圈,一眼不眨的望向陈圆圆,将我长久以来憋在心头的这些话告诉了她。

陈圆圆哭了,泪水宛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的滑落,我不知道她是因为感动,还是被我狠狠的拒绝,看到她流眼泪,我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轻轻点点头说:“该说的我都说了,或许很伤人,但是比起来继续浪费你的年华,我觉得很有必要,晚上我还有事情,先到隔壁房休息一会儿,如果你想回去的话,随时喊我,我把你送回去!”

说罢话,我就转身离去了。站在走廊里,我又点燃一根烟,使劲嘬了两口,隐约可以隔着门板听到陈圆圆撕心裂肺的哭声,这个时候隔壁的房门开了,程志远半个身子伸出门外,讪讪的咧嘴一笑,指着我房间问:“吵架了?我不是有意听你们说话的哈,只是刚巧想出来撒尿,圆圆是个小女孩,你多让让她...”

“女人在伤心难过的时候最需要一个肩膀,这个时候如果你能走进去,轻轻拍拍她的头,借给她肩膀靠一会儿,或许你们的关系会发生改变,阿远,你房间借我一会儿,我困了,记得两个小时后喊我。”

接着我把程志远硬拽出来,走进他屋里,将房门反锁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