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3 缺盘狗肉!/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否?”我很突兀的站直身子,双臂猛然举高。

“战!战!战!”我身后狂狮堂的兄弟整齐的仰天呐吼!

瓜田的脸色顿时变了,桌边的薛金凤和罗四方两人的脸上也写满了惊诧,薛金凤干咳两声,朝着我们双方欠了欠身子,尴尬的笑着说:“抱歉啊两位大哥,我就是个普通的小女人,不太懂社会上的事情,就不打搅你们了!”

“一起吧金凤姐,刚好我赌场今天新来了一批麻将机,我得回去安排一下,瓜田老板,赵老弟抱歉了哈,这种大事儿,我这种外人也不跟着瞎掺和了!”罗四方两手抱拳。分别朝我和瓜田拱了拱身子。

“哼,算你们懂事!”瓜田眯缝眼睛冷嘲一声。

眼瞅两人萌生了退意,我心里头不禁有点反感,不过脸上仍旧挂着微笑说:“既然来了,不如吃完饭再走吧!今天的火锅可是我特意请了一位重庆的师傅精心配制的。学名蛇虎斗,过了这村可没这店,凤姐和罗大哥要是不给面子的话,我可能会不开心!”

罗四方和薛金凤再次对视一眼,两人不尴不尬的苦笑连连。不知道应不应该坐下。

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越野车由远而近,后面还跟着两辆大众的商务车,从车里跳下来个冷面青年,青年一脸的桀骜不驯,正是“翠屏居”的扈七,扈七径直走到我跟前,朝我微微一笑说:“没收到你的邀请帖就冒冒失失过来了,兄弟不会怪罪我吧?”

“说哪的话七哥,咱们之间不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都是自己家人!”我赶忙朝扈七摆了摆手,回头冲程志远说:“给我七哥上座!”

扈七解开外套的领口,很随意的拿起一副碗筷,从火锅里夹出来一块鲜肉,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昂首笑着说:“我来的目的比较简单,就表达一件事情,翠屏居立场王者,谁跟王者过不去,翠屏居就跟谁开战!”

说话的同时,两辆大众商务车的车门“哗哗”拉开,从里面走出来二十多个精神的小青年,清一水的拖着一米来长的大关刀,一语不发的站在扈七的身后。

整个过程,扈七看都没看瓜田一眼,甚至还故意把椅子挪到瓜田的跟前,嘴里故意发出“吧唧吧唧”的咀嚼声音。

“七哥,你们翠屏居不是不掺乎长安区的事情吗?”薛金凤软软的挤到胡金跟前,两手搂住扈七的胳膊娇声问道。

扈七抹了抹嘴巴上的油渍点点头说:“没错,翠屏居确实不参与长安区的任何纷争。但是有人欺负我兄弟,我肯定不能惯着!凤姐年前还欠我们赌坊八百多万吧?日子差不多到了,记得准时还上。”

我好奇的瞄了眼二人,没想到他们之间还有这种关系。

薛金凤俏脸微微一红,近乎祈求的低语:“七哥。您也知道我们会所最近生意不是太好,市里的那些高官贵人现在越来越不喜欢往咱们这穷乡僻壤跑了,您能不能再宽限我一段日子?”

扈七自顾自的倒上一杯酒,大口灌了下去,惬意的“嘶嘶”了两声,又侧头看向罗四方微笑:“罗老大最近的生意怎么样?上次盘给你们的那批机器和荷官用的还顺手吧?前两天有几宗大牌局,我都推到四方赌场去了,没少赚吧?”

“托七哥的福,最近生意很火爆,只是那些荷官不愿意教我手下具体的操作流程。您看能不能帮帮忙...”罗四方也小心翼翼的点点头。

这下我直接张大了嘴巴,王叔到底隐藏了多大的实力?之前蒋四海告诉我翠屏居明面上也就是个二流小势力,虽然没什么人敢招惹,但本身也欺负不过谁,可现在看来。这个所谓的“二流势力”水分也未免太大了吧。

扈七从兜里掏出一包烟,薛金凤赶忙递烟,罗四方手速飞快的点火,长长的吐出一口烟雾后,扈七笑了笑说:“大家都是朋友,同在长安区这片小天地混饭吃,斤斤计较就没意思了!”

“是是是..”

“七哥说的极是!”两人捣蒜似的狂点脑袋。

“态度!拿出你们想跟我交往的态度来!”扈七轻描淡写的弹了弹烟灰,目视瓜田微笑说:“不用瞪眼,你们帝国洗浴大到经理领班,小到服务员小姐基本上都欠我的钱。我想要拾掇点告你的证据很容易,在这片土地上,你他妈就是外地人,外地人就得拿出外地人的样子,听懂没?”

我恍然间明白过来,那天王叔说如果邓瞎子没干那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或许会留下的命当狗养活,当时以为他就是随口一说,现在看来王叔是真没开玩笑,四大势力其中两家都是他养的狗,这他妈..也太变态了吧!

瓜田气的浑身都在打哆嗦,扈七回过头看向我微笑说:“有点喧宾夺主了,三弟你该干嘛还干嘛,我就看看!今天谁跟你过不去,那就不用走了!”

“我支持赵老弟,无端打人小弟,这件事情帝国洗浴必须得给个说法!”罗四方“咚”的一声坐下身子,掏出自己的手机就拨号:“喂,把手上空余的兄弟都喊到蒋四海的菜市场,我要跟人干仗!”

薛金凤同样也笃定的坐直身子。回头朝我千娇百媚的一笑说:“我也支持虎弟弟,自己家人被欺负了,如果一忍再忍将来还怎么在社会上混!”

“谢谢两位老板!”我冷笑着眨巴了两下眼睛,朝他们两个见风使舵的墙头草真真假假的拱了拱拳头,如果扈七没来之前他们站在我这边,我指定拿他们当成朋友看待,不过现在嘛..

“阿大..把咱们会所里的所有马仔都调过来!”薛金凤冲着旁边的粉色宝马车娇喊医生,车里伸出来个脑袋,比划了个OK的手势。

我们几个全都是坐着的,只有瓜田一个人站着。像个服务员似的杵在旁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我手指轻轻叩击桌面轻笑:“瓜老板,咱们回归正题,我小弟呢?”

“我不知道!”瓜田脸上罩着一层寒霜,拳头攥的“吱嘎”作响。

“哦,那你就不用走了!今天的火锅刚好还差一盘狗肉!”我直接从怀里将手枪“啪”的一下拍到桌上,双眼眯成了一条缝隙。

“老大,你忘了咱们中国有句老话叫狗肉不上席吗?请朋友吃狗肉也太跌份了吧?”雷少强唯恐天下不乱的坏笑起来。

“你找死!”瓜田目露凶光,咆哮着,嘶吼着,一副恼羞成怒的表情。他没有想到情况会如此逆转,在气势上他其实已经输了,瓜田嘶嚎的同时,他后面的马仔们基本上都慢慢的往后倒退,只有五个剃着小短头的青年,不退反进,挪到了瓜田的身后,那五个青年齐齐的将手探进了怀里。

五个青年全都穿着黑色的风衣,宽宽松松的衣服里面也不知道到底藏着什么玩意儿。其中有两个家伙鼻青脸肿,怨恨的盯着我身后的雷少强猛瞪眼,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就是那五个岛国打手。

“既然谈不拢,那就开磕吧!瓜田别说我没提醒你,在中国玩枪是要掉脑袋的。老子是警察,有资格配枪,你想想你的手下如果敢拎出来家伙式以后应该怎么解释!”我伸了个懒腰,朝着瓜田露出一副无赖的笑容。

瓜田额头上的青筋暴突,咬牙切齿的大吼:“赵成虎你的意思是今天吃定我了?”

“我这个人其实并不爱吃狗肉。只是热衷于打疯狗!要么交出来我小弟,恭恭敬敬的跪下磕三个响头,滚出长安区,要么今天咱们演一出全武行,我送你去效忠你的天皇!”我冷笑着吧唧两下嘴巴。身后的兄弟们整齐的举起来了砍刀,初春的太阳冉冉升起,远远的看过来,我身后明晃晃的一大片。

“好,好,好!”瓜田胸口剧烈起伏,满脸吃屎的表情,朝着身后的马仔挥手:“把蒋四海带过来。”

两个马仔走到一辆本田车的跟前,将后备箱打开,接着把蒋四海从里面拖了出来,蒋四海鼻青脸肿,两只眼睛几乎睁不开了,身上全是血迹,他将近二百多斤,窝在汽车后备箱里。可想而知这一路颠簸的有多痛苦,被拖到桌边的时候,蒋四海仍旧陷入晕厥,只是不住的小声哼哼,证明他还没死。

“老大!”身后的小黄毛带着哭腔冲过来,露出蒋四海使劲摇晃了两下。

“人还给你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吧?”瓜田冷冷的扫视一眼蒋四海,咬着嘴皮质问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