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6 城郊的化工厂/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天我生日?”我满脸错愕的望向扈七,掏出手机看了眼日期,可不是嘛,明天二十四号就是我生日,我拍了拍后脑勺苦笑着说:“忙傻了,自己都给搞忘了,好几年也没过过生日喽,对了!王...咳咳,是怎么知道我生日的?”

“当然了,你和他关系那么铁,肯定会把你们兄弟几个所有的一切都弄的清清楚楚,相信三弟肯定能理解,不多说了,我先回去交差,再次祝你生日快乐哈三弟!”扈七笑着点点脑袋。带着手下钻回车里,绝尘而去。

我望着扈七他们的车队怔怔出神,也不知道扈七嘴里的那个“他”到底指得是王叔还是陈花椒,不过他刚才有意无意的透漏给我一个信息,王叔对我们知根知底。

虽然谈不上反感。但是我心里也不怎么痛快,相信不管谁被人刨根问底也不会开心,不过转念又一想王叔的处境和陈花椒的遭遇,我又释然了,当初我爸被通缉。他都会冒险偷偷的跟踪我,保护我,或许这也是一种爱的表达吧。

扈七走后,薛金凤和罗四平立马满脸堆笑的凑过来,各种嘘寒问暖的恭贺我生日快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俩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和姐姐呢。

我礼貌的跟他们说了几句客套话,就借口身体不舒服带着雷少强先离开了,把两位长安区的风云人物交给程志远寒暄,程志远从小就在社会圈里混大的,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应该也算是强项,况且未来很长一段日子,我都打算把长安区交给他来打理,早点跟这些地头蛇搞好关系没什么不好的。

返回宾馆的路上,雷少强一边开车一边笑嘻嘻的问我:“三哥,明天生日打算怎么过?要不要我联系一个上档次的饭店,再把所有兄弟都约过来咱们好好的喝一场给你庆生?”

我摇摇头说:“兄弟们现在手头上都有事情在忙,不需要刻意安排什么,谁记得谁自己会过来,不记得就算了,咱们哥几个找个小馆子一醉方休就好。”

“那三哥有啥生日愿望没?”雷少强递给我一支烟,开玩笑的打趣:“超过十块钱的生日礼物,你就别开口了,我穷!送不起!”

“滚逼!你们现在哪个手里不趁上百万,还特么一天跟我哭穷!”我没好气的笑骂了他一句,叹口气说:“正经话,好几年没过生日了,我都快忘记生日是啥感觉了,小时候吧,就希望过生日的时候。我爸能给我炖一锅肉,买身新衣裳,最好还能有个生日蛋糕啥的,每次看到陈圆圆过生日吹蜡烛,我就羡慕的不得了。不过那会儿我爸哪有闲钱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事儿,生日愿望终究是愿望!”

“那你长大以后呢?怎么过的?”雷少强好奇的问道。

我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倚靠在座椅上,嘴角不自然的上翘起来,回忆着说:“上中学以后,跟胖子,王兴,苏菲他们认识了,生日过得也热闹很多,记得头一次他俩给我过生日。白天胖子请我们到网吧打了一天的CS,晚上王兴不知道从偷了两瓶药酒,把我喝的流了一个多礼拜的鼻血,看到女同学的袜子都能硬,第一次过生日苏菲送了我一条皮带。现在也不知道扔哪了。”

“突然觉得三哥你这么多年过得真挺不易的,别人都说你一肚子坏水,总是玩世不恭的模样,可谁又知道,你这样只是为了掩饰,只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三哥,我不管别人,反正以后你的生日我都肯定会参与,不管十年以后,二十年以后。这承诺都不会变!”雷少强有些伤感的透过后视镜望了我一眼。

“哈哈,别特么跟我玩煽情了,劳资最受不了这套,现在咱们也算苦尽甘来,哥几个每天高高兴兴的把钱赚到手,买想买的东西,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我觉得挺值得!”我拍了他后脑勺一下,转过头去望向车窗外轻声嘀咕:“如果真的有满足生日愿望的神,我想让他保佑我身边的所有人,全都可以从青涩陪伴我到白头!”

“三哥,正经话明天希望怎么过?眼下长安区除了孔家的夜总会,基本上也算插上咱们王者的大旗了,松口气,给自己放个假,要不我买两张机票,陪你去趟上海?咱们看看菲姐去?”雷少强轻声问我。

去上海看苏菲?我的心思一下子活跃起来,不过也就是一刹那,我立刻又掐断了这个念头,苏菲马上生孩子了。这个节骨眼上,说啥不能给她带去麻烦。

今天我们刚狠狠的得罪了稻川商会的人,讹了人家一千万,逼死他们五个刀手,还让不知道什么身份的瓜田跪了半个多钟头,稻川商会的人现在不定怎么恨我呢,如果他们要是知道苏菲临产在即,肯定会想方设法的难为,反正如果我和吴晋国身份对调的话,我肯定会这么干。所以我赌不起!

见我一声不响的发愣,雷少强催促道:“怎么了三哥?要不要去上海?去的话,我现在就改道,咱们去买票!”

“不去!以后也不要在外人面前提起苏菲在上海的事情。”我果断的摇摇头,尽管这种事情很容易就能打听出来,但没有人刻意提起的话,一般人不会记得,不记得

就会避免很多麻烦。

雷少强何等的聪明,自然听懂我的意思,叹了口气说:“真他妈心疼你,看到你现在的样子,老子以后打死也不搞对象了,太煎熬!”

“你不懂,有个人搁在心里头惦记着有多幸福。”一想到苏菲的模样,我就忍不住想笑,思念一个人确实很煎熬,但是也会很快乐。

说话的功夫,我们回到了宾馆,回屋前我朝雷少强兴奋的说:“老子想好明天怎么过生日了,先舒舒服服的睡到自然醒。完事以后咱们哥几个出去吃烧烤喝啤酒,喝到吐,不吐不算完,然后咱们找个足疗店捏脚去,就这么定了!”

“亲哥啊。这些事情平常也可以做,明天是你生日呐,咱们可以干点平常想干又不敢干的。”雷少强拽住我胳膊摇晃。

我撇撇嘴说:“那咱明天抢银行去?或者组团到女澡堂参观?上女厕所也行,就是味儿太大,你看咋样?还尼玛想干不敢干的。老子现在就想干苏菲,你能把她变出来不?”

“粗鲁,行了,你生日你最大,明天怎么安排听你的。我到帝国洗浴去溜达一圈,看看怎么改造,那地方的地理位置太棒了,挨着区政府,背后就是几条国道,利用好资源的话,绝对是个聚宝盆!”雷少强没好气的摆摆手。

猛不丁我想起来件事,一把薅住雷少强说:“强子,你说城郊的化工厂能比帝国洗浴更赚钱吗?为什么吴晋国舍得给咱一千万,舍得给咱洗浴中心,就是不同意把化工厂给咱呢?”

雷少强皱着眉头沉思几秒钟后,摇摇头说:“化工厂什么的,我还真不太懂!原本我还没注意,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有蹊跷。我这会儿安排人去打听打听!”

我舔舔嘴唇说,不用!现在去打听肯定什么都打听不出来,吴晋国绝对防着咱这一手呢,你想办法安排几个兄弟混进厂里当工人,从厂里混上一段日子应该就清楚了。

“好,我现在就去安排!”雷少强转身离开了,我回屋躺在床上琢磨这事儿,城郊一共有四五家化工厂,好像都是孔家和稻川商会的,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我正胡思乱想的瞎捉摸着,房门被人轻轻敲响,鼻青脸肿的蒋四海被小黄毛搀着走进来,一进屋子蒋四海“噗通”一下就跪在了我面前,朝着我磕了仨响头道:“爷,谢谢你!刚刚在菜市场我虽然半清醒半晕但是清清楚楚听到您说的那些话和为我做的事情,什么也不说了,以后我蒋四海的命是您的了!”

“你都把我磕懵逼了,我还寻思这是来给我贺寿呢,礼也太大了吧,行了,快起来吧!论年龄你比我大,论关系,咱们以后也算自己人,只要你用心跟着我混,我保证不会让你吃亏!”我起身把他扶起来。

这个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看了眼居然是苏菲打过来的,我赶忙接了起来,平常我俩都是晚上聊天的,怎么今天她好端端的中午就打过来电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