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1 细思极恐的王叔/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罢话,我倒着往门外慢慢后退,同时把手探进了怀里,生怕狗日的会突然偷袭我,朱厌告诉我过,永远不要把后背留给陌生人,特别是敌人,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挺没下限的,可自打碰上了岛国人以后,我发现我他妈圣洁的简直就像个天使。

两人全都恶狠狠的盯着我。不同的是那个脸上有条刀疤的青年感觉更像是装出的愤怒,嘴角总是抑制不住的想要上翻,而瓜田是实打实的怒了,两只赤红的眼珠子几乎喷火。

快推到门槛的时候,我和瓜田的手机同时响了。

我掏出手机瞄了一眼,是雷少强打过来的,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看到我接电话,瓜田也掏出手机贴到了耳边。

“怎么了强子?”我低声问道。

雷少强苦笑说:“三哥,我丢人了!我们没能把那一车更衣柜枪下来,有五个小鬼子太他妈生性了,不光功夫了得,手里竟然还有枪,我害怕会闹出大乱子,带着兄弟们撤了!”

“没抢下来就拉倒吧!待会你到东方红宾馆去找我,咱们聊聊!对了,顺带给花椒去个电话,让他从我屋的床底下把那个黑色的小皮箱也送到长安区!”我无所谓的安抚雷少强,反正我本来也没打算抢那一箱子砖头,目的就是做样子。

我们同时挂掉电话以后,我佯作愤怒的指着瓜田低吼:“狗杂碎,你可真是好手段啊!竟然往柜子里放砖头,混淆人的视线,别以为老子不清楚,那两车黄金在你们手中,聪明点见者分一半,不然就算老子得不到,也不会让你们轻松带出石市!”

瓜田显然刚才也收到了手下的汇报,满脸得意的“啧啧”两声,冲我嘲讽道:“一直听说赵警官手下的王者成员各个凶猛如虎,看来也不过如此嘛,连我们稻川商会五个看门的杂役都不如,呵呵呵...”

“呵呵你麻痹,老子问你黄金呢?”我瞪着眼睛恶吼。

瓜田这个傻缺还觉得我们上套了,收起之前的恼羞成怒,笑容满面的耸耸了双臂说:“赵先生可是警察,说话要讲究真凭实据的,如果您有证据证明黄金在我们手里,随时可以抓人,没有证据的话,我可要告你诽谤了!”

“少他妈跟我扯淡,老子问你,既然黄金没在你们手中,你们为什么往更衣柜里放上染成金色的砖头?不就是想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吗?别以为老子傻!”我暴躁的跺了跺脚,让他们感觉我真是个缺心眼货。

瓜田和刀疤青年对视一眼。全都哈哈大笑起来,瓜田梗着脖子走到我面前冷哼:“中国哪条法律规定了更衣柜里不能放砖头吗?白痴!”

“卧槽尼玛!再骂老子一句试试?”我一把掐住瓜田的脖领,作势要打他。

刀疤青年走过来拦架,轻声说:“赵警官,知法犯法不太好吧?我朋友辱骂了您。您可以骂回来,或者告他,这么动手动脚的是不是显得很没素质?”

两人现在已经完全上套了,从他们心里彻底撇清刚刚黄金被搬走和我的关系,我看预期的效果已经达到,狠狠的一把推在瓜田的胸口上,气的浑身发抖的指着他威胁:“明早上八点半,老子在市场上等你,不来的话你的帝国洗浴就准备打烊吧!”

“不就是想谈判吗?好的,我接受!”瓜田轻蔑的伸出直接的小拇指。

吐了口唾沫。我气哄哄的走出帝国洗浴,听到两人从背后嚣张的哈哈大笑,我快速钻回车里,将车子倒出去老远后,才抑制不住的拍着大腿乐了起来。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总有一半人在嘲笑另外一半人是白痴,到底谁是白痴,或许谁也说不清楚,大家都乐得其中吧。

一边慢斯条理的打着方向盘,我一边又将整件事情捋了一遍,越是想的细致,我越发能感觉出来王叔的恐怖,先是步步为营的帮我设计了邓瞎子这个内鬼,接着又利用两个小偷诈唬瓜田。瓜田吓得整出这招“暗渡陈仓”,以为自己是个聪明人了,结果没想到其实早就中了王叔的套,王叔顺势来了个“声东击西”,正大光明的把十几箱黄金给搬走了。

整个计划说穿了很简单,但是落实起来确是无比的简单,每一个步骤都不能有半点差错,王叔的智商可谓是细思极恐,胆量更是能够包天,光天化日的伪装警察,伪造警车,这种事情光是想想,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警服好买,可是警车难办啊,要么就是他利用几个小时的时间改装出来几辆警车,要么就是他手头上本来就有好多辆提前准备好的警车,不管是哪种情况,都足以说明王叔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与此同时我不禁抹了把冷汗,庆幸当初没有答应和尚把王叔卖掉,否则的话,我估计已经身首异处了吧。

回到宾馆里,程志远正在包扎胳膊上的伤口,陈圆圆从旁边帮忙递纱布,见到我进门,陈圆圆一脸担忧的问:“成虎你没事吧?”

“你怎么不帮着阿远一块包扎伤口?”我把胳膊从她两手中抽出来,一脸不满的问道。

陈圆圆轻咬着嘴唇说:“我..我晕血!刚才我要帮他的,远哥说不用。”

“圆圆确实晕血,而且这都是小事儿,我自己能搞定!”程志远憨厚的笑了笑。

“哦,你俩都挺实在的!”我撇撇了嘴巴冷笑,走到程志远的跟前帮他往胳膊上又裹了几层纱布,低声问他:“怎么会好好受伤呢?难道在洗浴里面碰上什么对手了?”

程志远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应该算不上什么对手吧,确切的说对方根本没跟我交手,他着急要走,撞开我,拿把匕首划伤了我,速度特别的快,我能肯定比胡金要厉害!

“长什么样子?”我皱着眉头问道,刚刚我和王叔一直都从门口盯着,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家伙出来。

程志远苦笑说,不怕你笑话,我没看清楚那个人长相,我们冲进更衣柜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那里抽烟,低着脑袋,我刚准备和他动手的时候,蹿进来一大帮警察,那个男人着急想逃,从兜里掏出一张小丑的面包戴在脸上,接着划了我一刀,就跑进了洗浴中心的里面。

“小丑面具?”我一下子想起来了上回和阎王一起陷害我的男人,还有从朱厌手下逃脱的那个家伙。会不会是同一个人?我记得孔令杰说过,他叫丑皇,稻川商会在石市分两个组,一伙扩展白道生意归吴晋国统领,还有一个叫收割者的暗杀小组归丑皇带领,跟程志远碰到一起的那个家伙会不会就是丑皇。

“成虎你饿了吧?想吃什么,我这会儿就去给你买!”陈圆圆从我们身后弱弱的问道。

“不用,我让小黄毛去买了,圆圆你快歇着吧!”程志远笑容满面的冲着陈圆圆摆手。

我无奈的来回瞟着陈圆圆和程志远,这俩人是郎有情,妾无意。

我叹了口气说:“圆圆,我觉得吧...”

“三哥!可他妈想死我了,哈哈!”我话还没说完,房门就被人“咣”的一脚踹开了,雷少强大大咧咧的跑进来。上去就是一个熊抱搂住我。

我轻轻推了推他,笑骂:“离老子远点,你嘴有味儿,尼玛的中午的吃的袜子吧?熏的小爷眼泪都掉下来了!”

雷少强委屈的抽了抽鼻子说:“你能不能滚,老子容易吗?从来长安区第一天开始就开始布置怎么蹂躏孔家的夜总会,算上今天到长安区第五天,五天差不多没合眼了,别说刷牙了,这几天脸我都没洗!”

我正眼瞟了瞟雷少强,这家伙整个就是土驴造型,身上的西装,涂抹的油乎乎一片,头发乱糟糟的,两只眼睛里遍布血丝,跟兔子有一拼,侧脸和脖颈上还有几条疤痕,明显是刚弄伤的,我跟他又拥抱了一下,轻声道:“辛苦了兄弟!”

“老大不好当啊!现在我总算明白过来,你一天有多累挺了,别说对付孔家和稻川商会,就是对付孔家在长安区的一个小小的夜总会,我都已经绞尽脑汁了,不过好在成果还不错,孔家的那间夜总会现在让我搅和的歇业了!”雷少强兴奋的大笑道。

“对了,刚才你和稻川商会的交上手没?”我递给他一支烟问道。

雷少强点点头说:“干了一架,对方一共有五个逼崽子,应该都是经过训练的,功夫比金哥略差一点,下手特别狠,弄伤咱们好几个兄弟,如果不是因为后来他们掏出枪了,我觉得怎么也能磨死两三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